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上網課,印度13歲男孩爬山坡找信號,卻失足摔死……

最近,印度奧裡薩邦拉耶格達縣的農村地區,發生了一起因「上網課」而起的悲劇。 周二下午3點左右,讀八年級的13歲男生Andria Jagaranga像往常一樣,去上網課。 他家沒信號,只能去外面,找個有信號的地方。

他來到村子旁邊的一座200米高的小山丘上,那裡是附近唯一可以收到網絡信號的地方, 平時Andria和幾個小夥伴都要這樣爬到山上,才能順利上網課。 Andria出門兩個小時後,一位小夥伴慌慌張張跑到Andria家,告訴他的爸爸Narhari先生—— Andria不小心從一塊大石頭摔下來了。 據爸爸的回憶,事發那幾天一直在下雨,石頭上本身就很滑, 他的兒子Andria為了讓信號好一些,坐在了邊上,這才意外摔下來, 雖然山坡並不陡,但Andria摔下來時撞到了旁邊的樹樁,把腿摔斷了。 當爸爸趕去找到Andria時,他已經失去意識,但還有呼吸, 爸爸馬上找了輛車,把兒子送到20公里外的醫院, 醫生發現他的頭部、胸部和腿部受傷嚴重,建議家長帶他轉院到大醫院治療, 可還沒來得及轉院,Andria就因為傷勢過重離開人世,只有13歲。

Andria在五年級之前一直在村子裡的學校讀書,村子裡沒有好的公立學校,附近唯一一所中學還因為入學率低關門了。 父母覺得Andria很聰明,希望他能好好上學,所以五年級讀完之後,就把他送到450公里外的一所寄宿學校讀書。 但趕上新冠疫情,寄宿學校從去年3月就關閉了, 學校把課堂開到網上,開始組織老師學生們上網課。 要想上網課,肯定得能收到網絡信號。 Andria家經濟狀況比較緊張, 他的爸爸是一名村警,月收入只有1800盧比, 家裡的大兒子、Andria的哥哥在貝漢布爾大學讀研究生,只有一部二手手機。 父母根本沒錢給Andria買智能手機用來上網課, 所以Andria只能跟村裡另外幾位情況類似的小夥伴一樣,跑到小山丘上找信號上網課。 「我幾乎沒錢讓他上網,但我已經在省錢,因為他很喜歡學習,」爸爸說。 「他說將來想去城裡找工作,還要把我們都接過去。」,

(示意圖)

種種美好暢想都因為這起意外戛然而止,Andria的父母很傷心, 他們也向政府呼籲,希望政府能想一些辦法,幫幫這些家庭條件不好、無法正常上網課的孩子們,以免再次發生類似意外。 該地區的負責教育的官員Purnachandra表示,他們的團隊已經去村子考察並跟Andria的父母見了面, 他們會製定一個方案,讓有類似情況的學生不用再冒著生命危險上網課了。 在事發的奧裡薩邦,手機、網絡的普及率本身就比較低。 據2018-2019年的經濟調查報告顯示,該邦51311個村子中,有20%沒有手機信號; 該邦互聯網普及率為28.22%,跟印度全國的平均數據38.02%相比,少了近10%。 這樣的情況就讓奧裡薩邦的學生們上網課變得難上加難。 在該邦的戈拉布德縣,學生們不得不坐在馬路邊,蹭鄰近的安得拉邦基站發出的信號; 在孫德爾格爾縣,有些學生要跨過該邦邊境,去旁邊的賈坎德邦蹭網; 上個月,該邦拉耶格達縣的一名女學生為了上網課,不得不跑到縣中心租了間房子,這才能正常上網。

(示意圖)

然而在印度,這種現象並非只有奧裡薩邦獨有,它比想象中更普遍。 在卡納塔克邦,Satheesha老師在小黑板上寫著板書,對面是一部手機,他正在給學生們上網課, 為了有信號,他不得不在自家後院搭了一座樹屋,這是附近唯一可以正常接收信號的地方。

(Satheesha老師在樹屋給學生上網課)

該邦的古爾格縣,8歲女生Shreeshma坐在她家門廊上,用媽媽的手機聽Satheesha老師的語音記錄,並跟著讀「This is a cat」。

再看看阿格拉市,這裡是鼎鼎大名的泰姬陵的所在地。 以前會有很多遊客,出租車司機Bablu的生計還有一定保障。 但疫情爆發後,外國遊客寥寥無幾,Bablu經常沒客人可拉,月收入只有2萬盧比。 他的三個孩子只能共用他的一部手機上網課,因為他買不起第二部手機。 他還發愁手機話費的問題,原來話費很便宜,現在卻一路飆升,意味著孩子們上網課的費用也跟著增加了。

(示意圖)

Imran是阿格拉市的一位理髮師,疫情爆發以來他的收入驟減80%, 他有兩個女兒,她們都盼著重新開學,可Imran現在拿不出女兒們下學期的學費。 眼下,兩個女兒都在上網課,這對Imran來說反倒是一種折中的辦法, 孩子們能讀遠程課程,能在網上交作業,不失為一種完成學業的途徑, 「我當年已經錯過了教育機會,我很想把它補給女兒們,但我們還是跟不上了。」,

(示意圖)

印度是目前世界上學校停課時間最長的國家之一,停課已經持續一年多, 上文中這些還有機會上網課的孩子,其實已經算幸運的。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今年早些時候的一份報告顯示,印度只有四分之一的兒童能使用數字設備和互聯網。 疫情期間為了讓孩子上網課,很多家庭都拚了—— 有的家長變賣家產或者貸款,就為了給孩子買一台上課用的智能手機; 一些農村地區的孩子,不得不在山裡走幾英裡,穿過有蛇出沒的樹林,才能找到移動信號,聽到老師的遠程課程內容。

(示意圖)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在疫情之前,印度就有超過600萬男孩女孩沒學可上, 幾乎30%的孩子輟學,來自邊緣化地區的女孩和兒童輟學比例更高。 新冠疫情的爆發讓情況更加嚴峻了。 疫情嚴重打擊了印度的經濟,尤其是貧困人群,疫情對他們的打擊是最深的。 很多家庭的「頂梁柱」也失業了,生活都沒著落,只能讓孩子放棄學業。 更糟的是,有數據顯示印度的人口販賣情況加劇, 「童婚」也有所增加,讓女孩趕快嫁出去,意味著能少一張嘴吃飯。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印度分部教育負責人Terry Durnnian說:「一旦他們覺得自己無法跟上學習進度,很可能就不會回去上學了。」, 所以即使將來學校重新開學,也有很多孩子無法重返校園,成為「迷失的一代」。

福利經濟學家Jean Dreze在接受法新社的採訪時分析說, 「對於貧困兒童來說,在線教育都是幻象,印度大多數邦都沒為他們提供詳細的安排。」, Dreze覺得,這種情況勢必會加劇印度在受教育方面本就「極度不平等」的狀況, 從而進一步加劇印度在階級、種姓和性別方面的分化。

(示意圖)

對於很多印度孩子來說,一堂堂網課意味著一個個希望, 是「知識改變命運」的希望,是讓他們擺脫貧困和童婚的希望,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很多孩子和他們的父母,會想盡辦法讓孩子上網課。 但由於現實的條件的限制,很多孩子還是無法如願, 甚至像文章開頭的小男孩Andria一樣,為了上網課丟了性命, 這種代價讓人心酸,也讓人無奈……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