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跨性別學生想進女更衣室卻被老師拒絕,其他同學:罷課!

這兩天,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天普高中上了新聞,為了聲援一名同學,這所高校的學生們來了一場浩浩蕩蕩的校內罷課行動。 被聲援的同學名叫肯德爾·迪諾克(Kendall Tinoco),今年16歲,是一名跨性別女生。

9月22日,她在Instagram上分享了自己在學校的遭遇,說她的老師禁止她進入女性更衣室,老師表示,那是「留給真正的女孩的」。」過去幾年,我一直處於變性治療中,準確地講,從7年級起,我就一直在使用女衛生間。對此,老師們沒有一點意見,直到這個月初,我才被告知不能再用女更衣室,因為那裡有‘真正的女孩’。

我當時覺得這老師是恐跨,沒多管,但今天,我的老師再次提到我不能用女更衣室,因為我是變性人。我說有文件規定,教師不能告訴一名學生他應該去哪個衛生間或更衣室。 但她堅持要求我去男更衣室,和一個跳舞的男生一起換衣服。這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是女生。之後,我去教師辦公室,和高級課程的老師說這件事。結果,他說了和她一樣的話。

他們告訴我,必須把文件寄給他們的領導看,由領導來決定我是否是女生。我真的很生氣,和這麼多人談來談去,就為了確認我的性別和權利。」最後,迪諾克譴責學校歧視她,呼籲同學們和她站在一起。「天普高中說所有學生都是平等的,那為什麼要區別對待我們?學校的作為不僅是惡心,還違反了美國教育部的政策。我希望大家和我站在一起,為了我們,還有LGBTQ的明天奮鬥。」,

文章貼出後,一周之內點讚量將近6000,天普高中的學生們幾乎都看過了。學生們群情激憤,要求學校更改措施,同時找到迪諾克組織遊行,地點定在學校。

遊行時間定在9月29日上午第三節課,迪諾克原本以為只會有30人參加,沒想到,幾乎全校同學都罷課遊行了。

學生們揮舞著彩虹旗、舉著標語牌,穿過大廳、走廊、食堂和休息室,熱鬧得好像過聖誕節。

迪諾克告訴《青少年時尚》,她看到至少有3、400個同學出現,大家揮舞著拳頭,高喊「跨性別生活」和」人人都想要改變」。

期間,學校安保人員想把他們驅散,但學生們的氣勢是壓倒性的,在數百人的口號聲中,安保只好離開。

抗議隊伍後來走出校園,在大街上喊「變性人的生命很重要」。 一開始比較和平,但當部分路人向他們潑水和咖啡時,衝突發生了。學生和路人們高聲爭吵,隊伍擠來擠去,幸好沒有出現肢體衝突。

天普高中告訴家長,他們已經告知警方,由警察確保全校教職員工和學生的安全。 迪諾克對這次抗議非常興奮,她認為同學們是在努力改變社會,向陳腐的思想說不。目前,還不清楚天普學校是否會讓她進入女更衣室。 天普學區的發言人告訴媒體,學校行政部門已經和學生、家長會面,正在審閱該學區的跨性別學生入學指南。

這份指南規定,跨性別學生可以使用中性衛生間、中性更衣室和男女通用衛生間。 因為種種原因,天普高中暫時沒有中性房間。至於迪諾克提到的「文件」,確實有這麼回事。在奧巴馬時代,政府曾給學校寫過一封信,建議學校允許跨性別學生使用他們自己選擇的衛生間。

這個建議在特朗普執政時取消了,後來拜登沒有恢復它,只是說他們的民權辦公室可以調查跨性別學生被禁止使用正確衛生間的案子。一個是「自己選擇的衛生間」,一個是」正確的衛生間」,微妙的字句改動下,實際差別極大。 就算迪諾克真的把文件交給老師看,其實也沒太大實際作用。

發生在天普高中的抗議,讓跨性別支持者們感到非常振奮,認為美國的未來很有希望。「年輕人將帶領我們,他們了解成年人拒絕承認的事……這個跨性別學生值得被所有人認識。」,

「我對人類所有的希望都來自Z世代!這一代年輕人看著頭腦非常清醒!簡直就是嬰兒潮一代的相反面。」,

「我期待看到這些進步的學生們在未來進入校董會、縣議會和其他政府機構!」,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有部分網民認為學校沒有做錯。迪諾克雖然接受了變性治療,但身體仍然有很多男性特征,進入女更衣室可能讓其他女生感到不安。「我必須承認,我無法確定我對此事的看法。我支持LGBTQ社區,但我希望看到雙方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觀點。我個人認為,更衣室是一個讓你和身體結構相同的人聚在一起的地方。它必須是一個你能感到安全放鬆的地方。不過話說回來,對任何性別的青少年來說,學校更衣室都不夠舒服。

在我們確定男女衛生間和更衣室的定義用途之前,我認為找不到一個統一的解決方法。我們把男女生分開,是為了避免性吸引嗎?還是為了保持相同?是為了避免某人把你當身體視為性客體嗎?我認為這些問題根植於這個不斷變化、而我們想要適應的世界,而不是來自仇恨和歧視。」,

另一個人寫道:「我們確實需要提供一個讓跨性別者感到被尊重的空間,但女更衣室是不行的。女性被允許擁有自己的空間是60、70年代女權主義運動的成果,我們為它奮鬥了幾十年。那是真正的女權運動,而不是新的,有趣的自由女權運動,後者專注於摧毀女性基於性別的權利和保護。

和強姦受害者庇護所、洗手間、以及其他私密場合的女性一樣,青春期女孩脫衣服和洗澡的時候,通常不希望一個帶著陰莖的人進入。 這是人之常情,也是她們的權利。有趣的是,總是這些男跨女們要求使用屬於女性的私密場所,不顧女性的合理反對強行進入。我同意讓跨性別女獲得更好的選擇,但不該讓她們淩駕於其他女性的需求之上。」,

還有人提到,男跨女進入女衛生間的安全問題。「一個人是不是跨性別,完全是看他的主觀意識,而不是客觀身體。所以,任何想闖入女衛生間偷看的男人,都可以聲稱自己是跨性別女性?我為真正的跨性別女性感到難過,但這風險確實太高了。」,

人們跨性別後,不管是進入男廁還是女廁,都會讓不少人感到不舒服。解決它最好的方法,應該是建立性別中立衛生間,但考慮到實際使用人數和投資金額,很少有機構願意建造。

隨著全球社會,人群越來越細化,少數群體和主流社會的衝突還會越來越多。希望未來,人們能找到一個解決辦法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