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傳奇的落幕:恒大會不會倒下?

毫無疑問,恒大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困難。

恒大財富的暴雷意味著恒大資金鏈緊繃這個事實從地產業內傳導到了民生端,並且越燃越烈。

越來越多的人在解讀恒大的未來,在等恒大給一個交代

恒大會不會倒下,這是一個哲學問題,但是窺視恒大這家企業,在此時此刻這個特殊氛圍下,反而有了一些教育意義。

 

01

恒大之所以魔幻,就是當這家企業沒有問題的時候,他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哪怕很多事情看上去不合理,但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其實你很難想象,一家從一出生就做二三四五線的房地產企業,在從業經歷中會參與新能源汽車、水、糧油、保險、金融、足球這些跨度極大又毫無交叉的企業。

哪怕有一些被體面退出了,你依然認為這家企業依賴著自己的規模和實力強勢的把這些產業推進下去了。

包括恒大地產體製內的一些創新,從恒房通到房車寶,每次在出生階段都是橫空出世,但是到了後期似乎又開始隕落消失。

其實你很難想象恒大的擴張邏輯是什麼。

但是因為他沒有出問題,我們似乎也沒有資格去質疑什麼,畢竟人家都是自己掏的錢自己做的事。

時至今日當每個節點都暴露出問題的時候,我們恍然間領悟原來恒大信奉的是大而不倒

什麼叫大而不倒。

只要我有2000億的現金流在滾動,出現2000億的問題很快就可以用明天的2000億來解決。

只要我有十個版圖並且都能夠變現,那麼同時2個版圖出現問題也不是問題。

所以各位可以看到,恒大衍生創新的板塊,關注的點不是能不能做,自己是否有基因,而是兩個維度:

產業本身是否暴利以及產業能夠在資本市場催化。

所以在這樣的邏輯下各位很能夠理解恒大要做的事情,做水是暴利的,做金融是逐利的,做汽車是可以做高估值的,做物業是很快股市套現的。

只要把概念做成估值,那麼潛在的問題也就不是問題。

不會怎麼辦,沒關係,入股啊、收購啊、挖人才啊,這些都可以。

在這樣的邏輯下,只要出現問題,解決的方法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把公司再做大從而蓋住問題。

所以你很能理解恒大一開始高舉高打的作法,從水到足球到金融,都是如此。

各位還記得房車寶麼,在去年年底是多麼的洶湧,對外宣佈的成交規模直逼貝殼

這個數字如今看來會有強烈的不真實感,但是當初房車寶就是這麼釋放的

這就是典型的大而不倒的邏輯。

一堆蘋果只要不整盤變爛,這盤果籃依然可以擺拍出唯美的畫面。

02

但,恒大也不是最近五年才成立的新公司,過去十幾年來恒大不是遇到只有一次危機。

包括當年的永續債危機無數人認為是一個無解的債務,最後都被恒大解決了,各位覺得是為什麼

沒錯,就是這個時代

其實也不用笑話這樣的模式,在過去20年的行業發展中有太多企業因此崛起。

甚至可以說是成功的

我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在此之前恒大每一次的降價都是成功的,有收獲的。

答案就在恒大的那一句口號裡。

開盤必特價,特價必升值

這句話藏著時代巨大的紅利。

恒大每一次回籠現金流的成功並不是每一次的特價。

而是特價之後都會升值

是的,時代的紅利助推著房價的快速上漲,從而讓恒大的降價顯得有著極其的效果。

恒大的絕對速度背後依賴的是中國經濟的更高速度的發展,所以哪怕問題出現泡沫浮現,最後總是被更快的經濟發展蓋住。

三四線城鎮化以及棚改這一大波浪潮絕對能夠消耗潛在的泡沫。

當然這樣的時代背景也增添了無數創始企業家的自信。

毫無疑問,這一波浪潮過去,今年年中恒大開啟了更加猛烈的降價,但是發現效果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背後就是時代的過去,房價不再無序的上漲,任何一個城市的調控都讓購房者有了穩定的預期。

特別是恒大布局的三四線城市,整個資產變現的能力就更加捉襟見肘。

這是時代的一側剪影

而在另一邊更讓恒大沒想到的,除此之外,還要面臨的是全面性金融收緊

恒大的背影其實就是時代的變化,那一句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再見都不會說,也真真實實的落在這家企業下。

全面性收緊就是三條紅線,這幾乎是大而不倒的企業的命門,對此這恒大當然也知道。

年初的恒大已經喊出了口號,這個口號對於企業來說無比重要:2021年6月30日將淨負債率降至100%以下;2021年12月31日現金短債比達到1以上;2022年12月31日將資產負債率降至70%以下。

當然這一切也並未如預期般的順利,房產不能變現那就全部都是負債

但是家大業大如今也成為了眾矢之的,全面性收緊意味著全面性爆發。

當然這件事憑借著恒大本身依然有足夠的周旋餘地,但是不巧的是。

恒大在去年自己為自己埋下了一個隱患。

03

要說隱患,需要從2017年開始說起。

2017年的樓市,正在經歷房地產最後也是最高潮的狂歡,恒大在2016年登頂中國房企銷售額的榜首。

站在風口之上的恒大同樣也看到了綠地借殼金豐投資A股上市的故事,所以2017年的恒大推動重組深深房。

為了推動重組完成,2017年的恒大地產三次引入戰略投資,投資者合計投入1300億資本金,佔據恒大36.54%的股權。

這一輪的戰略投資,也直接推動恒大的估值站上4000億的關口。

當然這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所有的戰略投資都在於看好恒大的借殼上市,曾有對賭協議明確如果為2021年1月31日之前尚未完成重組,那麼恒大有回購股權的義務。

所以各位或許可以理解從此之後的恒大一路狂奔的故事。

一邊在試圖想要上市解套的同時,恒大另一手需要讓自己獲得可以隨時套利的可能,用來支付隨時可能引起的債務。

在這樣的氛圍下,所有的擴張,所有的打折,所有的投資,或許都能夠看到一些端倪。

時間到了2020年9月,對賭協議將至,監管部門仍未批準恒大重組深深房,而後恒大做了一件耐人尋味的事。

債轉股事件。

當初的投資者,在恒大的斡旋下,回購權益取消,投資額全部轉為股份。

這樣一個典型事件確實可以看出恒大輾轉騰挪的能力,債務解決的同時,還能拉上股東一起合影拍照,以示輿論信心。

但是這件事最核心的問題就在於:債轉股的背後讓恒大在資本市場失去了信用

協議可以隨時取消,承諾的回購可以不做到,這樣的信用基礎,誰還會繼續借錢給他。

要知道大而不倒的企業最需要的就是信用,靠著不斷擴張的規模獲得更高額的信用,用來推動企業未來的發展。

本來是10個問題,恒大手上有9個茶壺,雖然忙一點但好歹能夠把問題掩蓋住。

債轉股之後的恒大也就只剩下5個茶壺,隨之而來的就是4個煙衝在瘋狂冒泡。

信用的缺失直接導致恒大失去輾轉騰挪的能力。

基於信用而生的債券市場給到恒大非常直觀的數字表現。

這件事最大的助推就是:給不足恒大足夠的時間

我們要相信,不論如何恒大的規模還在,規模雖然不能代表實力,但是一定是實力的某一種體現,只要時間還在,恒大總有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

時間時間時間。

資本市場、樓市市場、金融市場,到底給恒大還留多少時間

04

所以從2021年開始的恒大就開始賣賣賣的狀態。

半年來,恒大出售了嘉凱城、恒騰網絡、恒大冰泉、盛京資本等股權,套利160億,與此同時還把恒大汽車和恒大物業擺上桌面,恒大在想盡辦法的套現。

坊間還釋放出小米有意向入股恒大汽車,後被小米辟謠否定。

另一側供應商的支付也被停止了,從易居到房車寶,都是如此。

在信用根基不穩的前提下,恒大每年一次的打折促銷也被披上了異樣的色彩。

這是今年6月份恒大針對促銷降價的聲明和解釋,現在來看,似乎多了一絲感慨

解釋、不信任、再解釋、還不夠、繼續解釋。

另外。

這一次的信用缺失還是從下到上的。

這一次的恒大暴雷,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參與者是恒大內部的員工

作為員工,總是在恒大的新鮮事物上身先士卒,之前的恒房通如此,內部購房如此,如今的恒大金融也是如此。

同樣的,第一批入駐房車寶的店家,也準備撤離,很多人的反饋是當初的承諾並沒有做到。

最近無數人都在打聽,說恒大的房子剛好自己的城市有,而且位置不錯,價格也合適,問要不要買。

而我去打聽項目的負責人的時候,問了兩個問題。

「這個價格是不是真的很便宜」

「這個價格真的很便宜」

「那房子能交房麼」

「這個我也不知道」

是的,信用危機如今已經蔓延到項目是否能夠順利交付的階段,這應該是恒大最後也是唯一的依靠。

就是手裡的房子能夠順利賣掉,交付掉。

手裡的地要脫手,那些房子要賣掉,換錢

如果這件事做不到,那麼毫無疑問恒大將經歷體系化崩塌。

這件事恒大當然比我們還要清楚。

如今的恒大正在經歷從上到下的信用危機,而對於他來說當然意識到這一點,不計代價保證交付才有可能讓這環環扣順利解掉

怎麼賣掉,如何更快的賣掉,用什麼代價賣掉,這些都成為恒大解題的關鍵,也是唯一答案。

在信用消失的前提下,只有靠一筆筆現金才能支撐起這家企業的未來發展。

這就是恒大在2021年的故事,當然這故事還沒到說完的時候。

05

在這個故事裡你可以看到很多細節,有樓市的變化,有城市的發展,有企業的選擇,有時代的轉變。

所有一切濃縮在一家企業身上,才有我們如今能夠看到的畫面。

時代的轉變才是這家龐大企業跌倒的核心。

恒大的痛,樂視的痛,更早一點順馳的痛,這個時代總是不缺故事,但每一個故事背後的代價都太過慘烈。

對於我個人而言,我當然不希望恒大倒下,我甚至更願意看到恒大能夠度過這次危機。

如果恒大倒下,這可能是整個行業給到社會一個巨大的笑話,所有人看待房地產行業內心的os就是:原來做房地產的,龍頭企業也就這樣。

作為一個地產人,不論如何都不願意看到這個畫面。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這一次的轉變暴露出了行業太多問題。

恒大境遇是中國商業史上一個巨大的痛,這種痛叫:

在時代的注腳下,任何企業都沒有那麼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真叫盧俊」(ID:zhenjiaolujun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