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小龍蝦攻陷歐洲?!無需交配就能繁殖,25年自我克隆百萬

在比利時,有一片名為Schoonselhof的公墓。

這裡沉睡著比利時著名的作家、藝術家、奧林匹克運動員,沉睡著超過1500名在二戰中喪生的英聯邦士兵……

但在最近,這裡出現了一個棘手的新問題——

成百上千的小龍蝦,塞滿了池塘和溪流。

是的,小龍蝦,更準確地來說,是一個名為大理石紋螯蝦的新物種。

在這片公墓附近的每一片水域,只需要隨意投去一瞥,就能看到成百上千的小龍蝦在水中重重疊疊。

一到夜裡,就有無數窸窸窣窣的聲音在墳墓間回蕩。

這是它們肆無忌憚地穿過陸地,在黑暗中密密麻麻地爬過淺灘的聲音。

「人類沒有任何辦法完全清除這些東西——這就像是用頂針將海洋清空。」

在實地考察後,自然林地研究所的研究員幾乎絕望。

人們束手無措。人們不知道,第一個大理石紋螯蝦是何時到達這片墓地——

但我們知道的是,現在,沒有任何簡單的方式擺脫它們了。

雖然身長不過15厘米,但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可怕的生物。

大理石紋螯蝦幾乎可以以任何東西為食物——

它們可以吃水藻,可以吃樹葉,可以吃魚卵,可以吃蝸牛,可以吃小魚,可以吃水稻,可以吃兩棲動物。

在水中,任何能夠被它捕獲的東西,它都可以以此為食——甚至連木頭都可以消化。

它幾乎可以生活在任何環境——

池塘,溪流,湖泊,稻田,淺灘……它們幾乎可以在自然界的每一片水域生存下去。

酸堿度不影響,含鹽量無所謂,甚至在連溫度它們也不在乎。

30°C的溫泉,零下的河流,它們都可以繼續生存。

即使大多數小龍蝦都對環境沒有那麼苛刻,但依然不得不說,這種大理石紋螯蝦絕對是一種怪物。

一種30年前還不存在的怪物。

——是的,這是一種剛剛「進化」出來的新品種。

研究人員相信,這個新品種是在1990s中期,德國寵物商人的水族箱裡隨機進化出來的。

那個時候,德克薩斯小龍蝦在水族愛好者裡十分盛行,無數美國龍紋鼇蝦被購買回了德國,放進了水族箱。

跨國購買運輸過程中,很可能會發生溫度驟變的情況,誘發變異發生。

而其中一隻,就悄悄地發生了基因變異。

一隻龍紋鼇蝦的生殖細胞出現突變,複製擁有了兩套染色體,又與另一隻或許是不同產地的龍紋鼇蝦結合,產生了一個擁有三套染色體的變異龍紋鼇蝦。

我們都知道,如果人類在繁殖過程中發生基因突變,變成三倍體,很容易會死掉、畸形……

然而,這只變異的怪物不僅沒有產生任何畸形、更加健康活了下來——甚至因此,獲得了一個特殊的、它的父母都不具備的能力。

孤雌繁殖。

在這個世界上,它沒有任何同伴、同類——它無法與父母所在種族的小龍蝦生育後代,但它也並不需要。

它是世界上第一隻能夠孤雌生殖的變異鼇蝦。

這只變異的鼇蝦,成功誘導自己的卵發育成胚胎,並讓所有的胚胎都繼承了這三套染色體,獲得了自我克隆的方式。

從這只女王母體開始,世界上多了一種新的物種。

大理石紋螯蝦,Marmorkrebs。

她繁殖出來的每一個後代,都和她一模一樣——甚至從基因角度上來說,這就是同一隻鼇蝦。

她後代的後代,亦是如此。

每一隻大理石紋螯蝦都是雌蝦,她們不必交配,就可以產卵、繁殖出一模一樣的下一代。

科學家從天南海北16個地方抓回來的大理石紋鼇蝦,放回實驗室基因組測序時,她們都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就像是一個克隆軍團。

於是,一個傳說開始在德國水族圈流傳開來。

——龍紋鼇蝦是一種奇跡蝦!

即使你只買一隻蝦放在水族館裡,它也可以產卵、一次孵化出數百個後代。

好養活、好照顧,而且只要你購買一次,它就一定會養到「爆缸」,甚至裝不下!

這種神奇鼇蝦立刻飛到了德國無數個水族箱中——雖然它不夠好看,但誰不會對這麼神奇的物種感到好奇呢?

但同樣,這樣超強的繁殖力,也讓飼主感到棘手。

當你的水族箱爆缸,你會怎麼做?一部分人選擇把它放歸野外。

大理石紋螯蝦只需要一隻就可以繁殖,每次產下幾百顆卵,是其他鼇蝦的數倍之多——

而一片偌大的水域,可比水族箱要更加「宜居」。

這幾百個後代迅速發育,又開始繁育出下一代。

一場可怕的生物入侵開始了。

無論是哪種鼇蝦,繁殖能力幾乎都是溢出的,但大理石紋鼇蝦的繁殖能力,依然令人無法想象。

它們可以挖到1.2米的深處,它們可以迅速地生長,以比原生龍蝦快幾倍的速度迅速成熟,搶佔一片水域,把所有能吃的東西都吃乾淨。

當一片水域無法滿足它們,它們就會爬行幾百米,到達新的湖泊河流,開始下一片殖民。

對於歐洲的原生龍蝦來說,這簡直是一場毫無抵抗、碾壓式的打擊。

在之前的千百年,原生龍蝦已經和天敵們形成了很正常的剋制關係,能夠很好地維持一片生態系統,不至於泛濫成災,也不會徹底滅絕。

但大理石紋螯蝦的出現,這種強有力的競爭品種擠壓了原生鼇蝦的所有生存空間,甚至連魚類和其他水生生物都會因為食物匱乏而死亡。

大理石紋螯蝦個頭更大、成熟更快、繁殖更容易。

更要命的是,它身上還帶有美國小龍蝦的瘟疫真菌。

它自己對這種真菌免疫,但對於歐洲原生龍蝦來說,這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甚至不需要直接衝突,只要與這種來自異國、每一隻都一模一樣的鼇蝦一碰面,就會在不久之後因為疾病死去。

「這種螯蝦……可能對歐洲淡水生態系統造成威脅。

哪怕只放一隻到野外,就能建立起一個足以勝過本地螯蝦的種群。」

它們全部都一模一樣,就好像「癌症細胞進攻宿主一般」。

就這樣,這種大理石紋螯蝦,憑借著變異出來的孤雌繁殖的方式,變成了一種恐怖的生物入侵。

只需要一個個體就可以建立一個新的種群,所以出現在地球上不過短短二十餘年,它就已經從最開始的1隻,分裂複製成了千百萬只。

歐洲18個國家已經全面淪陷,日本的野外也已經出現了大理石紋螯蝦的身影。

非洲東部的馬達加斯加,如今也有數百萬只大理石紋螯蝦橫行直走,逼死所有當地的鼇蝦。

歐盟製定了「全面禁止這種物種的擁有、貿易、運輸、生產和釋放」的規定。

但對於這些已經在水域中出現的大理石紋鼇蝦來說——

人們,又該如何呢?

這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曆程:只要一隻大理石紋鼇蝦出現在湖泊,不久之後,整個湖泊裡就只有大理石紋鼇蝦。

在西班牙,人們掙扎著和大理石紋螯蝦做鬥爭,嚐試用毒藥來進行全面毒殺。

但在歐洲更多的地方,比如這次出事的比利時,往水裡投毒這種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行為都是被禁止的。

馬達加斯加嚐試用吃來解決這個事情:大理石紋螯蝦作為味道不錯的廉價蛋白質,的確也十分受歡迎。

但是,吃是吃不盡的——不要高看了」吃」的力量。

人們在吃的時候,也會想到去養殖,一來二去,反而助長了它的擴張,讓生態環境被破壞得更徹底。

不過,它們也並不一定就會這樣永遠擴張下去,直到佔領世界上每一片水域。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孤雌繁殖聽起來這麼bug的一種繁殖方式,卻並沒有成為自然界的主流?

在歷史的長河中,許多無性繁殖的生物被認為是注定要滅絕的。

因為,有性繁殖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增加了多樣性。

孤雌繁殖在短時間內當然厲害,但它完全單一、幾乎如同複製軍團一樣的克隆體,也擁有同樣致命的缺陷。

一場傳染病,一種寄生蟲,足夠讓一整個族群死亡。

而另一方面,繁殖過程中,有害突變不斷累積,也終會有一天積重難返。

從這個物種的出現到現在,不過只是短短的三十年時間。

在自然界的歷史中,這是短得不能再短的一段時間。

的確,現在的人類完全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但或許有一日……自然界,自然會出手解決……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