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帶流浪貓狗和難民撤離阿富汗,然而貓狗能走了,人必須留下…

上周很多外國媒體都報道過一位從阿富汗撤離的挪威女子Kaisa。

她是一家非營利組織的管理人員,工作是幫助阿富汗女孩爭取參加體育比賽的權利。

上周撤離時,她拍下了撤離飛機上空蕩蕩的機艙。

她說機場那麼多人想走走不了,飛機卻空著起飛了,覺得非常難過。

雖然她本人已經平安撤回家鄉挪威,但仍然心神不寧。

因為她的丈夫還在阿富汗,過去幾周正在想一切辦法撤離。

她的丈夫叫Pen Farthing,以前是英國皇家海軍突擊隊的一名士兵,2006年被派到阿富汗6個月。

在阿富汗他收養了一隻小狗,用當地小鎮的名字給它命名為Nowzad.

當年Pen從這件事受到啟發,在喀布爾成立了慈善組織「Nowzad Dogs」。

一方面幫助軍人和他們在阿富汗的寵物團聚,一方面也救助阿富汗當地的流浪貓狗,幫它們在艱苦的環境中活下去。

隨著幫助的動物越來越多,組織越做越大,Pen也變得小有名氣。

Pen在阿富汗工作多年,最近隨著美國宣佈撤軍,他也面臨必須要撤離的問題。

但他的撤離之路卻充滿艱辛,因為這些年,他已經在阿富汗收養了200多只貓貓狗狗。

8月早些時候,Pen堅持暫時留在阿富汗,不但打算跟71名阿富汗籍員工及員工家屬一起撤離,還要帶上他收養的140只流浪狗和60只流浪貓。

慈善機構的資助人出錢給他們包了一架飛機,足以把Pen、他的員工和家屬、以及大約200只流浪貓狗一起帶回來。

計劃是挺好,但沒有成功。

為此Pen指責英國國防部不讓他們的包機降落在喀布爾國際機場。

但英國國防部長Ben Wallace反駁了他的說法,意思「不是不想幫,而是幫不了」。

因為在阿富汗的英國工作人員已經焦頭爛額,沒有能力幫助Pen一行人通過塔利班的檢查站和機場周圍擁堵的人群,人到不了,飛機到了也只能幹等著。

國防部長表態說,他「不能優先考慮動物,而不是優先考慮人」。

第一次撤離沒成功,Pen只能再想辦法。

8月23日,68名阿富汗籍員工及家屬都成功拿到英國簽證,但英國政府沒有立刻同意他帶著動物撤離。

8月25日,英國方面做出了讓步,允許他的包機在喀布爾機場降落,帶上員工等人和動物一起撤離。

一切準備就緒,8月26日周四,Pen一行人帶著一大群貓狗趕往機場。

但路上並不順利,據說他們一行人半夜趕路時,有15名男子攔下了他們的車隊,其中一人還不小心朝他們開了一槍,幸虧沒擊中任何人,不光人員面臨危險,動物們也可能因為途中高溫中暑而死亡。

好不容易到了機場外圍地帶,又是一片人擠人。

要想進機場,他們要過兩道門,還要經過塔利班的檢查站,光排隊就等了足足10個小時。

不巧的是,塔利班檢查站告訴他們,2個小時前美國拜登政府剛剛改變了進機場登機的簽證要求,阿富汗籍員工的護照都不帶簽證印章,這種情況屬於不合格,無法進機場登機,他們一大群人和動物被困在機場。

Pen不得不在twitter上直接向塔利班發言人Suhail Shaheen喊話,希望塔利班能放他們進入機場。

其實,塔利班可以同意讓Pen帶著動物離開,但不允許阿富汗員工撤離。

而且英國方面也在最後一刻,又一次拒絕了Pen的撤離要求,他可以走,但阿富汗員工和動物只能留下。

Pen不願自己走,再次選擇留下。

屋漏偏逢連夜雨,周四那天喀布爾機場發生了慘絕人寰的爆炸,至少170人喪生,爆炸發生時,Pen一行人正打算離開機場。

(爆炸發生時機場外的人群)

當時撤離計劃泡湯,為了安全起見,Pen一行人決定先離開機場,返回他們較為安全的住所,再商量之後怎麼辦,可就在他們的車隊開出機場時,目睹了ISIS-K製造的爆炸。

他們還說,逃跑過程中有人向他們扔催淚瓦斯,一名塔利班士兵向他們的車隊和載有婦女兒童的公交車開火。

Pen一到住所就給妻子Kaisa打電話報平安,他在電話裡說。

「媽呀,Kaisa,剛剛好像地獄大門打開了,我兩次都懸了。」

(爆炸後受傷住院的人們)

很快,Pen一行人再次被拒並差點遇險的事情就傳了出去,很多他的支持者極為不滿,紛紛把矛頭對準臨時變卦的英國政府。

英國國防部長Wallace表示,他的顧問和工作人員接到了不少辱罵他們的電話。

但部長說,這些人都聽信了謠言,「他們說有人在阻止包機降落……其實根本沒人阻止。」

「當時機正好時,人們會接到通知集合,這是正確的做法。」

「我希望Pen能回來,他收到了這樣的建議,她妻子上周五已經回來了,我希望他也能。」

同時國防部長也吐槽說,Pen的支持者「讓高層官員在處理這個問題時佔用了太多時間,而他們應該集中注意力處理人員安全的問題。」

此時在twitter上,也有一些網友表示不理解Pen的做法。

認為他不應該事事都求政府,光顧著救助動物,耽誤了救人的寶貴時間。

到底想怎樣?你想被護送過去,可當你被拒絕時,想沒想過那些在機場待了好幾天的絕望家庭?

(機場)門口還有成千上萬絕望的人。憑什麼讓他插隊?

無意冒犯,但那架「私人資助」的包機本可能把一些婦女和兒童撤出來,他們(留在阿富汗)會被當成壞人對待,甚至比狗更慘!

是時候把人的生命置於獲救動物之上了!

不管外界怎麼評論,該想辦法撤離還是得想,逃出機場後,Pen一行人經過一番休整,27日周五再次趕到機場,尋找撤離的機會。

這次英國終於同意他的包機在喀布爾機場降落。

不過也有條件,Pen只能帶200只貓狗走,他的員工和員工家屬必須留下。

聽到這個消息,阿富汗員工和家屬們都很傷心,但他們都讓Pen先帶著動物們撤離,等他到了英國,再幫他們通過巴基斯坦出境。

據說英國方面也表示,即使員工和家屬沒有直接從阿富汗出境,而是經過巴基斯坦,他們的英國簽證仍然有效。

在一番權衡之下,這次Pen接受了英國的條件,決定先帶著大批動物撤離。

談妥撤離的事情後,Pen終於在喀布爾機場給妻子Kaisa撥了個簡短的視頻電話報信。

Kaisa在接受《每日郵報》採訪時說,她當時正在挪威家裡和父母吃晚飯。

當她在視頻電話裡,看到丈夫Pen身處喀布爾機場、一切平安的時候,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Kaisa也得知丈夫即將撤離的消息,她表示。

「我明白Pen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

「周四他就面臨過一次這樣的選擇,只能他走,員工和動物都得留下,他當時選擇了留下。」

「今天面臨同樣的選擇他很震驚,但他知道,自己和貓狗們撤走,起碼能先解決兩項風險。」

周五晚上,機場的英國軍隊幫助Pen將200只貓狗裝上飛機。

國防部在twitter賬號上公佈了這一消息。

但同時也表示,他們沒給Pen和他的車隊「開後門」,沒讓他們插隊,也沒讓他們佔用撤離用的軍用飛機。

對於Pen帶著200只貓狗先行撤離的消息,網友的意見分成兩派。

有人覺得他勇敢善良,也有人不認同「不救人先救動物」的做法。

我很高興他把動物們都弄出來了。希望員工們接著也能撤離。

那是一架私人包機。Pen幹的漂亮。動物們是被卷進人類事務和宗教中的。

我沒指望塔利班能給他太多選擇。可能要麼帶動物一起走,要麼一個都走不了。

動物排在人前面?無恥。

這人的事情我已經聽膩了。很高興他撤離了而且很安全,但幾百萬人沒他那麼幸運。

在人們開噴之前先說一下,這次撤離是私人資助的,動物坐貨艙,不佔用人的空間,給撤離人員留了備用座位,我很高興這位和動物都安全。現在該想辦法讓那些員工也撤離了。

把員工留下不是他的決定。他又不是被要求在動物和員工之間做選擇。是拜登的政策變化導致了這種情況。

Pen帶著200只貓狗先平平安安撤離了。

但願留在阿富汗的員工和他們的家人,也難熬過這段艱苦的日子,撤離到安全的地方……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