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混進女子球隊當守門員贏了點球?!伊朗這場比賽,簡直荒謬…

男人假扮女人踢女足,這聽上去像是喜劇片裡才會有的情節。但最近,伊朗和約旦就因為這件事吵翻了。

這起「男扮女裝踢球案」發生在今年9月25日,2022年亞足聯女足亞洲杯的資格賽上。為了爭奪明年1月在印度舉辦的女足亞洲杯的出線資格,伊朗和約旦的國家女子足球隊展開了一場廝殺。

(伊朗國家女子足球隊)

在比賽之前,約旦對伊朗是沒在怕的,士氣很盛。雖然從歷史成績看,約旦女子足球隊在亞洲杯的成績一般,只排到20名。但她們出線過兩次,在2018年還主辦了女足亞洲杯,成為第一個舉辦該賽事的阿拉伯國家。

(約旦國家女子足球隊)

至於伊朗,它的女子足球隊從來沒有獲得過亞洲杯的出線資格,頂多在西亞女子足球錦標賽上玩玩。西亞女足錦標賽更是約旦的主戰場,每次伊朗挺入決賽,都被約旦打敗了。

(訓練中的伊朗女足球員)

因為上面這些原因,約旦女足很自信,然而,9月25日的比賽卻沒有如她們所料……在整場常規比賽中,伊朗女足表現得很頑強,約旦女足愣是沒踢進一顆球。到常規賽和加時賽都結束後,雙方的比分是0:0,於是,點球大戰開始。點球特別考驗守門員的能力,約旦守門員反應速度有些慢,4顆球全都沒有攔住。

而伊朗的守門員,她的表現令人深刻。第一枚球,她判斷錯了方向,約旦進了。

第二枚球,她算準時間和角度,剛好把球撲了下來。

第三枚球,她只差一點點,大約是幾厘米的距離,球擦過手邊進了。

最後一枚球,守門員的表現和第二次一樣,算準時間角度,成功擋下球。

於是,這場比賽的最終成績是4:2,伊朗贏了!這是伊朗女足有史以來首次獲得亞洲杯出線資格,比賽結果出來後,伊朗的姑娘們高興地在球場上奔跑,守門員抱著她的隊員慶祝。

伊朗媒體也對伊朗女足大肆誇獎,立下戰功的守門員佐雷·庫達伊(Zohreh Koudaei)被稱為「無敵聖手」,能精準攔下每一顆球。

對這一切,約旦很鬱悶,非常鬱悶。他們開始找輸比賽的原因,很快,所有人找到一個很明顯但之前都沒提的疑點——為什麼伊朗的守門員佐雷·庫達伊長得像個男人?

看這堅毅的下巴,這高大的身材,這銳利的臉型。

分明是個男人吧,怎麼能來參加女子足球比賽?!9月底,氣不打一處來的約旦足協給亞足聯寫信,要求他們調查佐雷的性別。亞足聯拒絕了,於是約旦足協在前幾天又發了封信,要求成立「獨立醫學專家小組」,還由足協的主席阿裡·本·侯賽因王子(Ali bin al-Hussein)在twitter上催促。「如果此事為真,真的很嚴重。醒醒吧,請看一看 @亞足聯」,

(阿裡·本·侯賽因王子),公開信裡說,伊朗女足有過「偽裝女性和興奮劑問題的歷史」,為了符合正當程序,亞足聯需要去調查。

(約旦發出的公開信)

伊朗女足反駁說,約旦的行為完全是輸不起,她們全隊都是女性,之前有過檢查。主教練瑪麗亞姆·伊蘭杜斯特(Maryam Irandoost)告訴媒體:「我們的醫護人員早就仔細檢查過每個球員的荷爾蒙,避免在這方面出現任何問題。我希望球迷們不要擔心。」「如果亞足聯需要我們提供任何資料,我們隨時提交。」,

(伊朗主教練瑪麗亞姆)

對此事,亞足聯從頭到尾拒絕置評,也不清楚他們是否會檢測佐雷的性別。歐美的網友們各有各的看法:「別煩她啦,她就是個長相英氣的女人。」,

「可憐的姑娘。」,

「‘她’的下巴比我的還有男人味兒。」,

「這肯定是個男人,不然就是我該換副眼鏡了。」,

約旦指控伊朗女足的守門員是男人,這聽上去有些荒誕,但伊朗確實有過不好的先例,讓別人警惕也正常。2014年,伊朗足協在隨機搜查女足隊員性別時,發現有7個男人假裝自己是女人,其中有4個在女子國家隊。

(查出男人的伊朗女足隊)

足協發文說,這些男人要麼是沒有完成變性手術,要麼是有性發育障礙,總之身體素質和正常男性一樣,此前已經在女足踢了好幾年球。伊朗足協終止了這些人的合同,但足協醫療委員會的主席說,雖然禁止非女性參加女足比賽,但」只要他們能通過手術,獲得必要的醫療憑證,他們就能參加女足球賽。」,

沒錯,為了獲得勝利,向來保守的伊朗對變性男運動員敞開了大門。很多人不會想到,禁止女性看男隊比賽、禁止婚前性行為的伊朗,竟然會允許做變性手術。在上世紀80年代,伊朗的最高領袖霍梅尼因為被一個跨性別者的故事感動,頒布了一個宗教裁決,允許變性。

(霍梅尼)

伊朗被變性者提供法律保護,還為想要手術和激素治療的人提供資金,友好的環境讓德黑蘭成為全世界變性手術中心之一。這項法律也讓伊朗體育界獲得不小便利,很多女子體育項目讓變性男子參加,其中不少男性沒有做完完整的變性治療。2014年的情況就是如此,因為太心急,這幾名男子還沒做完2年的治療,就提前進入女子足球隊。

加上伊朗女足隊穿著保守,要蓋頭巾,穿著鬆鬆垮垮的上衣,混進去不是特別顯眼。這起醜聞後,2015年,與伊朗足協關係密切的官員莫伊塔·比沙裡菲(Mojtabi Sharifi)爆料,在女足隊伍中仍然有8人是未完成變性手術的男人。

伊朗政府下令對整個國家隊和頂級聯賽球員進行性別測試,找出這些男人,不過他們的名字沒有被公開。諷刺的是,當月早些時候,伊朗女足國家隊的隊長(女性)尼魯法·爾阿蘭達(Niloufar Ardalan)因為被丈夫禁止出國,無法隨隊飛往馬來西亞參加比賽。

(抱著球童的尼魯法·爾阿蘭達),男人可以參加女足比賽,而女人卻無法參加,該說這是保守呢,還是精準定點開放呢……至於佐雷·庫達伊,本文的主角,她出現在2008年和2010年的亞洲杯預選賽中,2010年的時候就有人質疑她的性別,但從來沒有公開的調查。

真相到底是怎樣,沒人知道,就看亞足聯之後的動作了。體育比賽,還是純粹點,不要想著鑽奇怪的空子吧,不然,贏了也沒什麼意義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