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泰山”叢林與世隔絕生活41年,回歸現代文明8年後,不幸離世…

這兩天,一段兩分多鍾的視頻在外國火了。 視頻中,一名男子眉頭緊鎖,茫然地望著窗外都市裡的高樓…

之後又以同樣茫然的表情看著飛機舷窗外的藍天白雲…

一望無際的大海…

觀看視頻的網友無不為之唏噓。 因為,視頻裡的這位男子已經在上個月因癌症去世了,年僅52歲。 視頻的拍攝者還透露,造成男子離世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在他面前的這些「世間繁華」… 不少人或許已經認出來了,這名男子就是我們曾經講過的,為躲避戰亂和父親逃進叢林裡,生活了41年的越南真人版「人猿泰山」,Ho Van Lang。

離開叢林,回歸文明社會僅僅8年後,Lang便離開了人世。 他生命的最後幾年裡,西班牙電影製片人Alvaro Cerezo有幸和他成為了朋友,記錄下了他的一些生活片段, 我們有幸見證Lang回歸文明以後的生活,也無奈地目睹他在現代文明的衝擊下,逐漸走向生命終點的過程…

在此,先來回顧一下他短暫而傳奇的一生,順便探討一下文明社會對於這位特殊人類個體的意義。 事情要從40多年前說起,1972年,當時越戰正酣,美軍飛機對Lang所在的峴港市南部的一片村莊進行了地毯式轟炸。 Lang的母親被當場炸死,家裡一半的親戚都在轟炸中喪生。

當時只有兩歲多的Lang,因為跟父親外出才幸免於難。 回到家後,父親看著妻子和親戚的屍體,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他要帶兒子Lang逃去附近的叢林裡生活,躲開美軍飛機的轟炸,徹底遠離戰爭…

就這樣,父親和Lang在叢林裡開啟了野人般的生活。 因為父親是越軍退役士兵,學過大量生存技能,他一面努力磨練技能,一面將這些東西教給兒子Lang。 從記事起,Lang就開始像「人猿泰山」一樣在野外生活,他搜尋野生蔬菜和水果,還學會了製造簡易工具捕獵竹鼠,然後生火烤熟了吃。

除此之外,他還學會了製作簡陋的衣服,製作擋雨的鬥笠…

甚至學會了撿美軍的炮彈殼和飛機製作餐具。

Lang努力適應並習慣了叢林生活,付出代價是文明社會的事物被徹底遺忘。 Lang沒見過女人,也沒聽父親說起,他根本不知道還有另一種性別的人類。

他也沒有具體的時間概念,只能像原始人一樣在岩石上刻記號來記錄歲月變遷…

他唯一知曉的現代文明事物是飛機,是當年美軍飛機飛過上空時,父親教他認識的,他只知道飛機可以像鳥一樣飛上天空… 叢林野人般的生活,Lang和父親一過就過了41年,一直到2013年,一隊在附近徒步的人發現了Lang父子倆,這才通知官方部門將他們「解救」了出來。 長達41年的叢林生活,讓Lang父子和文明社會完全脫節。 Lang的父親只會說簡單的方言,而Lang幾乎不會講話,只能說幾個簡單的詞,Lang的父親甚至不知道越戰早已結束,一度還擔心美軍飛機要來轟炸。

不管怎樣,得知越戰結束,年邁的父親非常開心,表示願意和Lang一起回歸文明社會,重新開始生活。 加上Lang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哥哥還在世,他也鼓勵父子倆重新回歸文明。 結束了「人猿泰山」般的前半生,回到文明社會生活,在不少人看來,算是Lang父子的一個美好的新開始。

可誰能想到的,現代文明的衝擊,卻讓Lang父子不堪重負,讓他倆的身心健康都加速惡化。 2013年,剛回歸文明社會後不久,Lang的父親就頻繁染病,身體狀況更是年年每況愈下,最終在2017年,老人家因不明疾病醫治無效後去世。

40多歲的Lang相對還算健康,剛回到出生的村莊時,他適應得很快。 他開始習慣吃加工過的精細食物,還學會了喝酒和抽煙。

他逐漸適應了穿乾淨的衣服,使用各種現代工具,甚至學會了看電視…

除了健康狀況時好時壞,Lang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學會如何與他人相處。 僅僅和村民們相處,Lang就遇到了很多問題,比如他不知道「開玩笑」是什麼意思,鄰居讓他幫忙嚇唬一下孩子,結果Lang操起木棍就把孩子往死裡打,把鄰居幾乎嚇個半死。 因為在他的認知裡,消除「威脅」的方式就意味著」消滅」對方…

人和動物的和諧共處,也讓Lang無比困惑,要知道,在他過去的認知裡,人和動物是你死我活的關係,要麼他把動物當食物,要麼動物把他當食物…

只是鄉村裡的現代文明生活,已經讓Lang從最初回歸時的新鮮,興奮,逐漸多了困惑,迷茫,甚至焦慮的感覺… 而之後和西班牙探險家兼製片人Alvaro Cerezo的相遇,則讓Lang有了更大的心靈衝擊。 在Cerezo本人看來,正是他倆的相遇,讓Lang見到了更多文明世界的繁華,卻也間接加速了Lang生命的凋零… Alvaro Cerezo

2015年,在Lang回歸文明社會兩年後,Cerezo在網上讀到了關於他的新聞。 作為一個野外生存愛好者,Cerezo認為Lang是史上最偉大的野外生存大師之一(畢竟在野外生活了41年), 他迫切希望跟Lang學習野外生存技巧,以便將來去沙漠探險時能用得上。 於是乎,Cerezo激動地跑去了越南,到Lang住的村莊拜訪了他,兩人很快成了好朋友。

應Cerezo的要求,Lang穿上曾經那套簡陋的衣服,帶Cerezo回歸叢林,深度體驗了一星期的野外生存。 生存訓練結束後,Cerezo深感自己受益匪淺,從Lang那裡學到了許多聞所未聞的生存知識。

而作為回報,Cerezo也決定帶Lang四處走走,更多體驗一下現代文明社會。 Cerezo先是帶Lang就近體驗了越南都市,面對繁華都市的樓房森林,Lang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他呆望了很久,還不時皺起眉頭,困惑,迷茫,恍惚的神情在他臉上交替出現。

到了晚上,Lang直接睡到了窗邊,繼續對著繁華的都市夜景發呆…

之後,Cerezo又帶Lang體驗了他一直惦記的飛機,在坐進機艙飛上天空後,一直對飛機充滿好奇的Lang,臉上反而露出了迷惑加驚恐的表情。

後來Cerezo又帶Lang去了海邊,生平第一次見到大海的Lang,在短暫的迷茫後,終於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

見到海魚,他的第一反應依舊是捕獵,很快逮到了一條。

兩人一起去登海島,穿上救生衣,坐上木筏的Lang,各種坐立不安。

只有生起篝火,熟悉的感覺回來之後,笑容才又一次回到Lang的臉上…

這些都是近幾年,Cerezo帶Lang四處體驗現代文明生活的畫面和片段。 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Cerezo認為,「發現文明社會」的過程,對Lang來說不見得是好事: 宏大文明帶來的衝擊,很可能讓Lang的心理承受巨大壓力,引發難以預料的後果。 Cerezo為此坦言: 「我並不樂意看到他生活在文明社會裡,總擔心他的身體難以承受文明世界帶來的巨大改變。」,

幾年之後,Cerezo擔心的事最終還是變成了現實… 今年上半年,Lang突然感到身體不適,被送往醫院後,很快查出他罹患了肝癌,已經到了晚期。 在和病魔痛苦鬥爭了幾個月後,Lang最終在9月2日離世,享年52歲。 這距離他回歸文明社會僅僅過去了8年…

Lang去世一個多月後,Cerezo在悲痛之後,將整理好的視頻片段放出,再一次引發了全世界的人們對Lang的關注和懷念。 放出視頻的同時,Cerezo配上了一段傷感的話: 「Lang的離開讓我很悲傷,但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我知道過去幾個月他都經歷了些什麼。」, 「他是一個單純美好的人,忘記他是不可能的事,以後的每一天,我都會懷念他。」, 最後,Cerezo再一次表達了對Lang的懷念和感慨,也像是對他傳奇一生的總結: 「他幾乎一生都生活在叢林,在心理上他是一個孩子,生存能力方面,他是一個超人,我始終認為,他不應該回到文明社會。」, R.I.P Lang…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