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主持人公開炮轟第一夫人:阿富汗的事都怪她,沒管好老公!…啊??!

美軍在阿富汗撤離後造成的大混亂,已經讓美國人吵了好幾天。大部分人同意這事怪拜登,是他倉促撤軍導致塔利班來得那麼快;

一部分人認為怪特朗普,因為當初是特朗普下令撤軍,拜登只是按計劃照舊。

但這兩天,保守派美國人找到新的責怪對象,不是美軍司令,不是國防部長,甚至也不是總在背鍋的俄國人。他們怪的是拜登的妻子,吉爾·拜登(Jill Biden)。

額……這背後的邏輯是怎麼來的?

這得從福克斯的節目《福克斯和朋友們》說起。上周日,《福克斯和朋友們》的幾個主持人談到發生在阿富汗的亂象,和拜登隨之跌落的支持率。根據路透社的數據,拜登的支持率在上周跌至上任以來最低點,49%的反對,46%的支持,這也是反對人數首次超過支持人數。

他們也提到他在採訪中經常忘詞、忘問題,質疑他能否勝任總統一職。接著,主持人蕾切爾·坎波斯-達菲(Rachel Campos-Duffy)對著鏡頭說:

「當你看到美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受損,當你發現美國是如此缺乏領導力,你會不禁去想,到底是誰把這樣一個如此無能、精神脆弱的人放到這個位置上?誰應該為此負責?」」作為一名政治人士的妻子,我忍不住想到吉爾·拜登。」

「沒有人比吉爾·拜登博士更了解他的心理狀況。如果你問我,我得說,吉爾·拜登能做的最愛國的事,是告訴她的丈夫,也是愛她的丈夫,不要參加競選。」」我認為她辜負了我們的國家。」

蕾切爾是前威斯康星州眾議員肖恩·達菲(Sean Duffy)的妻子,她能想到從這個角度談談,倒不算奇怪。但因為總統無能,就責怪他的妻子,這實在有些離譜吧?

先不說吉爾是否能阻止她丈夫,就算她真能阻止,她怎麼知道丈夫真的有精神問題呢?

從目前展示的採訪視頻看,拜登雖然頻頻口誤、記性差,但大部分時候表現正常,不至於到思維混亂,吉爾雖然有博士學位,但是對醫學一竅不通。

從塔利班佔領阿富汗,一路談到總統夫人要為此負責,怎麼聽都像是「都是女人的錯」的老調重彈。在節目播出後,白宮新聞秘書邁克爾·拉·羅薩(Michael La Rosa)直接在twitter上指責福克斯,要求他們道歉。」這簡直惡心。蕾切爾·坎波斯-達菲和福克斯新聞不應該有這樣的表現。他們應該把節目做得更好,他們的觀眾也值得更好的。我希望他們能向第一夫人道歉,然後把這樣垃圾的言論丟入垃圾桶吧。」

福克斯新聞沒有任何回應,其他媒體開始報道此事。有意思的是,大部分保守派網民站在蕾切爾這邊。他們進一步發散她的言論,認為吉爾·拜登不光要為阿富汗亂局負責,她實際就是個邪惡的女人,處心積慮把精神錯亂的老公扶上總統之位,只為了滿足自己當第一夫人的虛榮心。「天啊,她(指蕾切爾)怎麼敢說出每個人心中想的事。」

「他們為什麼要為說出事實而道歉呢?事實就是,吉爾·拜登必須為自己感到恥辱。任何事都改不了。」

「他們沒說錯。這是虐待老年人,吉爾作為他的妻子,應當從一開始就阻止他。我猜對她來說,榮耀比老公更重要吧。從各種角度上看,這事兒都太惡劣了。如果人們還不理解這個,他們腦子肯定有點問題。」

在twitter上,保守派專欄作家托德·斯塔恩斯(Todd Starnes)更是直言,一切都是吉爾的錯。「是吉爾·拜登向塔利班投降了。各位,就這麼簡單。」

特朗普的前法律顧問珍娜·艾利斯(Jenna Ellis)說拜登是被利用了。「我真是無法想象,妻子站在一旁,而她的丈夫被如此利用和羞辱。」

美國演員特倫斯·威廉詹姆(Terrence Willisms)說:「吉爾·拜登是在利用喬。真是個可怕的妻子。」

美國保守派電視主持人格雷·凱利(Greg Kelly)說:「事實上,是吉爾·拜登博士(不是醫生)欠國家一個道歉。如果我有一個像喬·拜登這樣迷茫又虛弱的伴侶,我根本不會讓他過馬路,更別說競選總統了。對人民道歉吧,還有對喬!」

這一波攻勢,把自由派都打懵了。

保守派竟然不攻擊自由派的總統,還同情他,轉而攻擊總統妻子,這思路怎麼那麼清奇呢?

自由派很快反擊:「福克斯主持人因為阿富汗的事指責吉爾·拜登,簡直是low出新低。」

「第一夫人是個聰明、嚴肅的教育者。吉爾·拜登博士很能幹,也非常優秀。請忽略針對她的狹隘的、黨派的人身攻擊。這是少數不稱職的所謂專家展現自己的無能罷了。」

「福克斯新聞因為阿富汗的事指責吉爾·拜登博士,這是顯而易見的荒唐,更不用說公然的性別歧視了。然而,這還排不上他們說出的荒唐話中的前十。」

「吉爾·拜登博士人很好!」

有人嚐試分析為什麼保守派如此激動:「對沒受過什麼教育的男性來說,受過教育的職業女性總是會觸動他們的神經。在發生暴力活動時,‘社會地位高的女人’總是第一個被攻擊的,比如94年盧旺達中的胡圖族,比如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令人不快的,美國右翼也有相似的行為方式。」

還有人提到如果吉爾·拜登需要被指責,那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婭豈不是該被罵成篩子:「當她的蠢貨老公邀請塔利班去戴維營時,還有他釋放5000個塔利班戰士時,根本沒人去責怪梅拉尼婭啊。所以,別因為阿富汗的事責怪吉爾·拜登。」

「福克斯新聞譴責吉爾·拜登,允許她老公那樣的精神狀態參與競選。如果真要這麼算的話,是時候逮捕梅拉尼婭了,因為她竟敢允許一個自戀狂、法西斯分子、獨裁者蹂躪我們國家4年。」

在吉爾·拜登的這個話題上,自由派和保守派是吵不出結果的。因為,這事兒怎麼看都很荒唐,除非有人拿出證據,證明吉爾在拜登上任前看到過他的癡呆症確診單,還在之後強行「扶持」他拿下總統競選。

不然,無法說清她在整件事中負有什麼責任。

保守派的攻擊源於黨派鬥爭,但落點卻在攻擊妻子身份上,背後的性別歧視很令人無奈。這不是吉爾·拜登經歷的第一次。在大選塵埃落定,但還未當「第一夫人」時,吉爾·拜登就被不少人要求辭去教師職位。

多年來,吉爾在特拉華社區技術學校教書,她很喜歡這份工作,拜登當副總統時她也一直在教課。拜登當上總統後,情況變了。因為根據歷史傳統,美國第一夫人都是沒有工作的,很多人會提前辭掉,專心第一夫人的工作。

但吉爾不想辭,她多次說教書是主業,當第一夫人是副業,她本身也不喜歡生活在聚光燈下。於是,她成了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白宮外有帶薪工作的第一夫人。

這事讓很多保守派不滿,他們接著挑刺,說吉爾·拜登應該刪掉「博士」頭銜。「我可不可以提出一個小小請求,把‘博士’這個詞從你名字前刪掉?」《華爾街日報》的一名社論作家寫道,」吉爾·拜登博士這個稱呼聽上去很虛偽,更別說還有點喜劇。」

「忘記作為吉爾博士的小小激動吧,迎接未來四年,作為第一夫人生活在全世界最好的大房子裡!」吉爾拒絕了,在twitter上說,她將和人們建立一個」女兒們的成就能被祝賀,而不是貶低的世界」。

現在,吉爾仍然在學校朝九晚五地上班,白宮有活動時,穿上禮服趕過去,公共身份和私人身份分得很開。和梅拉尼婭一樣,她們都是討厭媒體關注的人。2004年,吉爾為了抗議拜登競選總統,穿著比基尼,身上寫著「NO」在家門外遊行。但拜登想當總統的心實在太強烈,努力了30多年後,終於在今年成功。

誰能想到,多年前抗議丈夫競選的人,會因為這次支持競選而被指責。

一次撤軍,毫無實權的第一夫人被問責,這世界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