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暴雨,爆出了紐約地下人間的悲慘。有人來不及逃跑,在地下室溺亡

上周,一場暴雨狠狠地襲擊了整個紐約市。

史級颶風「艾達」引起的暴雨,5小時內在紐約傾瀉了約1.5億噸的雨水。

暴雨中的紐約,街道、地鐵通通被淹,整座城市進入了緊急狀態。

洪水湧入了紐約地鐵之後,地鐵站成了水簾洞,洪水猶如瀑布直流。

因為軌道被洪水淹沒,火車也被迫停運,一輛從紐約開往機場的火車上,大約200名乘客們被困在黑暗的車廂中長達10小時,沒電沒食物,更不能上廁所。

一架公交車也受困於洪水中長達3小時,直到淩晨1點乘客才被救出,公交車司機回憶道:「當時洪水沒過脖子,只能坐在儀錶盤上,乘客以為自己快沒命了在大哭。」

有的人所幸得救,死裡逃生,然而有的人卻沒那麼幸運了,他們來不及逃跑,在地下室活活被淹死….

一場暴雨不僅下出了無數事故,也揭開了紐約地下人間的悲慘——在紐約13名遇難者中,至少有11人死於地下室公寓。

【尼泊爾一家三口慘死地下室】

窮苦人家生存在紐約,有時意味著不見天日。紐約的地下室,是窮人能夠支付得起的唯一避難所。

然而當上周三洪水衝破了紐約地下室的門窗時,昔日的避難所卻成了死亡陷阱。

來自尼泊爾的一家三口被洪水困在皇后區伍德賽德(Woodside)地下室,最終被活活淹死。

住在他們樓上的鄰居黛博拉·托雷斯(Deborah Torres)仍沉浸在當時恐怖的回憶中,當時她聽到了從地下室傳來的一家三口絕望呼救聲,還有他們孩子的哭喊聲。

但是洪水來勢洶洶,瞬間灌滿了通往地下室的唯一樓梯通道,不但阻止了任何人進入地下室救他們,也阻礙他們走出來。

住在三樓的鄰居崔·斯萊奇聲稱,當時她還接到了地下室打來的急救電話。電話那頭不斷叫喊道,水在不斷往裡湧進來。

鄰居斯萊奇幹著急,對著電話喊他們「趕緊出來,上三樓」。但很快,電話那頭就斷了。

晚上10點警察來到現場,但此時水位還在不斷上升,因為水壓,地下室的門怎麼也無法打開。

警察還試圖潛入渾濁的洪水裡,但都以失敗告終。他們只好等待消防員支援。

但足足等了4個小時,淩晨2點消防員才到達現場,但此連二樓都開始淹水了,不敢想像地下室已成什麼樣。

最終,這對從尼泊爾移民來的夫婦和他們2歲的兒子,無一生還。

這樣的悲劇也發生在皇后區森林山的一戶人家身上,一名48歲的華裔女子也不幸遇難了。

洪水從玻璃推拉門衝入地下室公寓,將48歲的達琳·李 (Darlene Lee)夾在了公寓的鋼筋前門和門框之間,導致她無法脫身。

鄰居帕特裡夏·富恩特斯 (Patricia Fuentes) 聽到了李女士的大聲呼救之後,試圖和其他人合力在水位進一步上升之前救她出來,但援救行動還是失敗了。

【至少10萬紐約人在地下室生活,安全隱患早已埋下】

在紐約暴雨中喪生的大部分遇難者,都是在洪水衝進地下公寓時被淹死的。

而遇難者大多都是新移民,他們是餐廳服務員、洗碗工、收銀員等等,在寸土寸金的紐約,一個普通公寓的租金都抵得上他們一個月工資。

他們唯一能夠找到的住所,就是這些地下室。

其中一些地下室公寓還是被非法隔斷出來的,狹窄的空間又黴又潮濕,許多甚至沒有窗戶。

沒有陽光的照射,連在這裡生存的植物都只是苟延殘喘,更何況是人呢。

而且它們更沒有合法公寓所要求的緊急出口和滅火裝置,一旦發生火災或洪澇,人們想逃都來不及了。

但即使它們存在各種安全隱患,這樣租金低廉的地下室公寓,卻是紐約這座城市成千上萬的窮人唯一能夠支付得起的住所。

幾十年來,紐約住房官員門都知道這些非法地下室公寓是潛在的死亡陷阱。但全市目前還存在至少5萬個這樣的危險住房。

紐約市長白思豪在上周五表示,「至少有 10 萬人,甚至很有可能還有更多人——住在這些的公寓裡。」

「很多住進非法地下室的人都害怕交流,為因他們擔心自己可能會被房東趕出去,或者更糟糕的是,被驅逐出境。」

當洪水在上周三晚上襲來的時候,地下室裡的人大多是自己一個。他們大聲呼救,打電話給鄰居,或是報警。

有些人從樓上的鄰居、警察和消防員那裡得到了幫助,及時地逃了出來。

但有的人卻還是沒能活著走出來。

在一個事例中,43歲的塔拉·拉姆斯克裡特(Tara Ramskriet)和她22歲的兒子尼克(Nick)在皇后區霍利斯區的地下室公寓裡溺亡。

當時水很快就湧了進來,而且由於房屋結構問題,一堵牆不堪洪水的衝擊還倒塌了,他們兩人被困在裡面,而家人也無法把他們拉出來。

鄰居們非常憤怒,他們表示這樣地下室根本不應該存在,但沒有人管。只有在發生死亡事故,城市調查員才會來到現場。

住在對面的鄰居33歲的詹妮弗·穆克拉爾(Jennifer Mooklal)表示,「這種事故經常發生,就算只是下雨,地下室也會被水淹沒。

我們多年來一直在處理這個問題,一直在向市政府提要求,但根本沒有人理我們。」

【出事地區多年前還是個水塘,低窪地勢還給建地下室?】

發生慘案的地下室所在地區,都集中在凱辛娜大道與Rose大道、Peck大道交界附近。住在這裡的老居民表示,這裡房子過去也經常被淹。

在Rose大道地下室住了14年的華人移民黃先生表示,「在頭四年,起碼發生過5、6次雨水倒灌,後來可能是政府整治過,近10年沒有發生過這麼嚴重的事故。」

在下暴雨當天,他所在的地下室也遭遇洪水衝擊,他說:「當時的冰箱都飄了起來,床都翻了,水頂著門,門都打不開。」

如果不是他當機立斷用力把門踹開,和太太艱難爬到一樓,他們也可能被淹死。

事後,還有網友在網上爆料,還原事故的前因後果,指出這裡一開始就不應被開發,直指政府應該負全責。

單車業餘騎手Laura Shepard在twitter上指出這個意外不是偶然,還發佈了多張歷史圖片。

從一張1924年的圖片可以看到,這次遭受洪澇的街區,在近100年仍是一個巨大池塘,地勢一直都是低窪的。

在1934年,通過凱辛娜公園的電車,仍要經過一座水上橋梁。

Laura Shepard表示,「人們不應該住在地勢低窪地區所建的地下室公寓裡(這片土地可能一開始就不應該被開發)。

這是政策失敗和種族主義的多重原因,不但缺乏可負擔的住房,還缺乏(災難發生時的)緊急通知。

我們的市政府機構(市規劃局,市水務局,市公園局,市樓宇局)和一些長期居民,非常了解當地的水文情況。

但新居民(包括移民)和那些尋找他們能負擔得起的房子的人,通常不會知道這危險的情況。發生這樣的悲劇,政府是有責任的。」

他們為了出頭之日住進了地下室。

但如今,有的人卻再也出不來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