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位日本麥當勞員工上了熱搜

日本93歲最高齡麥當勞店員:熱愛工作,一周4次晚班

最近,一位日本麥當勞員工上了熱搜。

他叫藪田義光,今年93歲,是日本目前最高齡的麥當勞員工。

在我們印象中,90歲的老人應該是安享晚年,不需要再出來工作、操心生計。藪田都已經93歲了,為什麼還要出來工作呢?

原因很簡單,不是出於謀生,而是喜歡工作。藪田坦言,他是個閒不住的人,想在身體還能正常活動的時候繼續工作。

藪田在退休之前是一名電工,退休後他就擔任某間遊戲中心的夜班人員,從2019年就開始就在這家位於礪波市的麥當勞工作,一周4次晚班,每次5小時,負責清掃座位和準備菜單。

即便年事已高,但他手腳利索,工作時十分認真專注,甚少出過差錯。他覺得和夥伴們一起工作感覺非常棒,店內員工和顧客都會被他精力充沛的工作態度所感染。

無獨有偶,日本星巴克也有一位高齡工作者——76歲的山田勝子。

山田和很多日本女性一樣,在20歲出頭就選擇結婚生子,成為了一名職業的家庭主婦,從此與職場「絕緣」。

直到丈夫去世後,她才萌生」去工作」的想法。於是76歲的時候在星巴克找到人生第一份工作,每天都幹勁滿滿。

在星巴克的高齡工作者靈活雇傭製之下,山田每周工作2-3天,每天工作4小時,時薪1020日元。

山田工作時動作很麻利,衝咖啡的時候也不輸其他年輕員工。她將主婦的特長——洗刷運用到工作上,也啟發了不少同事跟隨學習。

山田和年輕同事之間相處融洽,同事們紛紛坦言「不像是老婆婆,而是姐姐一樣的人」。

在這種輕鬆友好的工作氛圍中,山田希望自己能夠一直工作到星巴克說「夠了」的時候。

在日本,像藪田義光、山田勝子這樣的高齡工作者並不少見。

他們活躍在日本的各行各業,最常見的就是服務業,飲食店服務員、清潔人員、出租車司機等等。

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他們頂著一頭白髮,勤勤懇懇地工作。

81歲自學編程,90歲打破世界紀錄…

日本高齡工作者的生活

有的高齡工作者,甚至斬獲了世界記錄。

91歲的玉置泰子,在2020年被吉尼斯世界記錄認定」世界最高齡辦公室文員」,目前依然在工作。

她於1956年就在大阪一家公司擔任辦公室文員,一幹就是65年。

在55歲退休的時候,她接受公司的返聘,每天都會堅持早上5點多起床,做瑜伽和拉伸,然後上班。

目前她仍然在工作,主要負責整理公司報告書和給客人發郵件。工作認真謙虛,遇到不懂的問題會詢問年輕的同事們。

有的年輕同事表示,因為她的存在,自己的工作態度變得更為積極向上。

公司領導表示,她對公司十分重要。

事實上,她的工作經歷也詮釋了何謂「活到老,學到老」。她在60多歲才學習電腦操作,在86歲高齡依然堅持學習和考證,90歲在同事們的指導下,成為社交平台衝浪好手。

同樣也是「活到老,學到老」,有的高齡工作者因此獲得了蘋果CEO青睞。

因找不到適合自己玩的遊戲,81歲的若宮正子自學編程,隨後開發了一個新遊戲。因此,受到蘋果CEO的邀請參加WWDC大會,還登上TED講台。

這樣的經歷是此前的她無法想象到的。

若宮高中畢業之後就成為一名銀行櫃員,一幹就是幾十年,直到1994年正式退休。

最開始的時候,她非常享受悠閒有錢的退休生活,可惜母親的疾病打亂了這一切。

她留守在母親身邊悉心照料,失去了和外界的聯繫,直到日本某公司推出撥號上網服務。

如今看來是時代眼淚的撥號上網,對於當時的她而言,是非常新奇的事物。

她咬咬牙關,斥巨資購買了人生中第一台筆記本電腦,開始研究上網。

為了上網,她花費了三個月去學習如何安裝系統、連接網絡等等事情,從一竅不通到初級入門。

在登上自己的第一個聊天室的瞬間,她喜極而泣。隨後,她在網絡上結交了許多網友,並且在他們身上學習了許多,包括視頻剪輯。

她原本一成不變的生活,掀起了漣漪。她以為自己60歲的人生不會有什麼大的變化,但到了60歲之後,她的生活因為網絡變得更為充實。

70歲的時候,母親離世,她開始利用Excel繪畫,設計扇子,呈現電腦的趣味。

之後,她使用起智能手機,但發現找不到適合自己的遊戲。

於是,在她81歲高齡的時候,她開始從零開始學習編程,在別人不看好的情況下,她鑽研教材、請教年輕的程序員,3年後,開發出一個名為「HINADAN」、專供老年人玩的遊戲。一經上線,就受到很多好評。

蘋果公司CEO蒂姆·庫克特意邀請她參加WWDC(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並且稱她為「全世界最高齡的蘋果應用開發者」。

「活到老,學到老。人生沒有太遲的說法。」

這是若宮的口頭禪,她的經歷正如此話,不受年齡限制,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工作、生活。

有超半數的日本人

希望退休後能夠繼續工作

對於這些70、80歲,甚至都90歲了還堅持在工作崗位上的高齡工作者,日本人的看法各有所異。

有表示讚同的:

「這是非常好的搭配。老年人接待客人很有禮貌,他們人生經驗豐富,能讓人有好感。我希望能夠這個社會能變成‘想工作的人只要自己想就能工作’。」

有表示理解的:

「與社會脫軌從而感到孤獨和喪失,就會早死。如果身體和精神都健全的話,多少歲工作都沒有問題。不管退休後有沒有錢,每天無所事事度過其實挺痛苦的。」

不過,也有與之相反的不同聲音。

「挺悲慘的新聞,90多歲不工作就無法立國的‘日本’。」

「好慘啊!到了93歲了居然還要工作!」

不管讚同與否,日本高齡工作者的活躍,在一定程度上也體現了日本老齡化的嚴峻。

日本是目前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國家,老齡化的加劇,導致勞動力嚴重短缺、養老金不足、老年人收入低等等一系列社會問題。

近年來,日本出台一系列政策,包括《高齡者雇傭安定法》、《雇傭保險法》、《社會保障改革》、《改正高年齡者雇傭安全法》等,同時設置老年人雇傭安定中心,對雇傭老年人的企業予以獎勵,多重保障和增加老年人的就業機會。

從今年4月起,日本正式將退休年齡延遲到70歲。已經年滿65歲的企業員工可以接受公司返聘或者到其他公司再工作5年,直至70歲退休。

因此,在日本勞動力人口中,高齡勞動人口所佔比例不斷上升。2019年日本勞動人口為6886萬人,其中65-69歲的為438萬人,70歲以上為469萬人,佔勞動力總人口的13.2%。同時,高齡工作者的就業率也在不斷上升。

有超半數的日本人希望退休後能夠繼續工作,原因也不盡相同:出於謀生、希望與社會保持聯繫、保持年輕和活力等等。

很多日本老人生活獨立,一般都不會要求子女贍養,所以一些老人會在經濟上有困難,不得不出來工作維持生計。

不過這些出生於「團塊世代」(1947年到1949年)的日本老人,大多對於工作擁有一種強烈依賴心理,同時他們擔心被社會拋棄,於是抱著「不服老」的心態,繼續尋求社會的認同。

等你到了這麼大年紀,還會想要繼續工作嗎?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日本通」(ID:ribentong-517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