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墮胎獎勵1萬美元!美國通過史上最嚴墮胎禁令,被罵上熱搜第一

美國正在成為現實版《使女的故事》。

在虛構故事中描述的女性噩夢,身體成為生育的工具,被當權者掌控不得自由,都在如今的美國一步步成為了現實。

9月1日午夜,美國有史以來最嚴厲、也是前所未有的反墮胎法案生效,它就是德克薩斯州的參議院第八號法案,英文縮寫為SB 8。

為此網友直接把最高法院罵上了twitter熱搜第一,這項新法律完全禁止女性在懷孕六周後墮胎,這意味著德州幾乎所有的墮胎都被禁止了。

因為當女性懷孕六周時,也就是月經推遲了兩周的時候,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懷孕了。

而且就算是強姦或亂倫,懷孕六周也不能墮胎。

更可怕的是,這條法案從法律上鼓勵民眾「互相監視」,公民可以主動尋找、起訴那些「協助或教唆」德州試圖墮胎婦女的人。

如果有人成功起訴,他們可以獲得1萬美元的賞金,並由對方支付所有的法律費用。

將反墮胎的執法權下放給所有人,甚至還有不菲的賞金誘惑,不難想象,德州「舉報墮胎」的大時代即將到來。

僅僅是六周禁墮胎和抓墮胎有賞這兩條,就足以令人不寒而慄,更讓美國女性恐懼的是,現在的德州,很可能就是不久後的美國…

最高法院講一些違憲笑話

美國各保守州在反墮胎的法律製定上一向是以嚴苛聞名,將胎兒的生命權置於孕婦之上。

像之前中西部多州通過的「心跳法案」,就規定只要胚胎或是胎兒可以檢測到心音時,墮胎就屬於非法。

不管當事人是否成年、是否遭到性侵,都不能例外。

顯然保守派反墮胎的力度在逐漸加大,今年5月,德州這個懷孕六周不準墮胎的SB 8法案被德州州長簽署通過。

9月1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票讚成、4票反對的投票結果,允許了德州的六周墮胎禁令。

德州女性的身體自主權,被合法剝奪,但其實這項反墮胎禁令,根本就是違憲的!

美國現行的關於婦女墮胎權的重要案例——「羅伊訴韋德案」就發生在德州,1973年,聯邦最高法院推翻了46個州的墮胎禁令,承認女性擁有墮胎權,權利受到憲法保護。

但如今德州SB 8法案的通過,「羅伊訴韋德案」在事實上被推翻了。

而最高法院5比4的投票結果中,特朗普提名的兩個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居功至偉」。

他們倆幾乎是投出了決定性的兩票,允許六周墮胎禁令生效。

投出反對票的其中一位大法官Elena Kagan直接點破了現在美國最高法院中的齟齬:

「多數人的(讚成)決定象征著本法院太多的暗箱操作決策,這些決策每天都變得更加不合理、不一致、無法辯護。」

但即使明知如此,要扭轉結果也是無能為力,因為早在去年特朗普提名巴雷特大法官成功之後,最高法院中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的人數比就成了壓倒性的6比3。

當時人們就猜測,這個決定會改變美國,現在改變已經到來,後果卻要女性來承擔。

就像上面提到的,懷孕六周禁止墮胎,基本上意味著對墮胎的絕對禁止。

舉報墮胎,人人有賞

不過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在此之前各州的「心跳法案」基本也是在孕婦懷孕六七周時適用。

SB 8法案最可怕的,是即將開啟一個「舉報墮胎有賞」的時代。

法律沒有讓政府執行禁令,而是授權給普通公民,讓他們能起訴他們認為參與六周後墮胎的任何人。

這些個人執法者從中得到的信息就是:任何打墮胎主意的人,我都有可能從她那兒賺到1萬美元!

這就意味著,一支危險的全民警隊將在德州範圍內肆虐,剝奪孕婦的身體自主權利。

1萬美元的賞金就是誘餌,總有人會為了這1萬美元,把眼睛伸向周圍的女性,監視她們的身體,以及她們的一切活動。

不僅僅是孕婦,一切「協助或教唆」試圖墮胎婦女的人,都會成為被「監視」的目標。

而且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什麼是「協助或教唆」,操作的診所醫生,資助的家人,載墮胎婦女去醫院的網約車司機,他們都可能被告…

所以,有了這條法案,將人人自危。

這幾乎就像《使女的故事》裡一樣,以法律為枷鎖,將孕婦隔絕在人群之外,日日夜夜被迫接受著來自整個社會的監視,她們的一切價值都被置於胚胎之下,身體自主權成為空談。

使女的故事,美國的將來

這樣罔顧人權的法案竟然被最高法院允許了,毫無疑問激起了民眾的憤怒。

辛辣的嘲諷、憤恨的怒罵以及批評在社交媒體上傳開來。

「德州讓墮胎和投票都更難了,但他們卻讓買槍更容易了呢。」

「所以…戴口罩或者接種疫苗是‘我的身體我做主’,但當涉及到生育權利和女性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時,就不是這樣了…

德州的墮胎禁令太特麼惡心了,必須重申一遍,我恨這個地方…」

「完全符合德州通過墮胎禁令的情況。

戴口罩時說我的身體我做主,墮胎時就是你的身體我做主了。」

「對墮胎的懲罰比強姦更嚴厲,這合理嗎???德州!」

「最高法院在該法案中的多數意見,嚴重限制了數百萬人的醫療選擇,太不合理了。

這條法案不僅僅是關於墮胎,它把整個國家的人都任命為了德州婦女的懷孕警察。」

一個驚悚但很有可能的猜想是,「全員監視懷孕」的模式不僅會用於德州,不遠的將來將會被其他各保守州」借鑒學習。

美國眾議員西爾維婭·加西亞對《赫芬頓郵報》說:

「德州共和黨設立S.B. 8法案,這種由個人強制執行的方式是前所未有的,這將建立一個可怕的治安體系,並可能很快蔓延到其他州。」

「法院已經暫時阻止了密西西比和路易斯安那等州的反墮胎法律,但如果德州共和黨的做法奏效,很可能其他州會試圖剝奪婦女的選擇權,並複製這一政策。」

簡單來說就是,以前各州的墮胎禁令都是靠政府強制執行,不予通過,現在德州提供了一個騷操作、新思路,由個人來強制執行,通過了。

甚至禁止墮胎的效果可能還更好,各保守州群起而效仿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很多人預計,已經嚐試在懷孕早期或整個階段禁止墮胎的州,如南卡羅來納、肯塔基和密西西比,將率先嚐試德州式的墮胎禁令。

對德州婦女來說,從今年5月德州州長簽署通過SB 8法案開始,就注定她們的生存空間在不斷被壓縮。

而9月1日最高法院的允許,正式敲響了德州女性墮胎權的喪鍾。

今年8月,德州的計劃生育診所就已經停止安排9月1日以後的所有(懷孕六周以上墮胎)預約。

另一家主要的墮胎服務機構Whole Woman ‘s Health表示,從9月1日開始,他們將不再安排此類谘詢。

SB 8法案開始發揮它的影響,要求墮胎的女性將被迫減少。

提供安全墮胎服務的診所將大幅縮減服務規模。

預計醫療服務提供者將停止提供大部分服務,甚至離開該州。

所有以孕婦為中心的墮胎相關人員,包括診所、護士都會被直接影響。

而根據「協助和教唆」條款,墮胎基金會,就是為那些需要旅行去墮胎或無法支付墮胎費用的人籌集資金的組織,他們也可能被追究責任,這種情況下他們就只能被迫減少對墮胎婦女的幫助。

這樣的逐級收緊,也就意味著更少的人能夠負擔得起墮胎的成本。

有網友嘲諷說:

」我已經等不及去起訴德州每一個幫情婦墮胎的保守派了,很快我就會成為億萬富翁。」

但事實卻是,有錢人想要墮胎,怎麼都能找到安全墮胎的門路,即使是被起訴,1萬美元也是他們可以輕易承擔得起的代價。

六周墮胎禁令的實施,最無處可逃的是那些家境普通乃至底層的女性,她們沒有錢做手術,更沒有錢和手段到州外做手術。

這種情況下,留給她們的選擇都很極端了,要麼不得不生下來,生活更加艱難。

要麼就是去黑診所,這種非法小診所的條件一般都很簡陋,很多時候難以應對墮胎手術中出現的種種問題,有的甚至連設備都不消毒。

走投無路的女性來到這裡,就相當於在賭命,她們所承擔的風險是難以想象的。

強姦、亂倫懷孕的受害者就更難熬了,她們本就在被侵害的過程當中忍受了長時間的身心折磨,如果連墮胎都被禁止,幾乎就變成了一輩子變本加厲的殘忍折磨。

所以墮胎禁令對她們來說,就是一個無解的死局。

在反墮胎人士的眼中,她們似乎只是培育胚胎的器皿,她們的生命、生活都不重要。

有人點出了這麼多年來美國反墮胎運動最為諷刺的一點,反墮胎人士們眼中看得最為重要的胚胎,一旦降生成人就會變得不再重要。

所謂的生命至上,或許只是利用胚胎來控制女性的手段…

但不管如今再怎麼怒罵嘲諷,德州女性的凜冬都已經到來,這股寒流席卷美國或許只是時間問題,只在想象虛構中存在的《使女的故事》,即將成為現實…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