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子殺死生母卻僅獲刑2年,連法官都為其求情,背後真相催人淚下…

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話:「父母和子女,是彼此贈與的最佳禮物」。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遑論那些苛待父母,甚至對父母痛下殺手的人,怕是在很多人眼裡與牲畜無異。

然而,2006年的日本京都審理了一樁特殊的殺母案。在犯罪嫌疑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後,法官和辯護律師卻都站在了這名掐死生母的凶手的立場上,最終這名凶手只被判處了2年零6個月的有期徒刑緩期3年執行。

2006年2月1日,京都市伏見區桂川,行人發現了倒在岸邊的二人,其中年邁的婦女沒有明顯外傷,身旁的中年男子滿身鮮血。路人立刻撥通報警電話,隨後的搶救中中年男子恢復意識,年邁婦女最終搶救無效身亡。

這名叫作片桐康晴的男子在之後警方的問詢中,親口承認了自己殺死母親之後自殺的罪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親手掐死自己母親的凶手受到了大眾的同情,讓法官做出了殺人案件審理史上罕見的判決呢。

故事還要從頭說起……

片桐康晴1950年代,出生於日本京都市河源町,父親是京都傳統工藝代表之一【京友禪】的匠人。在日本經濟恢復時期,傳統手工業的發展勢頭一片大好,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和服盛行,片桐康晴一家在當時生活十分富裕。

與日本大多子女眾多的家庭不同,片桐康晴的父母只有他一個孩子。作為傳統產業世家的獨生子,片桐康晴高中一畢業就選擇回到家裡跟父親學習工藝,為之後繼承家業做準備。

出身傳統工藝世家,家境殷實衣食無憂,又是家中獨子;只等技藝純熟就可以從父親手裡接棒繼承家業,片桐康晴的人生可以說是前途一片大好。

可惜好景不長,在片桐康晴回家隨父親學習手藝沒多久,他就迎來了他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進入80年代的日本,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租賃和服,而日常生活中更多人偏向於了便捷的洋裝,和服市場規模逐年縮小。伴隨和服市場的急劇下滑,與之相關的傳統手工產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片桐康晴在無奈之下選擇了關閉了家族產業,家道中落的他開始了漫漫求職之路。由於片桐康晴高中畢業以後就一直跟隨父親學習京友禪技藝,除此外沒有任何工作經驗,找到的工作並不理想,勉強才可以維持溫飽。

命運的殘忍總是猝不及防,1995年片桐康晴一直以來最尊敬崇拜的父親離世;禍不單行,幾乎在同一時間,75歲的母親又罹患上了老年癡呆症。來不及從父親去世的巨大悲傷中走出來的片桐康晴,立刻就投入到了一邊工作,一邊照顧母親的忙碌生活中。

儘管片桐康晴一直悉心照料,母親的病情還是持續惡化。轉眼到了2005年,母親的身邊已經無法離開人照顧,為了生計片桐康晴一早就要出門工作,下班以後還要一直護理母親到深夜。

直到一次,母親在片桐康晴外出工作時,獨自跑出了門。面對被警察送回家的母親,一想到自己不在母親身邊的時候她有可能會遇到危險,陷入深深自責和擔憂的片桐康晴在同年9月,選擇辭職回家,專心照顧母親。

辭職後的片桐康晴和母親僅靠每月15萬日元的失業保險生活,除去房租水電等日常開銷,還要負擔母親的高額護理費用。父親從小教育他「絕對不能給別人添麻煩」的觀念在片桐康晴腦子裡根深蒂固。儘管生活一度捉襟見肘,他也從未向親友們尋求過幫助。為了省錢,片桐康晴每天為母親準備2頓飯,而自己則兩天才吃一餐。

由於一直無法找到可以兼顧護理的工作,片桐康晴的失業保險只能領到05年的12月。這對於這對母子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走投無路的片桐康晴找到了政府的福祉部門,表示由於家裡有長期需要護理的老人,所以想要申請生活低保。讓片桐康晴沒有想到的是,工作人員以片桐康晴身體健康完全可以工作為由拒絕了他的低保申請。

沒了失業保險,找工作的路上又一路碰壁,作為最後一絲希望的低保申請被拒成為了壓垮片桐康晴的最後一根稻草。到了2006的1月,連信用卡都已經透支的片桐康晴全身上下只剩下了7000日元。面對前來催繳房租的房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片桐康晴動了殺死母親之後自殺的念頭。

在準備赴死之前,片桐康晴曾絕望的對母親說「已經活不下去了,就在這裡結束吧」,母親的回答出奇的平靜,只有一句」是嗎,這樣啊,那我們一起吧」…

2006年1月31日,片桐康晴將出租屋清掃乾淨,留下了一封給親友們的遺書後,帶母親走出了家門。兩人去了從前一家人經常走過的街道,在便利店買了面包和水,吃過這最後一餐,片桐康晴推著母親來到了桂川岸邊,準備在這裡結束母子倆的生命。甚至在最後的一刻,為了不讓兒子淪為殺人犯,母親還曾動過自殺的念頭。在掐死母親之後,片桐康晴用隨身帶著的刀割開了自己的喉嚨…

2006年的7月,京都市的裁判所對死裡逃生的片桐康晴進行了審判,整個審理過程中,法官們一致認為導致此次悲劇的原因離不開殘酷的社會現實和政府福祉部門的冷淡不作為。儘管片桐康晴殺害母親事實成立,法官還是做出了刑事案件審理上史無前例的溫情判決,更鼓勵他就算是為了母親,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片桐康晴在法庭上曾留下過一句話,「是自己奪走了母親的生命,如果有來世,還想要成為她的孩子」。

故事到這裡還遠沒有結束,生活永遠不是童話。幾年之後,無法釋懷的片桐康晴還是從日本琵琶湖大橋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只留下了一句「請把我和母親的臍帶一起火化……」,想必死對於他來說才是真正的解脫吧!

片桐康晴犯下天理難容的罪行,卻又讓人恨不起來;甚至無法用單純的善與惡,對與錯來界定。釀成如此悲劇,固然有他自身的原因,但也不能忽視現實的殘酷和嚴峻的社會問題。

希望每個陷入困境的人都能被善待,這樣的社會悲劇能越來越少…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