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霸佔公司財產殺光亞洲老板全家,最終被一隻襪子出賣

2002年,英國倫敦有家叫CIBA的物流公司要轉讓,老板是印度裔商人,名叫霍汗(Amarjit Chohan)。他與自己20歲的妻子南希在幾年前共結連理,生下兩個兒子。

在異國他鄉打拚時間久了,錦衣玉食什麼都不愁,然而妻子與嶽母因思鄉而希望徹底回國,希望孩子們回印度接受教育。

架不住家人的影響,加上年近半百,霍汗最終決定順妻子的意願,把公司賣掉舉家回印度,提前退休安度晚年。誰曾想,就是這麼一個樸素簡單的心願,竟然招致殺身之禍。

因為生意興隆,人手總是不夠,於是在次年年初霍汗張貼了招聘廣告。一個叫裡根的中年男子前來應聘。只見此人很是健談,談吐幽默風度翩翩,給老板霍汗的第一印象可謂完美。

似乎為投老板所好,上班沒多久裡根就跑來對霍汗稱自己有個朋友很有錢,對公司轉讓很感興趣,自己在中間牽線,要不要約談試試。出價300萬英鎊,霍汗也對這個買價很滿意,答應面談。

於是2003年2月13日這天,霍汗赴約之前,給員工開了會,宣佈打算把公司賣了,自己全家徹底回國。

幾天後的周一,員工們照常來上班,結果發現公司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裡根拿出霍汗親筆轉讓合同宣佈:霍汗一家已回國,從此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老板!他表示自己不會親自管理,一切事情交由自己任命的女副總碧琳達(Belinda Brewin)。

碧琳達其實跟商業沒有半毛錢關係,她是倫敦小有名氣的主播,裡根追求多年而不得,開出7萬英鎊月工資,借機討好。碧琳達正處於經濟困難——房貸加2個女兒的生活費,一看還有這等好事便欣然接受了。

員工們雖然覺得一切發生得突然,但大家更關心自己的工資待遇有沒有受損,裡根表示沒有變化,於是大家安了心一切照舊。

一天,2名警察突然來到CIBA公司調查老板霍汗的行蹤,員工們表示霍汗已經徹底回國了。原來有人報警稱從2月13日起就一直聯繫不上自己的姐姐——霍汗妻子南希。報警人叫昂卡爾(Onkar Verma),在新西蘭生活。他每晚都與媽媽以及姐姐視頻聊天,然而從2月13日起就再也聯繫不上了。

警察告訴昂卡爾姐姐一家回印度了,但昂卡爾表示並沒有。於是他立馬改簽機票,當天飛往倫敦直奔警局並與警察一起來到姐姐家。映入眼簾的是散亂的孩子玩具、變質而未煮熟的飯菜,沒有任何打包行李的跡象,不是搬家的樣子,而是突然消失的感覺。昂卡爾還找到了媽媽隨身不離的祈禱經書,昂卡爾預感不妙。

於是警方正式立案調查,從裡根入手調查。結果發現此人竟是10年前黑社會相當當的毒販。因習慣在轎車後備箱放大把現金,人送外號「現金隊長」。紙醉金迷的生活下,他在一次派對上邂逅了碧琳達並深深著迷於對方,還沒追到手就鋃鐺入獄並沒收了全部財產。

判刑8年,為了減刑他供出同夥。出獄後沒幾天就盯上了霍汗的公司……警方追蹤了裡根的手機信號,發現他與霍汗在郊外一個村子裡碰面,之後顯示兩人一起去了另外一個地方——碧琳達的農場。霍汗的手機信號隨後消失。

碧琳達表示從未見過霍汗,不認識這個人。警方問她2月13日行蹤,她表示跟女兒在一起,那天有2個裡根派來的朋友在自家農場挖坑。

警方決定重新開挖,然而就在這時他們接到一通報警電話稱:霍汗仍在英國,想知道更多信息馬上來市區銅像下見面。於是警察就這樣撤離了碧琳達的農場,最終發現是個圈套,又趕忙返回。

挖了5天後,警方只發現了一些毛發、珠寶、孩子玩具。

不久後,伯恩茅斯碼頭附近浮現一具男性屍體,死者四肢被捆綁,全身被膠帶纏繞,頭部有鈍擊重傷,死於窒息。7月份的一天,同一片海域在漁網中發現了南希的遺體,11月發現了霍汗嶽母的遺體。

據悉,碧琳達的農場只是埋屍地點,殺人地點在裡根的一處住宅,也就是裡根與霍汗手機信號起初彙合的地方。警方趕赴裡根住處,發現房子全面翻修、家具全都換新了。而此時的裡根已逃到比利時。於是英國警方請比利時警方協助,引渡裡根。2年後,案件正式開庭審理。

諷刺的是,法醫起初沒有仔細檢查被害人遺體,幾個月後在霍汗的襪子裡才找到重要物證,這是霍汗生前急中生智留給警方的破案線索!一張還未被海水徹底浸泡毀壞、折了無數層的A4紙,上面標明了戶主裡根、殺人時間、地點等信息,落款日期正是霍汗失蹤的那天。

於是案件來龍去脈被還原了出來,而裡根的殺人動機也非常清楚了:剛出獄的他正愁如何快速恢復雄厚財力,恰好看到霍汗轉讓公司的廣告,想到了一個偷天換日的陰謀。假裝應聘又以轉讓公司為名將霍汗騙至自己的住處,協同夥綁架了霍汗並強迫其簽署了轉讓合同。霍汗預感命不久矣,趁凶手不注意,將桌上信件塞進襪子……為了防止霍汗家人報警,裡根選擇滅口,連2個嬰兒都沒放過。

最終裡根被判處無期徒刑。可惡的是直到最後他還在狡辯,謊稱是一個亞洲黑社會逼迫他殺人的。而2個嬰兒的遺體至今都未被找到……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新歐洲」(ID:xine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