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韓女團成員私聯粉絲詐騙5000萬被起訴,剛結束回歸這就要完蛋了?

2020真是活久見的一年,誰能想到這臨近年末還能吃到女團成員私聯粉絲並詐騙的事呢?

上個月26日,韓國多國籍女子組合BLACKSWAN成員Hyeme(惠美)因涉嫌詐騙被起訴。

圖片來源:NAVER

2015年,惠美作為女子組合RANIA的成員出道,雖然出道多年但一直不溫不火。直到今年,RANIA變動成員並更名為BLACKSWAN重新出道開始活動,作為KPOP史上最初引入黑人成員的女團吸引了人們的目光。

上個月16日,BLACKSWAN發佈了正規一輯《Goodbye RANIA》。

圖片來源:NAVER

可以說惠美作為女團成員的道路正在逐漸變得明朗,可就在這時,她卻陷入了詐騙的爭議。

上班族A某向法院提交了彙款、轉賬、信用卡、月租明細等作為證據,起訴惠美詐騙了他約5000萬韓元。

A某表示自己最開始只是作為粉絲為惠美應援,後面就漸漸變得親近,對其產生了理性的好感,真心希望她能夠在歌唱事業上成功,所以對其進行了幫助。

圖片來源:NAVER

A某與惠美是在2018年12月通過SNS認識的。一開始兩人只是互發私信的Instagram好友,後來發展為了線下見面。

兩人一起吃過飯,也一起喝過酒,關係十分親密,直到2019年4月,惠美開始了她的「騙錢之路」……

2019年4月22日,A某向惠美發送了之前一起吃的韓牛照片,惠美沒有回應反而吐露了金錢煩惱。

圖片來源:NAVER

惠美稱家裡出了事情,希望A某能夠借給她500萬韓元。當時A某回避了明確的回覆,因為500萬韓元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少的錢。

但是,惠美在第二天再次提出了借錢的請求,說道:「歐巴,我不是盯上了你的錢,只是管別人借有點不方便,覺得管歐巴借更方便一些。」

4月27日,A某和惠美 在清潭洞生魚片店見了面, 惠美再次提起借錢的事,於是A某向惠美母親的賬戶彙了500萬韓元。

圖片來源:D社。

A某表示,對於惠美的借錢請求自己是想拒絕的,但是惠美總是說「我成功以後一定會把錢還清」、「絕對不會忘記歐巴的恩惠」,所以沒有忍心拒絕。

自此,A某與惠美之間的金錢糾葛開始了……

當時的惠美作為RANIA成員在首爾永登浦過著宿舍生活,她向A某提出自己不喜歡團體生活,想要搬出來獨自生活。

惠美表示:「宿舍生活太亂了,好想清算掉這種生活。我如果一個人生活的話一定可以更集中關於歌手活動。」

圖片來源:NAVER

於是,在2019年6月26日,A某為其置辦了寫字樓,他幫助惠美從宿舍生活中獨立了出來。為此,他準備了2000萬韓元的保證金,還幫忙代交90多萬韓元的房租,房租共計1135萬元。

除此之外,惠美還經常以「沒有得到清算、沒有生活費了」為由管A某借生活費。

A某表示,惠美有時一天會借兩次生活費。A某手機中,給惠美的轉賬記錄高達212次,每天都是2萬韓元、3萬韓元、5萬韓元、10萬韓元不等。從去年5月到今年5月,A某共給惠美轉了1800萬韓元。

甚至,A某還給惠美開通了信用卡,在5個月期間,惠美使用信用卡消費掉了1280萬韓元。

圖片來源:D社。

A某為什麼如此「縱容」惠美,一而再再而三地借給她錢呢?難道是兩人的關係不一般?

D社記者曾如此向A某發出提問,但是被A某堅決否認。A某表示兩人絕對不是戀人關係,也沒有肉體上的關係。

「只是因為經常見面,就變親近了。我很希望她能夠成為歌手,因為錢而不能集中參與音樂的樣子讓我覺得很可惜,所以就幫助了她。」

圖片來源:NAVER

那麼既然A某當初也是願意借給惠美錢的,那現在為什麼又起訴惠美是詐騙呢?

因為A某發現了惠美背後的真相。

A某借給惠美的錢並沒有被她用在音樂事業上,反而是拿去消遣娛樂了,並且A某為其置辦的商住兩用寫字樓也變成了惠美和其他男子的秘密約會場所。

了解到這一事實的A某失望了……

今年3月,A某對惠美說再也不會相信她了,並要求她還錢還房子。惠美答應會還錢但是卻想要霸佔房子,稱房子是自己的名義,所以自己不搬。

圖片來源:D社

A某與惠美因為金錢糾葛糾纏了5個月,直到A某被公司停職,生活變得困難。

現在,惠美搬出了房子,但換了聯繫方式,也拉黑了A某,並沒有還錢。

據惠美所屬經紀公司DR Music表示:「惠美確實曾向其借了500萬韓元,其餘的正在進一步了解」,之後便再也沒有了回應。

目前DR Music依然沒有發表正式立場回應該事件。

圖片來源:NAVER

唉,可惜了BLACKSWAN的其他成員,剛重組出道就出現這樣的負面新聞,真是太難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奮鬥在韓國訂閱號」(ID:wwwicnk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