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閨蜜成了一對情侶,她們連捅50刀,殺了“多餘的”那個

2012年7月7日,美國西弗吉尼亞州警局接到一則報案電話。

16歲女孩斯凱拉(Skylar Neese)突然失蹤,她的臥室窗戶大敞,隨身物品全都留在家裡,消失得不明所以。

這事引起了全美國的廣泛關注,警方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卻一直毫無頭緒。

直到她親如手足的好友瑞秋(Rachel Shoaf)主動自首,人們才了解了整件事情背後令人不寒而慄的真相。

斯凱拉。

1996年2月10日,斯凱拉出生在一個十分幸福的家庭。

她是家中獨女,從小在爸爸戴夫和媽媽瑪麗的愛中長大。

斯凱拉性格活潑善良,聰明乖巧,很有責任感,還很擅長讀書,她立誌要做一名律師,並一直為此努力。

斯凱拉在學校裡收獲了很多朋友,但最為親密的,是她從8歲時就認識的希莉婭(Shelia Eddy)。

希莉婭的父母在她4歲時就離了婚,父親又患有殘疾,難以動彈,所以希莉婭的生活多多少少都不如其他同齡人一樣幸福。

可斯凱拉和她很是投緣,兩人都是獨生女,又有共同的興趣,在成長過程中一直親如姐妹。

戴夫和瑪麗也很喜歡女兒這個朋友,經常邀請她來家中吃飯過夜。

一來二去,希莉婭也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時常不打招呼就來做客,斯凱拉一家也歡迎至極。

希莉婭和斯凱拉。

他們都生活在西弗吉尼亞州的千人小鎮星城(Star City)。

希莉婭的性格有一些瘋狂脫線,斯凱拉很著迷於這一點,每次,希莉婭都能帶給她很多快樂。

上高中後,兩人小團體裡又迎來了第三位成員瑞秋。

她生長在隔壁鎮一個富有又宗教氛圍濃厚的家庭,最近才搬到星城。

瑞秋能歌善舞,經常在學校劇團裡主演戲劇,很喜歡得到別人的關注。

左起:瑞秋、希莉婭、斯凱拉。

這三個女孩都很漂亮,都是在學校裡很受歡迎的人物。

每次一有空,她們就要黏在一起,就算不見面,也會不停地發信息聊天。

在旁人看來,沒有什麼能夠拆散這個鐵三角。

戴夫和瑪麗也很為女兒交到真心朋友而開心。

瑪麗和戴夫。

進入青春期後,三個女孩也變得叛逆起來,時常會在深夜溜出家門聚會喝酒。

但漸漸地,小團體內部的矛盾越來越激烈。

希莉婭和瑞秋變得越來越親近,斯凱拉常常感到自己被甩在一邊。

2012年7月4日,斯凱拉出事的兩天前,她因為希莉婭和瑞秋又一次不帶自己玩感到非常難過。

在網上抱怨說:「家裡我待夠了,謝謝你們‘朋友們’,和你們玩真開心。」

轉天,斯凱拉在快餐店工作到晚上10點,回到家時,她的父母正在客廳裡看電視。

如往常一樣,她給了父母一個吻,說了句晚安,接著就回房間休息。

但當7月6日上午,戴夫試圖和女兒說話時,卻發現她的臥室門被反鎖住。

戴夫敲門,也聽不到裡面傳來一點動靜。

他頓時就察覺出不對勁,趕快跑到屋外看看窗子。

沒想到,斯凱拉臥室的窗戶大開,下面還放著一個用來墊腳的小板凳。

戴夫明白,女兒很可能是從窗戶溜走了,但到現在還沒回來,很不正常。

而且當天下午,斯凱拉還要去快餐店裡上班,一向認真負責的她從來翹過班,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異樣….

戴夫馬上聯繫了斯凱拉的朋友。

希莉婭說她們昨晚聊過天,但之後就沒有再聯繫,也不知道她會去哪。

然後,戴夫又撥響了瑪麗的電話,她勸說丈夫冷靜一點,時間一到,斯凱拉會去上班的。

雖然這麼說,但瑪麗也不由得緊張起來,匆忙趕回家中。

她一到家,就接到了快餐店的電話,對方也在問,斯凱拉去哪了?

這下,兩人是真的慌了,他們馬上報警,報告女兒失蹤。

接著又聯繫了親戚朋友,一同分析斯凱拉究竟會去哪裡。

正在焦頭爛額之時,希莉婭又打了電話過來。

改口承認昨晚11點左右,她和瑞秋一起來把斯凱拉接走。

她們三個一起玩了一個小時,又在斯凱拉的堅持下把她放到路邊,這樣悄悄溜回來時就不會被父母發現。

沒過一會兒,希莉婭和媽媽就來到斯凱拉家幫忙進行搜查。

戴夫瑪麗和警察一起挨家挨戶地詢問鄰居有沒有線索,並從公寓上周才安裝的監控中看到了女兒夜半上車的身影。

但由於畫質太差,根本沒法判斷車子的型號,更別說牌照了。

可對於警察來講,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言不合就離家出走實在是太正常不過。

再說報警時距離斯凱拉消失也不到48小時,他們便沒有立案。

孩子一旦把手頭的錢花完或冷靜下來,就會自己回來的。

戴夫和瑪麗很努力地想說服警察說自己的女兒不是這樣的人。

她和家人的關係很親近,也熱愛自己的生活,不會一去不回。

但警察沒有理睬,二人無奈,只能靠自己的力量, 在小城裡貼滿了尋人啟事。

希莉婭和瑞秋對此表現得十分關心,尤其是希莉婭,經常會給瑪麗打電話來問最新進展,還積極主動地幫著發尋人傳單。

她總是感慨:「如果我也能知道點什麼來幫助你們就好了」。

兩天過後,斯凱拉還沒出現,警方調查正式開始。

通過進一步的了解,他們終於意識到,離家出走絕不是斯凱拉會做的事。

FBi和當地警探相繼出動,也走訪了希莉婭和瑞秋,了解情況。

但沒聊兩句,經驗豐富的調查員就從直覺中感到這兩人很不對勁。

希莉婭這個人講起話來很自戀,對許多東西的描述都是錯的。

而瑞秋倒是冷漠得很,言語中表現得漠不關心,她說自己也不知道斯凱拉的行蹤,有什麼事不如多問問希莉婭,她和斯凱拉熟得多。

而且,兩人在描述事情經過時幾乎一字不差,講得一模一樣,讓人不禁生疑….

另外,7月6日斯凱拉失蹤那天,瑞秋和朋友去湖上劃船。

當時,她的腳踝上突然出現了一塊很明顯的傷口,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警方一開始懷疑,意外由希莉婭造成,瑞秋嚇得要死,不願攤上麻煩,所以表現的很冷漠。

但隨著調查深入,他們發現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當時,正值社交媒體最為盛行的時代,三個女孩都非常沉溺於在twitter和臉書上抒發自己的心情。

警察也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來從她們的字裡行間探尋線索。

還意外發現了一個小號,在一支瀏覽量只有二位數的視頻裡。

斯凱拉作為被拍攝對象,被畫外音中的希莉婭不停詢問「你想怎麼死掉?」「溺死還是被人開槍打死?」….

他們還在斯凱拉的日記裡找到了更多的秘密。

雖然是斯凱拉的日記本,但裡面卻到處都是希莉婭的名字,她看起來很著迷於自己朋友,還曾在日記裡詳細描述希莉婭的性生活。

在斯凱拉的記錄中,三人的關係是從某一晚開始變得奇怪的。

當時,三個女孩在瑞秋家過夜,幾杯酒過後,希莉婭和瑞秋突然開始親熱起來,互相愛撫,自己在一邊看著,感到非常不舒服….

後來,她在twitter上公開泄憤說:

「你們兩個碧池雙面人玩得真溜,還以為我不會發現真相,真是蠢爆了。」

「就是因為你們總是胡亂做事,所以我永遠不會100%信任你們。」

這之後沒多久,斯凱拉就出了事。

戴夫和瑪麗始終堅信,女兒絕對不會離家出走,她的牙膏牙刷、手機充電器還有隱形眼鏡都留在家裡。

眼下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女兒已經不在人世,要麼就是被人綁架。

而因為斯凱拉失蹤,她的學校裡也彌漫著一股緊張又悲傷的氣息。

希莉婭一副最為受傷的樣子,不停地在臉書上寫著「快回來吧斯凱拉,沒有你我沒法上學,做不了任何事」之類的話。

但沒過多久,學校裡流傳起了一則新的傳言。

大家說,斯凱拉的失蹤和希莉婭,瑞秋有關,這倆人絕對有什麼不可說的秘密。

而且,這起案子當年還得到了很多網友的關注,大家都在分析推理斯凱拉究竟去向何方。

所以關於希莉婭、瑞秋的傳言也很快在網上流傳開來。

而警方也早已懷疑這兩名好友動機不純。

9月,他們收走了兩人的有通訊設備進行調查,同時也提醒戴夫和瑪麗,不要對她們透露太多信息。

接下來,調查有了突破性進展。

警方從監控中發現,斯凱拉離家的時間在7月6日淩晨12點半左右,而非希莉婭所說的晚上11點。

而從她們所停靠的便利店監控中又發現,斯凱拉上的車,正是希莉婭的車。

希莉婭和瑞秋在證詞中撒謊,已然是板上釘釘的事。

警方一面繼續調查,一面將她們帶到警局審問。

兩人的表現完全相反,瑞秋依舊冷漠,置身事外,但看上去十分緊張。

相反希莉婭主動自信,甚至和其中一個調查員調起了情。

但她們所說的東西自始至終都是一模一樣,很明顯已經串過口風。

通過調取不同地方的監控。

警方發現,事發當晚,三人去了西維吉尼亞和賓夕法尼亞州交界的小城Blacksville。

另外,在口供中明確表示三人在一起的時間段,警方卻發現希莉婭、瑞秋和斯凱拉在用短信交流,在一點上,她們也撒了謊。

於是,警方為兩人安排了測謊測試。

希莉婭的測試結果慘不忍睹,而瑞秋則在前往警局前突然開始發瘋暴走,還去見了希莉婭的媽媽尋求幫助….

2012年年末,瑪麗在臉書上發表長文記錄關於女兒的故事。

她暗示說斯凱拉已經不在人世,並隱晦地將懷疑指向希莉婭和瑞秋。

這篇文章立刻引起波瀾,不論線上線下,兩個女孩都成為了眾矢之的。

這給瑞秋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讓她焦慮不已。

甚至連她早已離婚的父母都為了她的精神健康重新住在一起,來照顧她。

但因為他們沒把這事提前告訴女兒。

所以當瑞秋突然在家中見到久違謀面的親生父親時,差點精神崩潰,直接跑出家門。

父母把她抓了回來,關在家中,瑞秋又大吼大叫威脅著要自殺。

她的媽媽不得已打電話報警,把女兒送去了精神病院。

在這期間,希莉婭一度想要去探訪,但瑞秋的家人早已囑咐過醫院,絕不可以讓她靠近自己的女兒….

2013年1月,瑞秋出院,也終於去做了謊言測試。

警方隨後跟進審問,本來他們以為將要和這個小女孩打上一場持久戰。

但沒想到,幾個問題過後,瑞秋就直接向警方坦白——

斯凱拉是我和希莉婭捅死的。

這個回答讓警官震驚不已。

本來他們猜測的是,斯凱拉在那天晚上出了意外,希莉婭和瑞秋不敢承擔責任,就瞞了下來。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兩個女孩竟能對姐妹一樣的朋友狠下毒手。

他們馬上追問,到底是出於什麼動機?

瑞秋冷漠地回答:

「因為我們不喜歡她了,不想再和她做朋友,這是唯一一個可以擺脫掉她的方法。」

其實,在斯凱拉出事之前的那個假期,三個人還一起去海邊玩,但那次旅行很不愉快,她們全程都在爭吵,希莉婭和瑞秋不停地說斯凱拉真是壞透了,必須要擺脫她。

在學校裡,甚至有其他同學聽到兩人在商議如何處理屍體。

他們立即去提醒斯凱拉注意安全,但偏巧當時學校附近發現了另一具陌生人的屍體。

斯凱拉也就沒當回事,以為只是個巧合,畢竟在平常人的思維裡,好朋友是不會置自己於死地的。

可馬上,斯凱拉就發現這兩人對她的態度的的確確有了變化。

事發當晚,當希莉婭和瑞秋要她出門時,她其實猶豫了很久才答應下來。

希莉婭開車,瑞秋坐在副駕,斯凱拉坐在後座上,三人開了約半個小時左右來到Blacksville。

這個地方她們其實很熟悉,以前經常會偷溜來這裡抽煙嗑藥,斯凱拉以為這次也沒什麼區別。

沒料到,一下車,兩個再熟悉不過的閨蜜突然換了一幅模樣….

希莉婭和瑞秋一同數起「一、二、三」,然後掏出菜刀刺向斯凱拉。

斯凱拉尖叫不已,簡直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

她想要逃跑,但膝蓋也受了刀傷,沒有辦法行動。

她掙扎又絕望地看著刀子在自己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問她們」為什麼?」

兩人合計在斯凱拉身上紮了50多刀。

然後靜靜看著這個最親密的朋友在眼前慢慢死去。

這是一場事先預謀好的謀殺,她們早在車裡準備好了紙巾、抹布、漂白劑、乾淨的衣物,甚至還有鏟子。

她們本想就地把斯凱拉埋下,但無奈土太硬挖不動。

於是又把屍體拖到樹下,用樹枝和泥土匆匆掩埋。

接著,她們關掉斯凱拉的手機,留在她的身邊。

又去小溪裡清理自己,然後換上乾淨的衣服,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回了家。

在警方的要求下,瑞秋帶著他們前往出事地點指認屍體,但由於當時正值冬季,叢林全部被雪覆蓋,難以辨認,只能等到開春後繼續。

此時,希莉婭不知道瑞秋已經招供,仍在撒謊。

但她也多多少少察覺出一些不對勁。

雪化之後,警方終於發現了斯凱拉的殘骸。

曾經的花季少女如今已和泥土融為一體,早就面目全非,讓所有人都心碎不已。

不只是戴夫和瑪麗,斯凱拉所就讀的學校,也被籠罩在痛苦的氛圍之中。

但這時,瑞秋和希莉婭仍在網絡上表示她們對斯凱拉的想念,祝她生日快樂。

甚至還要為她伸張正義….

可法律不會允許她們繼續這樣欺騙下去。

2013年5月,瑞秋被判犯有二級謀殺罪,因為前期配合調查,她被判處30年刑期,可在10年後獲得假釋。

法庭上,瑞秋對斯凱拉的家人進行了公開道歉,但沒有得到原諒。

同年9月,希莉婭也以成年人的身份面臨受審,她被判犯有綁架罪、一級謀殺罪和共謀謀殺罪。

2014年1月,她被處以終身監禁,在15年後有資格獲得假釋。

然而在法庭上,希莉婭沒有表現出一絲悔意,也否認了全部罪行。

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外表,出庭時很明顯特意做了頭髮,化了妝,還時不時對著全場的評審團微笑。

連她的辯護律師都表示,對於希莉婭,他無能為力….

轉眼,已經近10年的時光過去。

失去女兒的戴夫和瑪麗再也回不去以前的生活,他們彼此支撐著,變得蒼老不少。

而仍在服刑期間的瑞秋,倒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在監獄裡和另一位女囚結了婚…..

直到今天,這宗案子都在被人不斷地提及。

人們訝異於案件的複雜和兩個女孩的冷血,也為戴夫和瑪麗感到心酸….

只願這個世界上,不要再有下一個斯凱拉…..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