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第353天,她每周吃189顆藥,後遺症還是陰魂不散…

每當看到新冠的康復數字, 很多人都以為隨著新冠檢測結果轉陰,這些康復的人生活會立馬回到從前。 對一些人也許是這樣。 但也有很多人,他們的生活已經被徹底改變。

Amy Watson是美國波特蘭一名47歲的幼兒教師。

去年3月,她感覺自己發燒了。 燒一直退不下去, 一個月後,她開車去檢測新冠。 檢測結果是陽性,但因為症狀不重,她只要在家隔離休息即可。 本以為休息一段時間,身體很快會康復。 沒想到,這燒怎麼都退不下去。 一年多過去了,新冠檢測結果早都轉陰了,可她的身體卻還在受各種折磨。 2020年9月15日,她在臉書發了一則帖子: 「今天是感染新冠後的第185天,六個月了,我還在發燒。 我還被確診為:病毒感染後的自主神經紊亂。 我的自主神經系統被新冠破壞了。 這個系統控制著呼吸、心臟功能、消化、排汗、溫度調節和視覺等方面。我還有腦損傷。 在感染新冠6個月後,我依然還有大量症狀: 腦霧*:難以集中注意力和進行思考。 頭暈, 眼瞼痙攣, 疲倦* 胃輕癱, 胃腸道問題, 脫髮, 熱耐受性低, 多汗, 偏頭痛* 惡心, 神經功能缺陷, 直立性高血壓* 嗅覺出現幻覺——幻覺聞到氯和氯的氣味, 光敏感, 胸膜炎, 食欲不振, 活動時呼吸困難, 小纖維神經病變* 心跳過快, 身體溫度調節失常, 黃舌*。 打了*號的症狀,是我現在有在吃藥治療的。」,

「燒一直不退,皮膚有灼熱感,極度疲倦。 心跳也不正常,有時洗個澡,心跳就會瘋狂加快。」,

以前她可以跑半馬,但現在,只是在家周圍走一圈都夠嗆。 「爬一段樓梯,就跟以前爬了一座山一樣吃力。」,

今年2月份,媒體報道:她慢性發燒已經持續344天。

到了3月3日,情況也沒有好轉。 「今天是第353天,我還是每天起床就感覺惡心。 過去一年,我每周都要吃189顆藥來治療各種症狀。」,

7月28日,是她感染新冠後的第500天, 康復依然不理想… 「500天了。 我從沒想過我會病這麼長時間。 一切都太難承受。我只想好起來,回到原來的生活。 只想有一天,我可以完全不痛,不惡心,不頭痛,不疲乏。我想念我的生活,想念原來的我…」,

其實,這種情況並不是個例。 Amy為了能和病友互相鼓勵,專門在臉書上建了一個「新冠長期患者」的群組,裡面已經有將近14000個成員。

在英國,也有很多人長期生活在新冠後遺症的痛苦中。 Lucy Adams今年44歲。

曾經,她是一名單車愛好者,喜歡在野外遊泳,登山,探險。

但現在,這些事都成了奢望。 「我雖然年紀才44歲,但現在,我的身體卻像個88歲的老人。」 「大多日子裡,我在疼痛中醒來,在疼痛中入睡。我有眩暈症,偏頭痛,視力模糊。關節彎曲就像脆骨在金屬上摩擦。」 儘管新冠確診已經是16個月前的事了,但她直到現在,都還依然活在新冠的噩夢中。 「我僅僅是在生存,有一種勉強維持的感覺。 我經常獨自躺在黑暗的房間裡,因為我受不了家庭生活的吵鬧聲,還有光 – 任何光 – 對我來說都太亮了。」, 「為了康復,我試著出去走一小會。但說實話,只是在我們街區散步,我都擔心自己沒有精力走回家。一點上坡我就氣喘籲籲,還要不停在路上坐著休息。 人們看我散步,以為我病好了。 他們不知道,我散完步就要立刻上床休息。不然,當天晚些時候,我很可能要飽受劇烈頭痛,發燒,喪失視力的懲罰。 我不願麻煩別人,卻不得不接受別人的幫助。 連做飯,打掃,用洗碗機對我來說都異常艱難。 我們鄰居每周兩次幫忙做飯,朋友提出幫我帶小孩。 在病了將近1年後,我才意識到,我從來沒有一次躺在沙發上看完過一場電影。 不是我沒有電視,而是大多時候,連沙發對我來說都太遠了,而且我也沒有力氣可以看完一整部電影。 有幾次晚上我試著跟我老公坐在一起,但往往因為我手抖得厲害,或者因為頭痛以及視力模糊沒辦法堅持下去。」, 「對有些人來說,這些症狀可能聽起來不是很嚴重。 但想一想,一天頭痛就夠難受了,如果連續幾個月頭痛,關節痛,有多崩潰。 期間,還要擔心自己能否回去正常工作,能否跟以前一樣和孩子們奔跑玩耍。能否給他們做飯而不覺得頭暈目眩。」,

為了能緩解後遺症,她嚐試了各種辦法, 做瑜伽,參加正念課程,找慢性病專家,加入試點項目,見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 到了今年7月份,她的身體狀況稍有改善。 「我終於可以看完一整部電影。也能在平地上短距離騎一會車。」, 但跟以前還是完全沒法比。 「現在一天裡,我要麼工作,要麼走路,要麼陪孩子玩,不能全部都做。中間我還要停下來休息好多次。」, 在英國,像Lucy這樣,受新冠折磨超過12個月的,有38.5萬人。 這些病人生病前基本都年輕力壯,而且很健康。 至於為什麼有些人會受新冠長期後遺症影響,現在說法很多… 有些人認為這些症狀是由活病毒重新在體內激活引起的;有些人認為它可能是自身免疫問題——它意味著身體正在攻擊自己。 還有另外一種理論認為,它可能是由於免疫系統不夠活躍,或是受到最初病毒攻擊後讓免疫系統陷入癱瘓而引起的反應。 目前科學家也還在研究中… 雖然歐美很多地方都已經解封了,但像Lucy和Amy這些受新冠長期後遺症影響的人,康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