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王室再陷絕嗣危機!家族四分五裂,王位寧傳野男人也不傳女兒?

眾所周知,日本現任天皇德仁與雅子皇后只有一個獨生女愛子,在日本仍只允許男性繼承王位的情況下,一度陷入王室絕嗣的危機。

2003年宮內廳甚至在愛子公主出生後,公然無情地催生天皇的弟弟文仁:「考慮到王室的興旺,希望你家快點生三胎」。

於是文仁的王妃紀子頂著高齡生產的危險,拚了半條命生出來了兒子悠仁。悠仁作為日本王室41年來的第一名男嬰,延緩了日本王室的絕嗣之災,也讓文仁一家「雞犬升天」,風頭蓋過真正的天皇德仁。

不光文仁「父憑子貴」坐上了王儲的位置,他的兒子還可能成為天皇。而本周,作為全村希望的悠仁小親王迎來了15歲生日。

眼看著他距離王位越來越近,他爹文仁卻開心不起來。在生日見面會上,文仁肉眼可見地消瘦憔悴。因為表面上風平浪靜的文仁家,內部卻四面楚歌,逐漸破裂:

寶貝兒子脾氣差愛爆粗,難擔天皇重任。

大女兒鐵心嫁醜聞渣男,王室形象受損。

二女兒受夠父母重男輕女,與家人決裂。

覬覦哥哥王位已久的文仁,終於明白了當天皇,實在不是什麼簡單事。

未來天皇脾氣大愛爆粗?

之前真子公主和老賴渣男小室圭,這樁婚事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但真子堅定不移要和渣男結婚。文仁為了王室的面子推遲婚約,已經讓女兒真子與父母產生芥蒂。

真子和小室圭。

而文仁被夾在王室和女兒中間,左右不是人。根據文仁的家臣透露,即便是在兒子悠仁15歲生日的大好日子,他也情緒低落,晚上常常需要借酒消愁,並且開始依賴抗焦慮藥物。

對於悠仁來說這無疑也是令人沮喪的生日。姐姐的婚姻成了全國的笑柄,醜聞的風頭早已蓋過了自己的生日慶典,曾經一出現就會引起媒體狂潮的他,這次生日卻幾乎沒了報道,而父親更是心不在焉沒什麼笑臉。

宮內廳的工作人員稱,正在青春期的悠仁與姐姐的關係開始產生裂痕,令人擔憂。

真子與老賴男的醜聞式婚姻發酵的四年裡,家裡就自動分成了兩個派別,妹妹佳子堅決支持姐姐的婚姻,而父親站在母親紀子那一邊,想把婚約拖沒了,還沒成人的悠仁自然也站在母親一邊。

以前每年悠仁過生日時,兩個姐姐都會一起合照,記者在幾年前還能看到兩個姐姐帶著悠仁滑冰的幸福景象。但近年來姐姐們連續缺席悠仁的生日照,悠仁也覺得姐姐們是阻礙自己、給家人丟臉的麻煩角色。(其實兩位公主沒做錯什麼,主要是渣男的鍋)

但話說回來,這位小親王自己也不是什麼省心的孩子。早年間一直有人擔心,作為日本王室近半個世紀以來的首個男娃,他會不會被「老來得子」的父母寵壞?

最近王室相關人員透露了悠仁在校時的表現,的確有點不祥的征兆。報道稱,悠仁在學校對同學說話經常很粗魯,甚至會常用辱罵性的粗口。

他的性格比較強勢,如果別人提出對他的行為的不滿,他會用非常激烈的言語反駁他人,而最近這樣的情況越發頻繁。

雖然記者認為,對於一個初三生來說,說粗話也不能代表他就是個壞孩子,但他就讀的禦茶水中學裡,已經有學生家長要求自家孩子不要和悠仁有過多接觸。

除了在學校引起了一些非議,在宮中人們對悠仁的評價也一般。有報道稱他曾用不雅的綽號稱呼姐姐,最近對母親紀子的態度也有些粗暴。

由於在學校沒有交到能邀請來家做客的親密朋友,他時常只能和工作人員玩耍。工作人員發現,悠仁是個脾氣很大的孩子。

「我們一起玩紙牌和其他遊戲時,他輸了就會立馬表現出不高興,所以工作人員都要故意輸給他以免他發脾氣。」

一些日本媒體見狀批評起文仁一家的教育:未來的天皇居然如此輸不起,拘泥於小小的失敗,這怎麼能當天皇呢?

文仁和紀子的家教因此受到了很大非議。

被批家教太差重男輕女

其實悠仁這樣子,父親文仁可能還真要負不少責任。

文仁小時候就是家裡最受寵的孩子,也是家中的害群之馬。長子德仁成熟穩重,但文仁經常在學校弄哭同學,搞得母親四處打電話給同學家長賠罪,長大後則常常溜去KTV和夜總會狂歡。

悠仁也繼承了父親對昆蟲的喜愛。父親小時候常拖著妹妹去捉蟲。妹妹回憶,她明明很害怕蟲子卻總被要求去捉蟲,經常被嚇得要死,如果抓不到蟲文仁還會責罵她,總之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這對父子多少都有點唯我獨尊的王子病。雖然日本聲稱對男女王室成員一視同仁,但擁有王位繼承權的男嗣天生就更受寵。文仁的二女兒佳子公主就是一個例子。

文仁的大女兒真子是在婚姻醜聞後才和家裡鬧僵的,但二女兒佳子卻一直對父母頗有微詞。媒體報道,佳子曾多次被父親打,但同樣做錯事,父親從來不會向兒子下手。佳子因此疑問:為什麼只對我泄憤?

悠仁想去捉蟲,從來都是舉家支持。但佳子想學跳舞卻被母親阻止,說王室女孩學跳舞不成體統。非常有主見的佳子時常和父母起衝突,佳子還曾被拍到毫不留情地懟母親「別跟我說話!」

也是因為父母的偏心,佳子在姐姐婚姻出事後,第一時間就選擇了支持姐姐,讓文仁家的局面更加的混亂。

日本媒體將文仁家三個孩子個個難管的原因,歸結於文仁和紀子堅決不肯送孩子去皇家禦用學校「學習院」接受正統教育。(據說悠仁高中入學還走了關係)

文仁希望孩子們能過得自由一點,不用像他哥那樣從小就學很多禮數和王室規矩。但他忽略了一點——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是王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孩子就不能再隨意生活。

日本一直有人擔心悠仁,因為他至今也沒有接受成為天皇的訓練。文仁和紀子拒絕了宮內的教育,並承諾他們會親自教育悠仁如何做天皇。但當記者問他會怎麼教悠仁承擔王室的責任時,他卻說:我沒能力教他這個。

的確,他作為二皇子自己從小都沒有接受過這方面的教育,現在哥哥作為天皇,看著自己的獨生女無法繼位,必然也沒心情督促王室從頭給他和他兒子補課。

面對著看上去越發不靠譜的文仁一家,日本又開始思考王室的未來,發出了靈魂三問:

悠仁真的配繼承王位嗎?

真的會有女人願意嫁進這樣事多的王室嗎?

如果悠仁繼位生不出男孩還不是要絕嗣?

悠仁帶來的危機,也讓日本媒體悲觀地稱他為「最後一個天皇」。

王位寧可收養也不傳女

擔心沒有女人願意嫁進王室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美智子太后和雅子皇后被折磨得精神崩潰已經不是新聞了,就連野心與能力兼具的紀子妃其實都有苦說不出。

心心念念要嫁入王室,野心與能力並存的紀子,雖然表面上看與文仁的婚姻很成功,但也曾爆發情感危機。文仁一度被傳以研究魚類為名頻繁去泰國出差,其實是在泰國有一個情人,甚至有私生子。

在克林頓訪日期間的宮廷晚宴上,文仁一直沒有現身,後來被爆就是去了泰國。也是在這一段時間裡,紀子和文仁產生了激烈的爭執,紀子被爆離家出走。

等到紀子終於坐穩了位置,視野開闊的她也成為了王室新妻子們最討厭的那種人——刻薄,事多,古板,對兒子的控制欲超強。

每天她都要在宮裡開晨會,嚴厲訓斥員工,並且很少會誇讚他們。她經常是:「這不是你該做的嗎?」「你應該因給我們工作而感到榮幸和感激」,總之大家都很怕她。未來的兒妻子應該也不會過得太容易。

網友又說了,就算悠仁順利結婚,如果他又只能生出女孩怎麼辦?日本王室不還是要完嗎!

本來,這又會將話題引向老生常談的女性王位繼承權討論,但日本政府還真就死性不改,堅決傳男不傳女,理由是要維係」純正的血脈」。

那生不出兒子怎麼辦呢?為了防止絕嗣,昨天的新聞報道稱,政府正在考慮修改王室的法律,允許現任王室成員收養前貴族家的男性,從而拯救王室。

據說他們已經考慮讓太上皇85歲的弟弟正仁收養一個兒子(老爺子一個孩子也沒有),阻止王室滅絕。儘管共同社的民調發現,日本民眾85%都期待有女天皇的出現,並且十分擁戴天皇的獨女愛子公主。

但日本政府仍然寧可收養外面沒有血緣關係的野孩子,也不想讓王室的女孩繼位。

其實只要改變了繼位規則,王室成員們根本不會有那麼大的壓力,而如今一邊苦於生兒子認兒子,一邊哀歎王室無後,多少有點活該的意味。

試想等到悠仁結婚的時候,世界早就日新月異,他卻仍要面對日本王室百年來的難題——生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