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弟弟心機上位?老婆中年冒死生兒子,為奪王位插刀親哥!

2020年11月8日,美國大選揭曉新贏家,而大洋彼岸的日本也在舉行盛大的儀式——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親王,被正式立為皇嗣。

立嗣儀式中的文仁

擠掉德仁的女兒愛子公主,成為日本王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覬覦王位幾十年,文仁終於實現了的夢想,而王室的女性卻再次失去了希望。

雅子妃 德仁 愛子公主

心機二皇子,爭鋒親哥終上位

文仁作為老天皇的二兒子,本來和王位沒甚麼關係。但他和王妃幹了一件對於日本王室來說,比什麼都重要的事——生了個兒子。

日本是現代君主制中最保守的王室之一,王位是只傳男不傳女。王室的女性只要嫁給平民,別管你是天皇的女兒,還是親王的女兒,都得被打為平民。

命運可笑,王室非要立男嗣,但天皇家就是生不出男孩,整得連繼承人都找不到。

昭和天皇全家福,最左為明仁與兒子文仁、德仁,最右為妻子良子和女兒清子,後為弟弟正仁與妻子

60歲的德仁天皇只有一個女兒愛子,這導致德仁之後的合法繼承人只有84歲的正仁親王(老天皇他弟),剩下的就是文仁親王,和文仁的兒子悠仁。

德仁一家

84歲的老頭當然不能考慮了,顯然立他為皇嗣,他也活不到繼位的那天。比德仁小5歲,還有男性後代的文仁自然就成了最佳選擇。

這次的立皇嗣儀式讓本來民眾呼聲非常高的長公主愛子,徹底失去了成為日本現代第一名女天皇的機會。一些日本民眾對文仁的上位議論紛紛,畢竟文仁給人一種心機略重的感覺。

當年,皇太后美智子生下了兩個兒子,大兒子德仁,二兒子文仁。(三女兒清子沒有繼承權)

以前網絡和媒體還不太發達的時候,人們只能從形象上比對兩個人。天皇一家都挺矮的,德仁和老天皇撐死一米六出頭,但文仁還比較爭氣,長到了一米七左右。

小時候形象,外貌上似乎都比哥哥更討喜,老天皇也對他寵愛有加,當年甚至傳聞,昭和天皇的雙膝是「文仁親王的專屬坐席」,同為昭和天皇孫子的德仁都沒有這個待遇。

明仁,文仁,昭和

文仁也因此覺得自己應該比哥哥更優秀,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

文仁在立嗣儀式上

只可惜德仁作為長子,從小就被計劃好了要做為王位繼承人來培養,王室在德仁身上下的功夫要比文仁這個次子多得多,弟弟事事都要以哥哥的利益為主,這讓他非常不悅。

學生時代的文仁

德仁如果真的能力一般就算了,但偏偏他是聰明出色的人。上學的時候,德仁學習非常好,文仁雖然緊緊跟上,但總是差那麼一點。

哥哥去牛津大學留學,弟弟也死活求父親,也要去牛津讀書,文仁覺得只要給自己機會和哥哥公平競爭,他一定比哥哥強。

但他又一次遭到了打擊,為了不讓他搶奪當時的太子德仁的風頭,他的入學時間被生生延後,等到哥哥畢業後,才被允許出國。

而此時回到日本的哥哥已經迅速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進行著各種外交活動的完美皇子,文仁只能默默在異鄉讀書又一次淹沒在哥哥的陰影中。

等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文仁可算找到了能超過哥哥的地方。當時德仁正在與雅子妃準備敲定婚期,而文仁也準備和戀人紀子結婚。

文仁與紀子

王室嘛,結婚順序也要有長幼尊卑,太子大婚的年份,理論上來說不應該有其他成員辦婚禮。

但文仁非要趕在哥哥之前和紀子結婚,當時朝臣和父母都出面反對,不過德仁還挺支持弟弟的選擇,自己的婚期反而延後了一些。

德仁與雅子

盛大的王室婚禮給文仁拉了好感,而他的妻子紀子妃更是當年日本最受喜愛的王室成員之一。

文仁、紀子妃與老天皇夫婦

妻子拚死生兒子,擠掉長公主王位

紀子妃是王妃裡出身最平凡的,普通中產家庭,父親是大學教授。她經過良好的教育,會說流利的英語。兩人在大學相識相愛,一畢業迅速答應文仁結婚。

紀子當年簡直是日本人對「大和撫子」形象的完美詮釋,笑容溫和、低調、任勞任怨、特別聽話。日本甚至引起了一波紀子妃的「追星熱潮」。

紀子妃

反觀幾年後成婚的德仁,妻子雅子本來是可以叱吒政壇的優秀外交官,卻因為加入王室被迫放棄前程。可以說雅子在王室的每一步都在與自己作鬥爭,遠沒有紀子來得順遂。

前面說了,文仁不甘心作哥哥背後的影子,學校要比、結婚要比、結婚對象更是要比一比。兩名同樣優秀美麗的女性,仿佛成了兩個家族的競爭籌碼,都不想讓對方獲得更高的人氣。

紀子妃

而隨著弟弟野心越發明顯,妻子紀子也跟著一起被吐槽「有心機」。先是有傳言紀子家讓她去文仁所在的大學念書,就是為了接近文仁,釣個金龜婿,讓紀子被很多人責罵。

然後王宮的工作人員又爆料,紀子對手下非常苛刻,工作量比太子妃的都大,但給的錢卻很少。一下又讓紀子成了眾矢之的。

明仁時期全家福

不過這些最多也就是民眾看起來礙眼,在日本王室內部並沒引起什麼波瀾。德仁和文仁兩兄弟真正的鬥爭,都賭在了兩位王妃的肚子裡。

日本王室很直男癌的,管你什麼出身嫁進來,王室職責能不能完美完成,只要能生孩子,能生好多兒子,你就是男嗣奇缺的天皇家的大功臣。

於是兄弟兩家連生孩子都成了比賽。

紀子生產後的照片

紀子結婚沒多久,就迅速生了兩個小公主。而太子妃雅子,卻遲遲不懷。這讓王室內外頗有微詞,他們懷疑雅子是不是有問題,不能生孩子。全日本,都盯著她的肚子。

雅子妃

好不容易,雅子妃才生下了唯一的女兒愛子公主,她卻陷入了嚴重的產後抑鬱,天天淚洗面,身體也每況愈下。

王室傳宗接代的巨大壓力,雅子身心嚴重受損,多年裡無法頻繁參與她本應該露面的王室活動。而紀子妃卻非常拚命,每年都跟著丈夫跑遍各種活動,被人們留下了敬業的形象。

雅子生完愛子後,無論如何也不想再承受二胎的痛苦。但王室和國民卻說雅子矯情,不識大體。

雅子妃

好在,丈夫德仁全力維護妻子的選擇,把唯一的女兒愛子當作繼承人培養,並向國會提出修改憲法,要求女性也可以繼承王位。

當時的日本王室真的找不出什麼合適的繼承人,被逼無奈下,首相打算給修正案簽字。

德仁 愛子公主與雅子妃

這對文仁來說是巨大的打擊。如果不修憲,不讓女性有繼承權,德仁繼位後,他必定是皇嗣。

但如果修憲成功,他的繼承位就要再往後一名,何況愛子公主年紀尚小,文仁估計等不到登基那天。如果她再結婚有了自己的孩子,那文仁就徹底告別天皇夢了。

德仁一家

就在2006年,日本準備好一切修訂憲法,卻發生了件巧到詭異的事——40歲的高齡產婦,紀子又懷孕了,這次是個男孩!王室有「金孫」了!

文仁和紀子妃

文仁與紀子妃決定賭上一切再生一個。據說還用了一些科學的方法,專門生男孩。也不管紀子是不是高齡產婦了,真的拚了老命,也要生個兒子。

文仁深知,只要有了年輕的男性繼承人,王位打死也不會輪到女人。只要他有了兒子,他們家就會比德仁更有地位。

果然,悠仁小王子生了後,全日本歡呼雀躍,立馬就把修憲和讓愛子公主繼承王位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修憲無限期擱置,愛子公主都成了透明人,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

與此同時,老天皇和皇后美智子都對文仁一家的態度360度大轉彎。先是給文仁家的員工從24名,增加到51名。紀子的弟弟結婚時,皇室更是專門給這個平民家送去了賀禮。

雅子萬萬沒想到,平靜了幾年,居然又被撕開了傷疤。當年,她生完孩子後因為壓力大去娘家散心吃飯 ,要被罵不務正業。

她因為身體因生育受損,經常無法出現在公共場合,再加上沒有男嗣,被罵了很多年花瓶廢物。現在人們把她紀子對比,更是顯得她「不爭氣」。

畢竟在日本王室,幹什麼都沒有生兒子地位提高得快。

悠仁小王子已經被視為是日本王室的希望了。他從出生起,生日的陣仗就趕上了長公主愛子,每年都會發佈慶生照和生日錄像。而紀子的另兩位女兒,根本沒有過這種待遇。

悠仁的近照

斷子絕孫,都是王室自己作的?

文仁一家無比風光,有了兒子,如果德仁死了,王位鐵定會落在自己家。等到2019年德仁繼位,文仁離王位近了一步,說話都大膽了起來。

記者會上,他居然背後插刀,說哥哥讓政府出錢辦即位等相關儀式太不合適。還跟記者說,他覺得這種儀式應該他哥自己出錢。

他哥剛要繼位,他就拐著彎說他哥浪費納稅人的錢,大哥一家估計和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吧。

不過搞笑的是,他這則勁爆言論非但沒讓政府誇他好,反而被警告「皇族少摻合政治」。(政府表示他們會繼續出錢)

無獨有偶,紀子妃也失算了。本來她認為雅子在成為皇后之後,很可能像之前一樣,因為身體抱恙長時間不履行王室義務。

幻想著因為無法工作,德仁一家會被趕下天皇寶座,然後她的丈夫繼位,她成為新皇后。

但已經休養了幾十年的雅子,卻在晚年光彩照人。

雅子活力滿滿地出現在各外國賓的接待會上,她可曾是個外交官啊!接待特朗普參加晚宴時,雅子得體優雅又妙語連珠,驚艷眾人。

特朗普訪日時的皇室接待會

紐約時報稱讚她擁有「強大的外交能力,是王室新女性,和新時代王室的象征。」

因為雅子的能力,她還從太后手裡接下了全國紅十字會名譽會長的位置,這是紀子一直想得到的榮譽。

雅子與法國第一夫人

紀子大吃一驚,生了兒子後她一帆風順,失去名譽會長讓她第一次感到如此失望,甚至說自己再也無力從事王室工作了。

是啊,不顧性命給王室生了兒子,以為地位穩了,卻沒有得到想要的回報,擱誰誰都失望。

紀子中年喜得貴子

相反,壓抑多年的雅子,終於淡忘了那些傷心事,開始做她最擅長的工作。用實力告訴日本人,女人有能力比會生兒子更重要。

但回過頭來想,失望的紀子,壓抑多年的雅子,因為小王子的出生被邊緣化的愛子。哪個女性願意承受這一切悲劇呢?

如果沒有日本王室固執腐朽的男性繼承「傳統」,還至於讓這些在任何領域都可能大放異彩的女性,作為籠中雀,一輩子因為生養孩子而困擾,甚至抑鬱重病嗎?

歷史上,日本並非沒有女天皇,但明治維新發佈《皇室典範》後,王室女性的地位就被嚴格壓製和束縛。王室是男人的勳章,女人的枷鎖。

良子皇后(德仁的婆婆)出身貴族,因為遲遲生不出孩子被折磨,自稱和丈夫沒有愛情。

美智子太后是豪門白富美,嫁進來後被鎖在宮裡,不讓她見自己的孩子丈夫,一度精神崩潰。

良子和美智子

雅子皇后,原本可以成為瀟灑帥氣的外交官。卻因為生不出男孩,產後無法迅速恢復被責罵。

愛子公主,因為是女孩無法繼承王位

文仁的大女兒真子一旦和平民結婚就被剝奪貴族身份

二女兒佳子英文流利,外交能力優秀,但在王室就被當作一個私生活奔放的花瓶。

紀子妃,書香門第之家,嫁入王室後,一生以美智子為榜樣:伺候丈夫,生男孩,履行職務。

但到了晚年她卻突然迷失了方向,問自己:我這麼拚命,為了什麼呢?為日本王室付出了一輩子,又得到了什麼呢?

2020年,芬蘭有了第一名女總統、新西蘭有了第一任女外長、美國有了第一名女副總統,英國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已經在位第68年。

但文仁成為第一王位繼承人,愛子的修正案被王室扔進垃圾桶,日本的王位仍然牢牢掌控在男人的手裡。

青春年華在日本王室的腐朽和陳規中被消磨殆盡,在拚命生兒子,想方設法幫丈夫保住皇位的路上,她們的價值被最大程度地貶低。

也許她們每個人,都有過紀子妃心裡的那句疑問:這麼拚命,究竟為了什麼?

現在看來,日本王室若不是被逼到絕路,絕對不會為這些女人做出一點點改變。而不改變,也終將把日本王室帶上絕路…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