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醫生開設“特殊”的夜間診所遭父母反對,來到這個診所的人都是…?!

三浦春馬、蘆名星、竹內結子……短短幾個月時間內,不斷有日本明星離世,讓人不禁想問一句,為什麼?中國有句老話,好死不如賴活著,可是,未經他人苦,怎知他人難呢!

據日本新聞報道,如今的自-殺率比之往年又有增加。為了減少這類事件,世界各國都采取了干擾行動以及心理谘詢的服務。

日本大阪,年輕人眾多的アメリカ村裡,在長長走廊的一頭,有這樣一間診療所,僅在夜間開放,服務所有在這個艱難時代生存的人們。

アウルクリニック(OWL clinic )OWL是指貓頭鷹,在這裡也指夜間工作。

這個夜間心理診療所營業時間為周一、周三、周四和周五的下午7時到11時。

接待的病人一般都有死亡的念頭以及不知生存意義等心理疑難問題。

主治醫生片上徹也,35歲,精神科醫生。白天在醫院上班,夜晚在診療所診斷病人。

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裡,當基本的物質生活被滿足,人們就開始追求精神上的享受。長時間的出勤,忙碌大半生突然閒下來,中途失業,以及在這漫長的人生道路上行走時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總是會讓人感到迷茫困惑,若是不及時解決,久而久之,會產生心理問題,從而患上心理疾病。

チカ就是這樣的一員。她從小被父母虐待,悲慘的童年帶給她的是嚴重的心理問題。二十歲的她,經常幻聽,哪怕戴上耳機聲音放到最大,也會聽到一個聲音「想死,想死」。還做出過嚴重的自殘行為。

因為病情太過嚴重,且有嚴重的輕生傾向,片上醫生詢問她是否願意住院,但被否定,不得不報警送她去專門的醫療保護機構治療。片上醫生說,這樣的病情診療所是治不了的,必須到有設備的醫院進行治療。很可惜,最終,チカ也沒能住院治療,並且在那之後也再沒有來過診療所。

片上醫生開這個診療所六年時間,幫助過近四千人,其中七成是女性。在這六年時間裡,最令他悲傷的就是一個病人給他發的讓他去死的短信。

片上醫生一家都是醫生。父親是呼吸科醫生,母親是內科醫生,弟弟是腦神經內科醫生。這樣的工作,家裡人又是什麼態度呢?

妻子一如既往的支持他,唯一惋惜的就是不能夠每日一起吃飯。

父親不同意是因為覺得兒子開這個診療所太早,應該多工作幾年,積累經驗之後再開,這樣能夠做出更正確的診斷。

母親關注的則是兒子的身體,白天在醫院工作,晚上又要開診療所,非常的辛苦,到現在,片上醫生的母親仍然持反對意見。

但是不論此事好與壞,片上醫生的行動力都獲得了家人的一致稱讚。

抑鬱症是大家經常聽到一種病症,也是造成自-殺最多的原因之一。

ナオヤ認為活著就是一件壞事,想過死,也上吊過,被父母發現才救下來。他想找回原本的自己,那個不用說很多,也不是很開朗的自己。

ナオヤ的母親說,ナオヤ經常被朋友嘲笑。父親希望能夠早些治好這個病,恢復到像以前一樣。

記者為了了解更多他們家的生活,上門進行了採訪。

知道自己是什麼病,卻也清楚治不了。就像所有抑鬱症病人一樣,哪怕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卻還是抵抗不了那種情緒。即使偶然一件事讓自己感到開心,也會被其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擊垮,感到自己什麼也做不到,對什麼都無能為力。仿佛被無邊的黑暗所籠罩,令人窒息。

記者在家中沒有看到母親的身影,原來,ナオヤ在一次發病的時候打了自己的母親,沒有辦法才分開住的。ナオヤ的爸爸為了照顧ナオヤ,在家裡做飯並時刻鼓勵ナオヤ。

抑鬱症病發時,病人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在ナオヤ發病毆打母親時,父親阻止了,但是卻並沒有什麼用。發了病的ナオヤ和平時根本不像一個人。

ナオヤ也對自己發病後打母親這件事後悔不已。

ナオヤ特別喜歡摩托車,記者跟隨他去了平日裡常去的店裡。他喜歡坐著邊看電視邊和店長聊天,這是他現在唯一的樂趣。

在這個只在夜間開放的心理診療所裡,這樣的故事有很多,這樣故事的主人公,可能是學生,可能是職員,可能是老年人,也可能是新手父母。所有存在於這個社會的人,都會或多或少有一些心理負荷心靈枷鎖,生而為人,不容易,找個樹洞傾訴一番,解放心靈,給自己的世界加上一道光吧。

分享給大家一首日語歌,中島美嘉的《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願所有人的世界充滿光明和溫暖!願你們的笑容能像太陽一般燦爛!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今日日本」(ID:Jin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