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主教愛上了專寫惡魔的重口女作家,教皇想給親自他”驅魔”?!

這兩天,羅馬天主教會出了場大新聞,驚掉全球信徒的下巴。前途無限的教會明星、西班牙歷史上最年輕的主教,澤威爾·諾維爾(Xavier Novell)宣佈辭職,退出教會。

這個以驅魔聞名的主教在上個月底遞交辭呈,他告訴教會,退出是「出於個人原因」。但今天,多家教會媒體報道,諾維爾離開的真正原因,是他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一名撒旦澀情小說作家,無法保持獨身承諾。

主教、撒旦、澀情小說、戀愛,要素齊全得仿佛洋蔥新聞,但事情真的這麼發生了……在西班牙,幾乎沒有天主教徒不知道諾維爾,他在教會內原本是前途無量的。

諾維爾出生於1969年,從小才思敏捷,很有辯才,熟悉他的人都說他很聰明。他在1990年畢業於農業技術工程專業,因為對神學感興趣,幾年後進入神學院讀書,很快嶄露頭角。當地教區對他寄以厚望,送他到羅馬教皇格裡高利大學讀神學,他在1997年獲得神學學士學位,一畢業,就被任命為索爾索納教區的神父。

諾維爾的升遷速度非常快。2010年,梵蒂岡提拔他為索爾索納教區的主教,管理14萬名教區居民。那一年,他不過41歲,成為西班牙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主教,也是全世界第八年輕的主教。

因為年輕、有口才、傳教有激情,諾維爾在索爾索納非常受歡迎。 他也喜歡在電視台上發表自己對宗教和政治的看法,名氣很大。那時候,如果你說諾維爾會戀愛,沒人會相信。 天主教的神父和主教都要遵守獨身生活,一輩子不能戀愛結婚,有人在2011年問諾維爾,如果他真的愛上一個女人,該怎麼辦。 諾維爾堅定地回答:「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一個女人,她因為她的生活方式,或想法,或行為,吸引了我,讓我想與她結為夫妻。那麼,我必須做和必將做的,就是不再去看她。」好一個單身漢宣言,但這段話當時有多堅定,現在就有多打臉。因為,他遇到女作家西爾維婭·卡波洛爾(Silvia Caballol)後,飛速墜入愛河,終結了自己的主教生涯。

西爾維婭今年38歲,比諾維爾小14歲,她住在摩洛哥,有兩個孩子,已經離婚。她有心理學學位,也修過性學、瑜伽、天主教和伊斯蘭教,是個知識廣博的女人。但她還有個很特殊的身份:她是撒旦學專家,也是以撒旦為主題的澀情小說作者。

西爾維婭的作品都比較重口味,出版商給她的推薦語是,「一個勇於越界的作家,在充滿荊棘的文學世界裡鑽出一個洞,顛覆了我們所有的道德和倫理認知。」這種倫理顛覆程度,嗯,從她小說的封面上可以看出來。

西爾維婭有兩部出名的作品,一部是出版於2016年的三部曲《失憶症》,講述販賣人口的黑手黨老大和他準備售賣的少女之間的愛恨糾葛。「你會愛上一個殺人犯嗎?你會愛上你的劊子手嗎?」書封上寫道,」當吸引力比道義法則和社會壓力更強大時,會發生什麼?」,

另一部,書名就足夠刺激,叫《加百列的欲望地獄》。這本書在2017年出版,承諾讓讀者們沉浸在「監獄世界、精神病、邪教、虐待、瘋狂和欲望中」,更直言,」這是善與惡,上帝與撒旦,天使與魔鬼之間的原始鬥爭。」她塑造了兩個彼此對立的主角: 一個是加百列,他是一個精神病患者,一個徹頭徹尾的瘋批,真身似乎是惡魔。另一個是海倫娜,研究監獄的心理學家,精神上也有些問題,真身是天使。

(油畫中的天使加百列形象)

這本書還大膽引用了《聖經》中的一句話:「現存的天和地都被拯救了,等待著被火焚燒。」咳…… 寫撒旦澀情小說,其實也沒什麼,人各有愛好嘛。 本應聖潔的主教,與這樣一位女作家戀愛,這就讓眾人大跌眼鏡了。

媒體不清楚諾維爾和西爾維婭是怎麼認識的,猜測可能是因為諾維爾想學魔鬼學。諾維爾以驅魔聞名,經常要用到魔鬼學上的知識,而西爾維婭是這方面的專家,兩人一聊,就成了朋友,再聊,就成了戀人。

天主教新聞網Religion Digital報道,上個月,諾維爾告訴一位朋友:「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愛上一個女人,我想做出正確的事。」, 這個「正確的事」,就是辭職退教。諾維爾的戀情驚動了西班牙教會,也把教皇方濟各震驚了。戀愛也就算了,可為什麼偏偏是撒旦澀情小說作家,這不合理啊?

《阿貝賽報》報道,索爾索納教區認為主教是被惡魔附體了,想為他驅魔。「主教團非常擔心,認為發生在諾維爾身上的事不是簡單的獨身問題,而是‘感染’。也就是他被惡魔侵佔了。」,

「這位主教是驅魔的大師,人在驅魔時總會遭遇反噬,這股反噬的力量就來自他的情人西爾維婭·卡波洛爾。她是離過婚的女人,不僅寫澀情小說,還寫撒旦小說。」甚至,教皇方濟各說要為諾維爾親自驅魔,他提了兩次,但被拒絕了。

「教皇本人說可以為他驅魔,但主教選擇拒絕,教會認為主教是在隱瞞什麼。他已經受了主宰他的邪惡力量的影響,可他想繼續隱藏。」,

宗教新聞網Info Vaticana甚至給這事找到一個專業詞彙,叫mooring。 它指一種黑魔法,即某人已承諾保持獨身的情況下,讓他重新燃起愛情的火焰。但住在西班牙的阿根廷修女露西亞·卡拉姆(Lucia Caram)說,這些言論不靠譜,因為愛情不是諾維爾辭職的原因。核心原因是他「心理狀況不佳」。

「這不是一個‘主教又被女人勾引’的故事。女人不應該再被視為罪惡,為他打破獨身一事負擔責任。」」諾維爾的觀點越來越極端保守,不管是把穿著短裙的女孩趕出他的教堂,還是在LGBT社區裡推廣性取向矯正治療,還是和其他神職人員發生衝突,趕走他不喜歡的神父。」,

「這些都和女人無關。本質上,是他心理軟弱,隨意又不負責任地做出決定。教會應該提升他的心理健康。」諾維爾確實是個保守派主教,他矯正同性戀的行為被梵蒂岡批評過,但屢教不改。 (實際上,他自己就曾是同性戀,也接受過矯正治療)他對墮胎也有強烈的負面態度,把墮胎稱為「史上最大的滅絕行動」,和」猶太人大屠殺無異」。

在政治上,他也比較激進,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是2017年獨立公投時唯一一個表明支持立場的主教。在今年夏天,諾維爾還去看望了因煽動叛亂入獄的幾名加泰羅尼亞領導人,給他們提供精神安慰。這次辭職風波中,幾位加泰羅尼亞領導人也是唯一支持他的人。

這麼看,和撒旦澀情小說作家戀愛,對他來說也不是那麼特別的事。他的行為逐漸衝動,不受控制。雖然外界驚詫不已,但諾維爾不為所動,利落地辭去主教職位,搬到巴塞羅那省的曼雷薩市,和西爾維婭開始同居生活。

沒有人知道兩人的愛情是否會長久,但有一件事可以確定:西爾維婭的小說,或許又有新素材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