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贏得美國大選!77歲,喪妻喪子,兩選兩敗,終成總統

2020年度最大懸念終於在今天揭曉——

剛剛,美國總統選舉的選舉人票陸續開票後。

拜登贏得了多個重點搖擺州,從而獲得了超過270張選舉人票。

這意味著拜登贏得了2020年美國大選!

如果接下來沒有什麼意外的話 (對於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我們之前做過預測,回覆關鍵詞【意外】可以調取)這意味著任期4年的特朗普連任失敗,拜登將在2021年出任美國總統。

同時,他也將成為美國歷史上就任時最年長的總統。

2020美國大選就此終於落下帷幕。

這個結果雖有些出人意料,但其實早現端倪。

在臨近選舉日的前一個禮拜,就當時的投票結果來看,已經微妙地預示了拜登的勝利。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關鍵州的民調中,以微弱優勢領先於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

而從全國民調來看,拜登擁有顯著優勢。

圖源:FT

尤其是那些曾幫助特朗普在2016年贏得大選的白人老年人,他們對總統應對疫情的方式表現出了不滿跡象。

此外,拜登在拉丁裔選民中大幅領先,在亞利桑那州和佛羅裡達州等搖擺州,拉丁裔選民的人數在不斷增長。

雖然大選前一周,艾米·科尼·巴雷特以52比48的成績為特朗普帶來勝利,宣誓就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鞏固了保守派的多數地位。

但從結果來看,這顯然沒有改變大選最終的軌跡。

艾米·科尼·巴雷特。

在2020年美國經歷了曠日持久的疫情,將近四分之一的人口感染新冠,同時伴隨著暴亂和經濟低迷後,美國民眾對特朗普的信任持續下降。

對大部分美國人來說,拜登的出現,代表著改變現狀的希望。

儘管拜登被反對派宣傳成「瞌睡蟲」、」反應遲鈍」等體力不濟的形象。但從另一方面來比對,這也是人們希望拜登當上總統的原因——

與其走特朗普式的激進道路,或許拜登選擇的路更適合美國的未來。

美國那位從1984年以來連續9次預測大選結果成功的「預言帝」,艾倫·利希特曼(Allan Lichtman)曾預測今年的選舉結果:

從他的模型中得出的結論是,特朗普本次大選會落選。

果然,這次也沒有逃出他的神預言。

「預言帝」艾倫·利希特曼。

那麼,拜登當選對美國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這還得先說回到拜登個人。

從政半世紀,兩度陪跑總統大選

現年77歲的喬·拜登出生在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的一個中產家庭,畢業於特拉華大學及雪城大學,1970年踏入政界。

從他的參政史來看,人們對他並不陌生。

在他從政的近50年裡,做過律師、政治家、副總統。於1988年和2008年兩度競選美國總統,均以失敗告終。

2008年和2012年兩度作為前總統奧巴馬的競選搭檔,在奧巴馬執政期間任美國副總統。

在人們以為70多歲的拜登將逐漸淡出美國政壇的時候,拜登卻再次向白宮發起挑戰。

去年4月,拜登宣佈參選2020美國總統大選。

這是他第三次競選美國總統。

拜登第一次競選失敗是在1987年。那時候,美國人都稱他為「80年代的肯尼迪」。

後來由於媒體的一系列抨擊和信譽醜聞,拜登在民主黨候選人提名初選的競選活動僅持續三個半月後,退出了競選。

圖源:Time Magazine

2008年,拜登再次參選。

但在民主黨內卻遇到奧巴馬,自己在艾奧瓦州初選的支持率又只有1%,拜登再次宣佈退選,成為奧巴馬的競選搭檔。

這些特朗普幾度嘲笑過的拜登的「陪跑經歷」,最終卻化為了拜登再度邁進的助力。

拜登在45歲、66歲時沒完成的大業,終於在他77歲這年實現了。

「親民」人設深諳人心

與三五天從新冠中痊愈,競演時還能活蹦亂跳disco的特朗普相比,拜登顯然沒有那麼精力充沛。

但同時,他也沒有特朗普那種「滿嘴跑火車」、」朝令夕改」的毛病。

於是,穩重、親民,成了拜登的穩定人設。

最為人們誇讚的就是他以家庭為重的觀念。

據說,當年奧巴馬之所以選拜登作為副總統,也是看中了這一點。

拜登競選網站上與非裔兒童親切互動。

30歲就成為參議員的拜登本該是人生贏家。

但生活的劇本給了他一個夢幻的開始,卻為他設定了悲慘的劇情。

在他成為參議員6周後的聖誕夜,一場車禍奪走了他的愛妻和愛女,兩個兒子也深受重傷。

為照顧年幼喪母的兩個兒子,讓他們不再缺失父愛,拜登把孩子留在家鄉特拉華州讓家人照顧,自己每天乘火車往返於華盛頓和特拉華州之間。

這趟火車單程1.5個小時,每天往返時間3小時。很多人當時認為拜登堅持不了多久,但沒想到他堅持了37年。

拜登說:「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想每天都能親吻他們,和他們說晚安、早上好。我每天都要回家因為我需他們更甚於他們需要我。」

46歲時, 拜登差點因腦動脈瘤死去。

晚年,他身居高位卻不得不賣房為兒子籌集醫療費。

73歲,他再次經歷喪子之痛。

將這些經歷打包放在拜登一個人身上,不得不說的確有點慘。

如果拜登一直以來順風順水,能將更多的重心放在事業上,他的成就或許不止於此。

在兒子的葬禮上,拜登難掩悲傷。

拜登的好人設還有他作為副總統時與奧巴馬打造的「國民CP」形象。

拜登當選參議員時,奧巴馬還是個小學生。

這樣的「父子組合」當時並不被人看好,但拜登卻心甘情願的陪跑奧巴馬8年。

而這一次,與拜登相交頗深的奧巴馬,選擇為拜登站台。

共和黨人喜歡在選舉前說他們會保護現有的條件。好吧,喬和我確實做到了——

他作為總統將繼續保護你們的醫療保健。我們還剩八天時間。投票吧!

除此外,拜登在人們眼裡還是這樣的:

親近孩子。

酷愛雷朋眼鏡。

還有走到哪兒都不忘的冰淇淋…

這樣親民的「老頑童」形象,誰不愛呢?

美國將迎來大改?

拜登當選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時代徹底成為了過去式。

拜登曾在競選時說:「如果我們讓唐納德·特朗普在白宮呆8年,他將永遠、從根本上改變這個國家的性格,改變我們的身份,我不能袖手旁觀。」

那麼,特朗普執政期間的一系列政策法規,是否將發生改變?

圖源:紐約時報。

首先,拜登承諾過的在奧巴馬政府時期通過的《平價醫療法案》的推行,仍是是他的首要任務。

在疫情期間,他也提出了普及病毒檢測、免費檢測、以及最終的疫苗不該讓患者自掏腰包的建議。

同時拜登也堅信兩黨合作的價值,以向共和黨示好的方式實現互利共贏。

並會維護和捍衛美國在全球舞台上的領導地位。

除了拒絕特朗普式任性退群、瘋狂毀約等單邊主義外。

拜登執政後美國或將回歸到「國際性的、合作性的和支持同盟」的外交模式,企圖在國際組織中重新恢復美國的領導力。

中美關係方面,可能會有所緩和。但從根本上,拜登所在的民主黨與特朗普對中國的基本態度是一致的。

美國接下來將如何發展,拜登能不能實現競選時的承諾,中美關係能否翻開新篇章?

我們只有拭目以待了。

不過,就像之前我們發文章分析的那樣,即便是拜登勝選,特朗普也有一招「殺手鐧」把總統寶座搶回來

他會如何做呢?他會不會這樣做呢?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北美留學生日報」(ID:college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