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創始人離婚撕X,還親手建網站曝前妻被性侵:一分不給她

最近,一條億萬富翁離婚的新聞上了外網頭條。

谷歌創始人之一的斯科特·哈桑,將與妻子艾莉森·黃對簿公堂,訴訟離婚。

剛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我還感慨了一句:貝索斯離完比爾蓋茨離,蓋茨夫婦的離婚協議剛剛簽下來半個月,又有富豪忍不住了?

這是排隊等著世界頂尖離婚律師的空窗期嗎?等律師有空再離婚?

點進去一看,發現這還真是我「冤枉」哈桑了——

離婚這件事,他七年前就已經開始鬧了,甚至已經成為了加州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離婚案件。

而且和貝索斯、蓋茨夫婦「希望低調」的訴求不一樣,他不管這個事情鬧多大,只有一個訴求:我要親手埋葬她,不讓前妻拿到一毛錢!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簡直是不擇手段,用各種手段報復她,甚至被前妻稱為「離婚恐怖主義」。

不過在說這場金枝欲孽的豪門狗血大戲之前,我們還是要先從他倆認識開始說。

男方哈桑,Scott Hassan,是1970年出生的典型白男,父母是在舊金山居住的中產階級,一路順風順水。

而女方黃姐,Allison Huynh則是越南裔,父母在越戰時移民美國,她是一名計算機奇才,靠著獎學金進入斯坦福大學。

廢話不多說,時間直接快進到2000年,兩個人是斯坦福校友,又通過矽谷的共同朋友介紹相識,一見鍾情。

在兩人交往的時候,黃姐有了一些名氣:當時正值互聯網的繁榮時期,所以她直接從斯坦福大學休學開始從事網站開發,為富國銀行等大客戶建立網站。

哈桑則是一窮二白,甚至還有6萬美元的債務,在斯坦福大學當研究助理。

但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時候,哈桑有16萬股谷歌的股票。

咱們在說谷歌的時候,被稱為「Google Guys」的創始人是拉裡佩奇和謝爾蓋布林。

但實際上,哈桑是谷歌創立必不可少的第三人。

當時拉裡佩奇和謝爾蓋布林都是斯坦福大學的理工博士,和哈桑是好朋友,谷歌也只是斯坦福大學的其中一個項目。

而哈桑的加入,奠定了谷歌搜索引擎的基礎,並讓它獨立出來,成為了後來的谷歌公司。

哈桑從未在谷歌工作過,但為了感謝哈桑的付出,在1998年谷歌創立的時候,哈桑以800美元的價格,購買了16萬股谷歌的原始股。

在哈桑和黃姐相識相愛的時候,這些股票並不值錢,還只是一個數字。

但2004年谷歌上市後,800美元翻倍成為了2億美元,讓他一躍成為億萬富翁。

但我們把時間線重新放回到2000年。

那個時候,黃姐正在訴訟她的前雇主不當解雇,而哈桑的出現,讓她感到愛與平等的美好。

「哈桑非常聰明,也很關心我。我們一起去遠足、航海、看音樂劇,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他對待我很平等。」

2002年,在一次徒步旅行中,哈桑向她求婚了。

黃姐問他:「你確定嗎?」

而哈桑反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問?」

黃姐說:「我是一個思想獨立的人,相信平等和公平。」

而哈桑回答:「是的,這就是我愛你的原因。」

於是黃姐同意了。

誌趣相投、情投意合、天造地設的一對恩愛情侶,就這樣走入婚姻的殿堂。

被甜蜜衝昏了頭的兩個人,當然沒有簽署任何婚前協議——畢竟他倆當時誰經濟都不寬裕,也想不到自己後來會成為億萬富翁。

他們沒有討論過婚前協議,也幾乎沒有討論過財務問題。

而這也為以後的撕破臉埋下了伏筆。

最開始一切都很美好,他們舉辦了盛大的訂婚派對,還邀請了谷歌的倆創始人參加。

根據黃姐的說法,最開始倆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她付錢。

小到吃飯旅行出門玩樂,大到訂婚派對和還貸款,當時她都因為體恤哈桑工作不容易、身體也不好,一手包了。

但哈桑否認了這一點,聲稱自己結婚的時候已經有了經濟保障。

他聲稱自己當時除了谷歌股票外,還在舊金山擁有一套房子,還持有雅虎和亞馬遜的股票。

不過這點倒是和黃姐的說法不衝突——總之,就是他手裡沒甚麼現金。

所以最開始幾年,黃姐又生孩子、又要掙錢養家,十分辛苦。

於是,哈桑決定讓黃姐「回歸家庭」。

「他說,他要去工作養家糊口,並且向我保證——我們是隊友。」

信誓旦旦的承諾,讓黃姐點頭了。

所以,黃姐放下了自己的事業,全職在家相夫教子。只保留了一些兼職,用來補貼家用。

這個時候我們來理一下時間線:

1998年,哈桑獲得谷歌股票。

2000年,倆人相識。

2002年,倆人結婚。

2003年,有了孩子,黃姐辭職。

2004年,谷歌上市,他們一躍成為億萬富翁。

2005年,哈桑向黃姐提出建議:你簽個放棄婚內財產的協議吧!

黃姐:????

2005年春天,哈桑向一個財富管理公司尋求建議,會面結束之後,哈桑就對黃姐提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提議。

條款是這樣的,讓黃姐放棄所有已有的、未來的婚內財產,如果將來離婚,黃姐只能拿著三套房產和價值2000萬美元的谷歌股票走人。

這個股票價值,大約相當於2004年他的資產的十分之一。

哈桑把這個舉措,描述為:「我希望讓她在經濟上有安全感。」

而黃姐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來得太突然了,我震驚了。」

「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他嗎?他想要和我離婚嗎?」

黃姐拒絕簽署這份協議,直接給哈桑下了最後通牒:「要麼選擇我和家人,要麼拿著你的臭錢滾,跟老娘離婚。」

而哈桑選擇了前者,並沒有簽署這份協議,事情回歸到了正軌。

於是後來,在2006年、2008年,他們又有了兩個孩子,一起撫養。

但該離婚的人,總是要離婚的。

2014年秋天,他們兩個還有一次浪漫的斐濟之旅,哈桑還用濕混凝土搭了一個心形寫上Scott+Alli來表白。

一個多月後,他就忽然給黃姐發了條短信:

「我要走了,咱們結束婚姻吧。」

「我已經給孩子留下了每個年齡要看的筆記。」

黃姐懵了,但哈桑說黃姐觸碰了他的底線:「黃姐在孩子面前錯誤地指責我出軌,所以我們需要永久分開。」

黃姐否認自己做過這件事,而將其描述為:「哈桑在沒有任何警告的情況下,離開了他的家人。」

而後兩個人不斷扯皮,一直到2020年5月18日,兩個人的婚姻才終於終止。

但婚內財產分割的大戲,仍未結束。

黃姐的訴求是:你的谷歌股票是婚前財產,我一分錢都不要,但你在婚姻過程中賺的錢,我有權利分一半。

而哈桑的訴求是:是啊,我在婚姻過程中成立了Greenheart公司(價值10億美元),但這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公司!我的獨立財產!

我可以和你平分撫養子女的費用,但是婚姻中的錢、家裡的房子,你一毛錢都不許拿走!必須淨身出戶!

黃姐覺得這事就離譜:「他吝嗇的立場是荒唐的。作為一個科技億萬富翁,他卻希望通過欺騙的手段,從他的妻女手中帶走所有的錢。」

但接下來的事就更離譜了——

今年8月5日,黃姐發現了一個名為「Allisonhuynh.com」的網站。

這個以黃姐真名作為網址的網站,基本上就是一個她的人肉信息匯總。

上面有她的照片、社交媒體的鏈接、關於她的新聞報道……

以及一份20年前,關於她訴訟她前雇主的法律文件。

2000年,就是哈桑與黃姐認識的那個時候,黃姐起訴了她的前老板,並指責前老板性騷擾她,並且不當解雇。

而這份訴訟文件,被網站完全公開出來。

其中就包括,當年被起訴的老板的一段口供,聲稱黃姐爬到了前雇主的辦公桌下,為他進行性服務。描述的細節豐富到令人咋舌。

但黃姐自己也是計算機高手,立刻就開始從底層元素盤查這個網站。

「我徹夜未眠,發現了哈桑的疏忽。」

這份訴訟文件是上傳到谷歌網盤後被網站引用的,而這個谷歌網盤賬號的注冊者是斯科特·溫德爾。

斯科特是哈桑的名,溫德爾是哈桑的中間名。

「所以矽谷天才被他的妻子用她的技術抓到了馬腳,諷刺的正義,不是嗎?」

強硬的證據下,哈桑承認了自己的離譜行為:

「我是在沮喪的時刻創建了這個網站,因為黃姐和她的律師對媒體講述的故事是一面之詞。」

黃姐發現後,他撤下了這個網站:「我意識到這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正確方式,它最終只會讓我們的爭端變得更加公開和緊張。」

黃姐的律師說:「2018年,這對夫婦的共同資產價值18億美元,但哈桑只想給她很小的一部分。或者說,他希望的立場是,她什麼都得不到:零。」

「每次兩人商談之後,他都會再次降低報價。」

」在我45年的職業生涯中,我從未見過這種情況。他對妻子和三個孩子使出的伎倆太過肮髒。」

這周,這個官司就要開庭了。

也不知道最後要如何收場,但是只能說……全世界那麼多億萬富翁要離婚,就屬哈桑最牛逼。

離婚不僅鬧到要對簿公堂吵得全世界都知道,億萬富翁還親自建立網站挖前妻被性騷擾的醜聞來抹黑她……

離大譜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