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菜好還是吃肉好?這個加拿大人用自己的性命做了一場實驗

關於什麼樣的飲食習慣最健康。

長久以來一直是人們熱衷探討的話題。

而且這種討論已持續了近百年。

最廣泛被認可的結論是。

需要保持食物的多樣化。

圖源:pixabay

但有個加拿大人卻不這樣認為。

1928年,Vilhjalmur Stefansson

已經舉世聞名。

作為一位加拿大人類學家。

報紙和雜誌都會報道。

他在北極驚心動魄的冒險行為。

讓媒體更感興趣的。

是Stefansson另一方面的生活:

他曾在紐約住了一年。

其間只吃肉,完全不吃其他食物。

如今,這種飲食。

被稱為生酮飲食,或無碳水飲食。

它是一種當下流行的減肥策略。

原理是限制碳水化合物的攝入。

這樣可以使身體燃燒脂肪。

因為碳水是最通常的能量來源。

但Stefansson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減重。

他想證明的,其實是因紐特人。

以肉食為主的飲食結構是否可行。

Vilhjalmur Stefansson(圖源:LIBRARY OF CONGRESS)

在北極,因紐特人主要吃。

各種魚類以及海豹、鯨魚、馴鹿

和水禽的肉,只在短暫的夏季吃。

諸如柳蘭和雲莓的蔬菜。

他們還會吃精心製作的甜點。

比如用奶油加漿果製作的菜式Akutaq。

醫生們認為這並不是。

一種健康的飲食方式。

即使在Stefansson所處的。

20世紀20年代,人們也認為。

少吃肉多吃蔬菜的飲食是最佳的。

素食主義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

生蔬菜,尤其是芹菜。

被認為是非常健康的。

其實,現代醫學已經證明。

因紐特人日常飲食中的營養

是相當均衡的。

維生素A和D可以從牛奶、蔬菜。

和陽光中獲得,也可以從。

海洋哺乳動物(特別是肝臟)

和魚類的油中獲得。

生肉和魚含有微量的維生素C。

只需要一點點,就可以預防壞血病。

因紐特人以海豹為食物(圖源:atlasobscura)

然而,在Stefansson的時代。

醫生、營養師和大眾的觀點。

都認為北極地區的人們以肉為主的。

飲食結構過於貧乏。

因此,Stefansson後來的實驗。

成為了一次引人注目的嚐試。

1906年,Stefansson正在。

北極西部地區考察。

為他運送食物的補給船卻沒有準時來。

這讓Stefansson只能依靠。

當地一個家庭來解決吃飯問題。

他開始吃用各種方式烹製的魚。

用生魚片蘸著發酵的鯨油吃。

還第一次嚐試了變質的腐魚。

他和當地人一起打獵。

獲取可食用的肉類。

並漸漸喜歡上了這樣的飲食方式。

海象肉(圖源:Wikimedia)

在這個過程中。

Stefansson感到自己很健康。

並沒有生過病。以至於在1918年。

從北極探險活動中退休後。

Stefansson有整整五年的時間

完全靠肉和水生活。

對此,媒體給出的評論是。

雖然北極寒冷的生活。

也許會使純肉飲食成為可能。

但對於生活在溫帶或熱帶地區的人來說。

這種飲食方式並不適合。

為了對此進行反駁,1928年。

Stefansson和他的一位探險家同伴。

一起住進了紐約的Bellevue醫院。

開啟了一場全肉飲食的實驗。

Stefansson(右)(圖源:LIBRARY OF CONGRESS)

在幾個星期的時間裡。

他們只吃新鮮的肉。

包括牛排、烤牛肉、牛腦和牛舌。

同時每周吃一次小牛肝。

醫生會對兩人的健康狀況進行監督。

還會定期做血液測試。

以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

全國各地的報紙和雜誌都。

對Stefansson的實驗進行了報道。

並與大多數醫生推薦的。

以蔬菜為主的飲食進行了對比。

儘管醫生們不斷警告。

這種飲食會帶來風險。

但Stefansson並不放在心上。

他把自己日益增長的活力和充沛的精力

都歸功於全肉飲食。

幾個星期後。

Stefansson只是瘦了幾磅。

他和同伴離開了醫院。

回到他在紐約的公寓裡。

並繼續堅持全肉飲食。

並保證他的飲食由約80%的脂肪。

和20%的蛋白質組成。

圖源:healthline

在之後長達一年的實驗期間。

醫生持續對Stefansson二人進行了檢查。

結果顯示,他們都沒有出現傳統觀念裡

肉食飲食會引發的高血壓或腎臟問題。

Stefansson指出,他們的飲食中。

唯一缺少的一樣東西就是足夠的鈣。

這期間,Stefansson偶爾。

也會做出一些調整。

比如只吃瘦肉,不要脂肪。

也就是採用典型的高蛋白飲食。

每當這時,他的健康狀況就會惡化。

而當他降低蛋白質攝入量。

並增加脂肪的攝入後。

症狀就會很快消失。

為此,Stefansson得出的另一個結論是。

蛋白質並不像脂肪那麼重要。

人類肝臟在沒有脂肪的情況下。

只能處理一定量的蛋白質。

大量脂肪對全肉飲食不可或缺。

這樣才不至於引發如惡心、消瘦。

和死亡等蛋白質中毒的症狀。

當初在北極時,Stefansson

就曾因吃了太瘦的北美馴鹿肉

而「蛋白質中毒」。

北美馴鹿(圖源:Wikimedia)

後來,Stefansson一直採用

低碳水化合物,但是充滿。

肉和脂肪的飲食模式。

餐桌上,他會一邊喝著Martini酒。

然後用勺子挖一大口黃油當作晚餐。

就這樣,Stefansson足足活到了83歲。

他始終都堅持認為。

全肉飲食是一種非常健康的飲食方式。

圖源:zerocarbzen

如今,全肉飲食(即生酮飲食)

已成為現代人減肥路上

採用最多的方式之一。

儘管醫生和科學家們對此仍褒貶不一。

但Stefansson對這一。

來自北極的飲食方式的探索。

卻為現代科學提供了借鑒和可能。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加拿大樂活網」(ID:cal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