深信去世總統父子顯靈現身,一幫美國人街頭傻等大半天,卻慘被割韭菜

很多人可能都聽過近幾年在美國興起且不斷壯大的陰謀論組織匿名者Q(QAnon)了。

QAnon最早於2017年10月28日出現在4chan論壇的版面上,這是一個因怪誕的表情包、惡心的圖片和殘酷的破壞文化而出名的貼圖論壇。

當時QAnon發文預言,希拉裡·克林頓很快將被捕入獄,且會發生全國性的暴動。

當然這並非事實,但這也在某種程度上奠定了這個組織的基調。

它是一個極右翼的陰謀論組織,它的支持者認為美國政府內部存在一個「深層政府」(Deep State)——即由政府官員和其他精英人士組成的暗中掌管世界的秘密團體。

而這個「深層政府」控制了整個美國。

他們還認為在荷里活內部存在一個不為人所知的、崇拜撒旦的戀童癖食人組織。

其實陰謀論在美國已經不算什麼新鮮事,但QAnon這個後來者卻因為尤其懂得用網絡的力量造勢,而得以迅速擴張。

新冠疫情爆發期間,美國人心惶惶,令人驚慌的病毒報道大量湧現。

這時候QAnon社區就開始冒出一系列的陰謀論觀點,其中最狂熱傳播的就是「新冠疫情是場騙局」。

他們還認為,如果這場疫情是真實的,那就是由「深層政府」所製造出來,用來清洗人類的計劃。

大多數QAnon成員還是特朗普的忠實擁護者,他們認為特朗普一直在給他們打暗號,告訴他就是QAnon其中的一員。

特朗普在一條推文上寫著(I am giving consideration to a QUARANTINE),但如果把大寫字母拎出來的話,就變成了,”I am … Q”(我是 … Q)。

而且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截至去年年底,特朗普對那些專注於陰謀論包括QAnon的賬號進行了至少145次轉發。

因此在美國大選期間,在特朗普身邊QAnon的身影幾乎無所不在。

在今年1月6日發生的美國國會騷亂事件中,有多個極右翼組織闖進國會造成混亂,而其中就包括了QAnon。

今年3月,他們的一名組織成員也因為用彩彈射擊美國士兵而遭到逮捕,被判了2年有期徒刑。

他的車上也噴有QAnon的標記。

而隨著這個組織的不斷壯大,組織內部也開始出現一些分支,他們甚至帶來更多極端主義、邪教和暴力血腥的陰謀論…

現年58歲的Michael Brian Protzman是QAnon成員之一,而他還成功地在內部建立了一個類似邪教的組織。

他的追隨者都以他的代號Negative48稱呼他。

他在QAnon中崛起得非常迅速。在今年3月份,他的Telegram小組只有大約1700名成員,而如今上面已經有超過10萬名成員。

除了擁有龐大的粉絲數量之外,他的追隨者還對他格外地忠誠和崇拜。

他還把聖經裡面的內容混合到現實世界中,創造出他眼中的虛幻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基督教、QAnon和肯尼迪家族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在Protzman的敘述中,耶穌與抹大拉的馬利亞結婚,並生了四個孩子,這產生了一個血統,後代還包括了許多名人,特別是肯尼迪家族。

在他的虛幻世界中,約翰·肯尼迪和他妻子傑基·肯尼迪是耶穌和馬利亞的第二個身體化身,而他們的兒子小肯尼迪就是聖經裡的天使長邁克爾,特朗普則是聖靈。

而Protzman自己也和肯尼迪有著一絲關聯,他出生在肯尼迪遭遇刺殺的那年。

他還聲稱O型血是這個血統的標誌,「新世界」正試圖通過DNA測試和核酸檢驗來尋找該血統。

就在這個月初,他還召集了大批追隨者來到達拉斯,因為他有一個新預測——肯尼迪父子將會死而複生,在眾人面前現身。

在11月1日,數百名組織成員千裡迢迢來到達拉斯市中心迪利廣場的草地上,他們歡聚一堂,等待著Protzman的指示,告訴他們何時肯尼迪會現身。

這些人從加州、佛羅裡達州、紐約、蒙大拿和至少其他十幾個州來到這裡。在當天晚上大家都非常興奮,仿佛是在參加狂歡節。

然而等了又等,肯尼迪都沒有出現。

隨後Protzman開始對每個人大喊,讓他們關掉手機並收起來,因為他們期待已久的一幕即將要發生了。

「別擔心,你們不會錯過任何東西。睜大你們的眼睛。」

但又一次,什麼也沒發生。然後,突然間,所有人都朝著Protzman身邊的工作人員奔去。

原來每個人都在爭先恐後地搶奪印有Protzman在線網名Negative48的T恤。

到了第二天下午,人們都沒有看到肯尼迪。隨著天開始下雨,那些追隨者也開始放棄了,狼狽地回到他們訂的酒店。

當天,Protzman的前追隨者Maureen McNamara開始意識到不妥,她過去2周都在幫忙整理數百名參加者的名單。

但來到這裡後,她發現這實際上就是一個大騙局。

她像其他所有參與者一樣,花了大量的金錢和時間來到達拉斯,但是卻被人狠狠耍了一樣。

她在機票、住宿和其他開支上花費了數千美元,「回到家後,我發現自己所有錢都花光了。」

她還花了幾百美元去參加滾石樂隊的音樂會,因為Protzman告訴他們,肯尼迪最終會出現在那裡。

「我從來不是滾石樂隊的粉絲,我也不想去那裡。但是周圍每個人都說你必須去那裡,你必須在那裡。所以我就花了300美元買票,天氣又濕又冷,非常難受。」

那時,Maureen就開始意識到Protzman的預測都是虛假的。她回想起,當時大家坐在草地上等肯尼迪現身等了一晚上的樣子真悲哀。

「有孩子睡在地上,還有老人,有撐著手杖的人坐在地上,一臉痛苦地幹等。」

「我知道他們中很多人現在沒錢過聖誕節,他們甚至不知道如何支付下個月的抵押貸款。

許多人在經濟上、人際關係中、生活中做出了巨大犧牲,才來到這裡的。」

如今她已經回到了佛羅裡達州的家中,還成立了一個新的Telegram小組,呼籲人們抵制Protzman。

但在許多忠誠的追隨者看來,前往達拉斯所花費的成本和努力並沒有白費,因為即使他們沒有真的看到肯尼迪死而複生,他們也因為見到了他們至高無上的教主而高興。

因此他們將Maureen和任何質疑他們教主的人稱為叛徒,還在網絡上攻擊她。

11月4日,Protzman還敦促他的追隨者向他們組織捐款,以支付西裝和舞會禮服等費用,這樣到時候肯尼迪回來後,他們就可以一起去參加「就職舞會」。

他還預測了好幾個肯尼迪會重新出現的日子,其中包括11月17日和11月22日(肯尼迪遇刺周年紀念日)。

有傳言稱他們還要在達拉斯建立一個永久基地。

而且Protzman還在追隨者中更加公開地宣揚反猶太主義和納粹主義,

在10月,Protzman還在組織內部宣傳反猶主義電影,還宣傳了有關希特勒的電影。

像很多詐騙集團一樣,Protzman還開始讓他的追隨者在他推廣的投資網站上注冊。

Protzman會向他的追隨者提供可疑的財務建議,比如讓他們去投資伊拉克第納爾或越南盾等外幣。

雖然他告訴追隨者,他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購買外幣,但他說最好的方法是在他推廣的網站上注冊,而且每個注冊用戶都必須在購買前簽署保密協議。

一名選擇了匿名的研究人員過去幾個月一直在研究Protzman組織的活動,他表示:

「我所看到的東西深深地震撼了我,他們正在給人們洗腦。」

發展到今天,QAnon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陰謀論組織,他們的興起標誌著美國陰謀論一個更危險的開端。

反智反科學,把自己的思想寄托在一個又一個陰謀論上,這些人甚至被利用了也毫不知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