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了大選算什麼!特朗普最慘的日子是那年在香港……

本周最熱鬧的事,莫過於美國大選了,特朗普和拜登兩人選票緊咬,一次次逆襲和反轉看得網友一愣一愣的。

(圖片來源:網絡)

而就在昨晚,美國多家媒體宣佈拜登獲勝!

當然,特朗普不可能輕易認輸,有新聞說他正募集資金向法院提起「大選結果不公或存在舞弊」的訴訟……

(圖片來源:網絡)

無論如何,一向自信滿滿、心高氣傲的特朗普突然敗北,這恐怕是他74年人生頭一遭了吧?

不不不,這樣的低谷,特朗普還經歷過一次。而且那一次還跟香港有關,最後更是靠香港才東山再起的。

窮途末路

眾所周知,特朗普在當美國總統之前是一個商人,還是一個富二代,而且他老爸是做房地產生意的。

(圖片來源:網絡)

提起房地產,大家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香港四大家族。

而你絕對想不到的是,特朗普和酷愛買地蓋樓的香港富豪們,還真有過一段很深的交集。

(圖片來源:網絡)

特朗普在大學畢業後就接手父親的生意,進入了家族企業。但說句實話,年輕時的特朗普生意做得真不咋地。

80年代時他搞了一堆地產項目,在紐約蓋特朗普大樓,在大西洋城蓋賭場,還在別人手裡買來了快破產的泰姬瑪哈賭場飯店……

(圖片來源:網絡)

而這些生意,無一例外全都破產了,那些曾借錢給他的銀行們,也因此損失了數億美金。

據說1994年時,特朗普就被整個華爾街列入了黑名單,幾乎沒有一家銀行願意再借錢給他,他當時還被稱為「華爾街賤民」。

特朗普80多歲的老爹,也不得不出山四處為他籌錢,想辦法為他申請緊急信貸額度。

就在特朗普窮途末路之時,他人生當中的貴人出現了,而且貴人還遠在大洋彼岸的香港。

這個貴人,就是鄭家純。

左鄭誌剛,右鄭家純

(圖片來源:網絡)

鄭家純大家不陌生吧?

他的父親是鄭裕彤,香港鼎鼎有大名四大家族之一,新世界地產的創辦人,周大福珠寶的負責人。

鄭家幾代子孫都很優秀,鄭家純是第二代接班人,鄭家純的兒子鄭志剛是第三代接班人,這兩年香港很火的K11就是鄭志剛搞出來的。

左起:鄭家純、鄭裕彤、鄭志剛

(圖片來源:網絡)

說回特朗普,在他破產那幾年,遠在香港的鄭家純地產生意正做的風生水起,並且已經不滿足於在香港蓋樓,想將鄭家的地產事業發展到歐美。

恰巧,特朗普曾買過的一塊位於紐約哈德遜河畔曼哈頓、足足77英畝的地皮,被鄭家純看上了。

(圖片來源:網絡)

已經被拉黑的特朗普肯定是沒錢開發它了,但鄭家純有錢啊!

鄭家純還叫上了好友羅康瑞,這也是位超級富二代,他爸爸羅鷹石,鷹君地產創辦人,代表作品旺角朗豪坊。

(圖片來源:網絡)

對了,羅康瑞現任老婆是朱玲玲,霍震霆的前妻、霍啟剛的生母。

(圖片來源:網絡)

商量好了的鄭家純和羅康瑞向特朗普發出邀請,請他來香港做客。

特朗普並不想坐一天的飛機來香港,還是去別人的地盤談生意,但苦於缺錢,也只能乖乖從命了……

就這樣,特朗普漂洋過海到了香港……吃了一頓鴻門宴!

水土不服

江湖傳聞,鄭家純在機場接上特朗普後,順路叫來了羅康瑞,三個人直奔高爾夫球場,先來了一場下馬威友誼賽。

按照香港富豪圈的規矩,小賭怡情,打高爾夫當然也要加點賭注,每洞1000美金,不多吧?

然而負債累累的特朗普手頭拮據,只好請求把賭注降到100美金。雖然降了賭注,但特朗普還是輸了不少錢。

(圖片來源:網絡)

打完球,鄭家純又帶特朗普回家吃飯,見了自己的老爸鄭裕彤。鄭裕彤還叫來了自己的乾女兒明美蓮作陪,於是就有了這張後來引起無數八卦的合照:

左起:特朗普、明美蓮、鄭裕彤

(圖片來源:網絡)

雖然有美女在旁,特朗普這頓飯吃得還是非常憋屈的。

為了表示對客人的尊敬,吃飯時傭人特意把蒸魚的頭對準了特朗普,讓他第一個品嚐,但特朗普看見魚的血盆大口,嚇到立馬把魚推給了助理。

據說當時特朗普是覺得魚太醜……不過為了達成合作,他還是老老實實地拿起筷子,吃起了中餐。

吃到興起,總要來點美酒相伴,推杯換盞之間最好談生意了,但誰知特朗普推說自己是個禁酒主義者,氣氛充滿了尷尬……

(圖片來源:網絡)

雖然「水土不服」,但特朗普好歹還是把生意給談下來了。而這筆生意也不同以往,特朗普並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空間。

比如特朗普本來想沿用自己最愛的大理石和金色風格,但遭到了鄭家純的拒絕,還是要按照香港的習慣,由風水師說了算。

(圖片來源:網絡)

但鄭家純和羅康瑞還是很厚道,給特朗普開出的條件一點也不差,不但幫他收拾了爛攤子,花費數億開發地皮,還給了他30%利潤,讓他什麼都不用管,坐等收錢。

開心吧?不開心!特朗普轉頭就把這兩位的貴人給告上了法庭……

告人如家常便飯

沒有特朗普參與,這個房地產項目做得非常好,名字就叫河濱南(riverside south)。憑借這個項目,特朗普也終於擺脫了財困,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河濱南 riverside south

(圖片來源:網絡)

而且鄭家純和羅康瑞眼光獨到,在2005年美國房地產復蘇、交易最火爆時,把房子全部售出,最終賣了17.6億美元,成為了當時紐約史上最巨額的住宅交易。

他倆賣的時機剛剛好,要是再晚一點就趕上了2008年經濟危機,美國房價大跌,那時可賣不到這個價了。

(圖片來源:網絡)

按照原來的約定,鄭家瑞準備分給特朗普5億美金,但是1個月後,特朗普就把鄭、羅兩個人給告了!

理由是他們賣便宜了……

(圖片來源:網絡)

特朗普認為如果房子由自己賣,他可以多賣10個億,所以向兩人索賠10億美金。

(圖片來源:網絡)

對於這一點,羅康瑞也曾對外說過,賣房子之前特朗普是知情的。面對這種翻臉不認人的事,鄭、羅兩人也很生氣。

於是5億乾脆也不給了,把所有的盈利拿去再投資,買了美國銀行在舊金山和紐約的房產,同時還請了一群律師過來,陪特朗普打官司。

鄭、羅兩人知道特朗普喜歡打官司,提前做了些準備,這官司整整打了4年,光書面材料就弄了17萬頁。

後來法庭宣判,特朗普違背了契約精神,駁回了他的訴求,還判定特朗普的5億和美國銀行大樓項目捆綁,直到2044年再給他錢(算了算,2044年特朗普98歲,祝他好運)。

(圖片來源:網絡)

案件了結之後,鄭、羅兩人迅速和特朗普斷絕關係。先是羅康瑞將與特朗普有關的股份賣給了新世界集團(鄭家純的),然後新世界集團將羅鄭兩人的股份又賣給沃那多房產信托。

自此以後,這兩人和特朗普之間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

(圖片來源:網絡)

後來《紐約時報》曾評價羅康瑞為「中國特朗普」(因為他們都是地產商,又都投資過創業類節目),羅康瑞因此非常不滿,他強調「我們絕對不是一種人」。

當年的是非曲直,外人很難評判,但至少在羅康瑞眼裡,特朗普是不太符合香港商界「誠信、道德、講情義」的標準的。

而那一年特朗普最終東山再起,但今年的大選落敗,他還能走出困境嗎?從目前來看,特朗普並沒有認輸,這場大戲或許還遠沒有結束……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港漂圈」(ID:gangpiaoq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