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拜登正式當選美國總統!那麼,特朗普會被送進監獄嗎?

就在剛剛!CNN和美聯社宣佈:拜登贏了美國大選!

在拜登贏得賓夕法尼亞州的20張選舉人票後,總票數達到284張,超過半數(270張)。如該結果最終被認定有效,則拜登將在2020大選中笑到最後,當選第46任美國總統。

01

美國時間11月6日22時50分,拜登在公開講話中稱:

「我們現在還不會發表最後的勝利宣言,但是數字告訴我們一個清晰而令人信服的事:我們將贏得這場競選。」,

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隨著賓夕法尼亞和喬治亞州的「翻藍」,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大勢已去。

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火速發表聲明稱,選戰「遠未進入最後階段」。

特朗普自己則發twitter稱,「法律訴訟才剛剛開始!」

今天更是瘋狂發推…

就事論事,特朗普還有希望翻盤嗎?

理論上有。

目前,威斯康星州和喬治亞州已明確將進行重新計票,賓夕法尼亞州也有可能會進行重新計票。

而北卡羅來納州目前依然是特朗普領先。

如果特朗普能夠守住北卡,並且通過重新計票把其他三個州都逆轉的話,理論上依然能夠贏得選舉。

這其中,喬治亞州逆轉的可能性相對較大,因為該州兩人的得票率分別是49.42%比49.34%。

差距不到0.1個百分點(絕對選票數相差4020張),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而賓州和威斯康星州,特朗普落後的選票數都在2萬張以上。

想要同時把這三個州都翻過來,實現的條件非常苛刻。

所以只能說,特朗普翻盤只是理論上還有可能。

當然,另一種方案是把亞利桑那州翻過來,然後再翻轉賓州,再加上北卡和阿拉斯加,這樣就有263張選舉人票。

在這種情況下,再拿下喬治亞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其中之一,也能實現逆風翻盤。

但這個組合的難度,一點都不比上一個方案要低。

依然只是一種理論上的可能性,實現起來非常困難。

那麼,還有沒有什麼別的逆轉方法?

有。

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地宣稱民主黨在選舉中作弊,如果他能拿出實錘證據的話,也可以通過司法途徑贏回來。

尤其是,現在美國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是6:3,其中有兩個保守派大法官還是特朗普力排眾議提名的。

只要特朗普真的有實錘證據,完全可以把官司打到美國最高法院。

但是很可惜,至少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的團隊拿不出有力的證據。

當然,網上還是有各種各樣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無論是微博還是twitter上都有)。

比如所謂的13.8萬張「幽靈選票」。

11月4日,拜登在密歇根州的選票,在一瞬間暴增了十幾萬張。

從曲線上就能看出存在明顯的異常。

於是有很多川粉認定,這是民主黨在大規模作弊。

但這其實是個誤會。

因為製作這條曲線的,並非是官方機構,只是一個跟蹤選情的民間網站。

然後這個網站工作人員,在登記數據的時候,多打入了一個0,把15371票,誤輸入為153710票。

這一來一去,就額外多了138339張選票(153710-15371=138339)。

這就是為什麼拜登的得票數曲線,會出現一個台階式的暴增。

但就像上面說的,這只是一個民間的網站,而不是當地政府的官網。

而且該網站在發現出錯後,也對信息進行了更正。

所以這從頭到尾就是個誤會。

只是很多刷到了這條消息的網友,並不了解事件的後續。

或者有些極端川粉故意只傳播故事的前半部分,以此來「證明」民主黨作弊了。

他們只是為自己找個理由,來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東西。

類似的,還有各種移花接木的視頻。

比如把一個用卡車運廢紙的舊視頻,說成是民主黨派人把投給特朗普的選票都撕掉了等等。

這種「有視頻但無真相」的現象,我們在國內的一些熱點事件中,也見過不止一次兩次了。

只能說,人性真的都一樣,不分國籍。

其實我們還可以換個角度來考慮。

特朗普有人力,有財力,還有巨大的影響力。

你看到的這些消息,特朗普的團隊應該也早就已經注意到了。

如果真的出現了這麼明顯的「系統性舞弊」(會不會有個例我不知道,所以這裡我指的是系統性舞弊),他的團隊怎麼可能不去調查?

所以,真的沒必要因為這些道聽途說的消息,為特朗普抱不平。

既然特朗普都已經說了,他的陣營將會動用法律手段把一切重新奪回!

那我們作為網友,搬個小板凳,看他的表演就行。

02

當然,現在的形勢確實對特朗普非常非常不利。

一些特朗普的反對者已經在等著看他全家被送進監獄。

(P圖大賽已經搞起來了),

包括一些外媒,比如英國的《金融時報》早前曾發文預測,一旦特朗普敗選,就有可能遭到政治對手的清算。

特朗普真的有可能落得個鋃鐺入獄嗎?

我個人的看法是,即便特朗普連任失敗後遭到清算,也會有一條保護他的底線——不至於坐牢。

我的判斷是有歷史依據的。

1974年8月8日,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鬆因為「水門事件」而引咎辭職。

「水門事件」是美國歷史上最不光彩的政治醜聞之一(尼克鬆派人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辦公室裡安裝竊聽器並偷拍文件,以獲取情報)。

無論是國會還是民間,對此都極為憤怒,要求將尼克鬆繩之以法。

然而,尼克鬆的繼任者福特總統,在一個月後宣佈「完全、無條件地、徹底赦免」尼克鬆」已經犯下的和可能會犯下的一切罪行」。

由於總統特赦的權力是憲法賦予的特殊權力,國會和民眾對此也無能為力。

這讓尼克鬆逃過一劫。

但也引發了民眾對福特的強烈不滿。

福特的支持率一夜之間從71%暴跌到49%。

民調顯示,福特後來連任失敗,和他當年執意特赦尼克鬆有很大的關係。

福特的助理切尼,當年曾極力反對福特特赦尼克鬆,但多年以後,切尼在自己的回憶錄中稱:

「這(特赦)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在隨後幾年的白宮生涯中,我很慶幸水門事件成為過去,否則,對一位前總統的審判就會像是懸在我們頭上的一把刀。」,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如果對水門事件繼續追查,尼克鬆和他的團隊不可能束手就擒,而是會動用一切資源進行自保。

屆時,雙方將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這件事上不斷糾纏,這會影響整個國家的發展和戰略布局。

更糟糕的是,對尼克鬆的審判,可能會導致社會的撕裂。

要知道,尼克鬆當選時,在全美50個州裡,拿下了49個州。

即便受「水門事件」影響,他依然會有大量的鐵杆支持者。

如果這件事繼續追查下去,必然會引發支持者和反對者之間激烈的衝突和對立。

從這一點來說,福特是一位高風亮節的領導人,他押上了自己的政治前途,避免了美國社會的撕裂。

正是因為有福特特赦尼克鬆這個先例在,這也讓希拉裡逃過一劫(美國採用的是海洋法係,非常重視既往判例)。

在「郵件門事件」中,希拉裡用私人郵箱處理絕密文件,這本來就是違反保密法的,而且在調查期間,她還刪掉了大量的郵件,這是在妨礙司法。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的時候,曾宣稱自己一旦當選,就要把希拉裡送進監獄。

但真的上任後,這件事還是不了了之。

在個案的正義和全社會的利益之間,美國人選擇了全社會的利益(民利)。

2016年的美國,遠比上世紀70年代要分裂。

特朗普勝出後,民主黨的地盤爆發了全國性的大規模遊行。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特朗普繼續追究,直至把希拉裡關進監獄。

必然會引發各種鬧劇和美國社會的進一步撕裂。

所以哪怕是特朗普這樣我行我素的人,依然沒有追究希拉裡。

今天的美國,也是一樣。

雖然拜登在最終的選舉人票上,可能會大幅領先特朗普。

但在選民的絕對票數上,兩人是50.6%比47.7%,可以說是非常接近。

全美有將近一半的選民,依然是支持特朗普的。

而且其中有不少,是「武德充沛」的「紅脖子」(中下階層白人)和那些」驕傲男孩」(指白人至上群體)。

所以,即便輸掉選舉,特朗普可能會被清算(比如稅務問題),但絕對不會被送進監獄——這是一條底線。

就像切尼在回憶錄中的那句話,「對一位前總統的審判就會像是懸在美國人頭上的一把刀。」,

建製派出身的拜登,是絕對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的。

03

這次的美國大選,還有一件事是值得我們注意的——美國社會的城鄉對立。

如果把大選地圖精確到縣(counties,也有翻譯成「郡」)。

我們可以發現,紅色(特朗普勝出的那些縣)的面積遠遠大於藍色(拜登勝出的那些縣)。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支持特朗普的人,大多集中在農村和5萬人以下的小城市。

這些地方地廣人稀,所以看上去紅色的面積很大。

而支持拜登的人,則集中在大城市。

所以藍色的面積儘管不大,但人口眾多。

這其實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這意味著美國的城裡人和鄉下人,他們的立場、政治傾向、價值觀,已截然不同。

「鄉下人的悲歌」,在四年之後又一次重演。

富豪可以通過花錢去遊說國會,甚至和政府叫板,以推動有利於自己的政策出台。

當整個社會的規則都變得有利於富人之後,富的只會更富,窮的找不到出路,然後社會出現兩極分化。

而分化的結果,就是社會的撕裂。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INSIGHT視界」(ID:wein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