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孕婦大出血早產,因患新冠無醫院接收致8個月大嬰兒死亡,網友怒了!

隨著變異病毒的席卷,日本新冠已經進入了不可控的階段。日本全國47個都道府縣每天都在刷新自己的新增患者最高記錄。

當然不僅是地方,全國總新增人數也是在每天刷新著最高記錄。

醫療已經接近崩壞,患者還在成倍地增加。為了緩解醫療的崩壞,政府提高了患者住院的門檻,使得大部分患者在重症之前都無法得到必要的治療。

目前,首都圈(1都三縣:東京都、千葉縣、神奈川縣、埼玉縣)共有近6萬名患者在家療養,其中東京都最多為2萬2226人。

據京都大學西浦博教授根據目前疫情的測算,即使現在東京都疫情改善30%,8月下旬東京府重症床位也將全部佔滿,而且這一情況將一直持續至10月上旬。

儘管測算結果已經讓人感到了恐懼,但是不少一線的醫生認為這樣的測算已經是很樂觀的了。

毋庸置疑,醫療的崩壞已經在所難免。

而這就意味著上萬在家療養的患者只能靠自己,將來即使重症也有可能無法進入醫院接受治療,只能選擇聽天由命。

19日的一條新聞,讓筆者的心情無比的沉重。

日本媒體報道稱,8個月的孕婦在家中產下嬰兒,因產婦感染新冠肺炎無醫院收治,最終致嬰兒死亡。

8月11日住在千葉縣的一位懷孕8個月的孕婦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由於非重症患者故被保健所要求在家靜養。

然而就在幾天後,該孕婦在家中突然腹痛並伴有出血的症狀,疑似胎兒即將早產。

由於8個月的胎兒屬於早產兒,嬰兒出生後需要立刻得到救治才能保住性命,所以要保住孩子就在和死神搶時間。

孕婦發現不適後立刻聯繫了保健所和一直前往的產科醫院希望得到救助。然而由於是新冠患者,大部分醫院都表示無法接收。

儘管最後找到了願意收治的醫院,但是由於耗時太久,嬰兒在送至醫院的途中不幸死亡,產婦暫無大礙。

儘管患者滯留救護車數小時無法找到收治醫院的新聞已經司空見慣,但是這一次是孕婦和早產的嬰兒,著實讓人心痛。

8個月的胎兒早已知道性別,想必他的父母已經為他取好了名字,買好了衣服,並不時地隔著媽媽肚子和他說話,愉快地準備迎接他來到這個世界…

真的不敢想象,這名母親在求助時是有多絕望。

孩子很抱歉,讓你一出生就感受到了世界的冷酷…

不少日本民眾看到新聞後怒了,表示「失望至極」。

無法原諒。

日本已經變成這麼爛的國家了嗎?

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被殺死。

太過分了。

是國家殺了這個孩子。

這都是無能政府的錯。

太差勁了。

真的,日本完了。

這根本就不是發達國家應該發生的事,這個國家快完蛋了。

日本毀滅吧!

這邊說著要應對少子化,這邊卻保護不了新生兒的生命,到底在搞什麼?!在家療養其實等同於見死不救。說是全民醫保其實是有名無實。憲法說要保護國民的生命實際上也是有名無實。國民在履行納稅義務的同時,政府應該承擔起責任保護人民的生命。

在成為醫生之前,每位醫生都讀過希波克拉底誓詞。醫者仁心,筆者相信每個醫生都希望可以救治每一個人,包括這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嬰兒。

這件事情無法去責怪醫護人員。因為他們不得不考慮在救助孕婦的同時,也要保證其他患者的生命安全,所以沒有一套應對的指導方案,醫護人員無從選擇。

問題在於整個防疫體系上。

由於救治不及時致死的事件還在發生。也是在本月一位40多歲的女性由於救助不及時在家中去世。

該女性患有基礎疾病(糖尿病),本月10日該女性與丈夫、兒子三人都被確診為新冠肺炎。11日,保健所答複稱不符合入院條件要求在家療養。第二天,丈夫發現妻子在家中死亡。

眾所周知,患有基礎疾病的患者病情惡化程度比一般人要快,重症率也高出不少。如果用一般人的標準去判斷是否入院治療就是大錯特錯。

很難想象,上層在製定防疫措施時,沒有設想過突發事件的存在,沒有設想過特殊人群的存在,完全忽略了產婦以及胎兒的救助問題,也無視了患有基礎疾病的患者。

今天,千葉大學醫院宣佈為了防止感染孕婦無法收治的問題,設立感染孕婦專用的床位,以免悲劇再次發生。

儘管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但是日本疫情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已經經歷了18個月。這18個月足以完善防疫措施,但遺憾的是,全國現在的防疫措施和一年前並無區別。

是懶政還是太自以為是?

目前日本每天新增超2萬人,而面對是否考慮封城來控制疫情,日本首相菅義煒表示「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采取過封城的措施,即使禁止外出采取罰款,不是也無法控制疫情嗎麼,所以不會考慮封城」。

看到這個理由,筆者笑了。

緊急宣言都4回了還沒控制好疫情,日本政府不還是孜孜不倦地繼續發佈麼?

所以這個理由看似理由,根本就是欲蓋彌彰。

不願封城的理由筆者無從而知,但是如果是為了經濟而舍棄部分民眾的生命,那麼日本..真的要完。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