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黨惡魔女掌門被捕!發動血腥戰爭,炸政府大樓,強迫賣淫

上周六,意大利錢皮諾機場裡,軍事特戰部隊在層層部署下,逮捕了一名正在排隊候機的老婦人。

並非電影橋段,這位年過古稀、身材嬌小的老太太可謂大有來頭,她就是被警方追捕了近20年的意大利著名黑手黨教母Maria Licciardi(以下簡稱瑪利亞),也是最古老的黑手黨之一——卡莫拉家族的實際控制人。

根據檢察官透露,當警方在瑪利亞面前亮出逮捕令時,她淡定地連眼睛都沒有眨,只是淡淡說了句:「我就是個家庭主婦,去西班牙看看我女兒。」

然而,這位從容低調的婦人,被指控犯有「參與黑手黨集會、敲詐勒索、操縱拍賣、接受不義之財」等罪名。

如果不是證據確鑿,在外人眼中,瑪利亞就是一個富裕的慈祥老太太,連警方的線人都用「務實、優雅、聰明」來形容她。

在她安靜低調的外表下,卻有著比其他幫派更加殘忍冷血的內心和手段,以上所說的指控只是瑪利亞罪名的冰山一角,真正的貫穿她黑幫生涯的是謀殺、毒品交易、走私和強迫賣淫……她也因此被人們稱為「血腥瑪麗」。

在她的領導下,卡莫拉家族不斷發展壯大,涉及產業也從毒品逐步擴散到房地產、走私和賣淫,甚至平定了幫派間的衝突,建立了更加緊密的黑幫聯盟。

卡莫拉黑手黨的歷史最早能追溯到16世紀,經過幾百年的演變,逐漸從一個混跡於那不勒斯港口的小團體變成盤踞整座城市的惡龍,整個幫派的主要經營業務就是毒品,「殘暴」是它最大的特點。

和人們熟知的有著明確等級劃分的西西裡黑手黨不同,卡莫拉更像一個由打手組成的商業化公司,趨於國際化、扁平化管理,20個不同姓氏的族派各自為主,各自經營,平等製衡。

瑪利亞的娘家Licciardi家族就一直是幫派中的重要分支之一,在他們的共同經營下,讓那不勒斯成為意大利眾所周知的「毒品超市」。

特別是二戰後,幫派中「女性力量」逐漸增多,成了卡莫拉黑手黨最引人矚目的一點。

因為幫派中的男性經常被捕或被謀殺,久而久之,他們的妻子開始走向前台,她們就像隨時待命的士兵,填補了權力的空白。

為了保證氏族不被對手消滅,這些曾經作為黑手黨妻子、姐妹、母親、女兒,甚至情婦的女性成為了延續幫派的唯一資源。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教母」瑪利亞,她也是第一個真正掌權黑幫的女性。

1951年出生的瑪利亞在與幫內成員結婚後,便成了典型的黑手黨妻子,對丈夫忠誠,守口如瓶,從不插手幫派的事,每天的工作就是做飯清潔,照顧孩子……

但在1994年,瑪利亞的丈夫和兩個兄弟被捕,另外一個綽號「猴子」的哥哥也在獄中去世,侄子也因為競選幫派領導而被謀殺,家中男丁死的死關的關,迫於形勢,瑪利亞只能站出來挑起這個爛攤子。

上任後,瑪利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20個家族組成聯盟,勸說大家放棄領土爭端,互相幫助擴大毒品和走私市場,做大蛋糕一起賺錢,在她的帶領下,原本鬆散的卡莫拉黑手黨成長得更有組織、更神秘、更強大。

此外,她還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打破了幫派自古以來「禁止通過賣淫賺錢」的規定,把黑手伸向女性。

瑪利亞以每人2000美元的價格從阿爾巴尼亞黑手黨中購買女孩,其中許多是未成年,讓她們為幫派服務,強迫賣淫,為了阻止她們逃跑,還用注射毒品,強制喂藥等方式對她們進行控制。

瑪利亞還以為窮人提供救濟金的方式,在底層群眾中積累了良好的印象。很多低收入群體在得知卡莫拉那裡有錢拿後,幹脆表示自己願意為他們工作,漸漸地,瑪利亞在解決了地區失業率的同時也擴大了幫派的規模。

不光如此,在人際處理中,也能看出瑪利亞十分具有「領導才智」。

此前,很多幫派成員在被捕入獄後,為了獲得減刑,往往會選擇出賣其他成員,對於這些叛徒,瑪利亞並沒有選擇斬草除根,相反她拿出金錢進行反向收買,一來可以通過叛徒對警方釋放假消息,二來還可以通過他們與警方的接觸了解警方的動態。

「她的行事作風就像一個跨國公司的CEO,處理幫派事務盡量不被警方察覺,萬事都從大局出發,就連授意手下去殺人,都能做到說話滴水不漏,以免被抓到把柄……直到1999年,黑手黨調查員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沒錯,整個黑手黨這和平的畫風也只維持到1999年就分崩離析。

那年,幫派從土耳其進口了一大批高純度海洛因,瑪利亞覺得這批貨對本土顧客來說濃度實在過高,一旦對身體產生危害將會影響長遠的生意,即便出貨也要經過加工降低純度。

示意圖。

但這一決定對Lo Russo家族(卡莫拉20個氏族分支之一)來說就意味著短期內回本無望,早就對瑪利亞心存不滿的他們開始私自拿貨在街頭售賣,這也直接導致那不勒斯數百名癮君子死亡,當即引起民間眾怒,警方也以此為由從卡莫拉下手,對黑手黨進行大規模鎮壓。

外部攻擊直接加劇了卡莫拉內部矛盾,幫派戰爭一觸即發,Lo Russo家族更是先下手為強,直接射殺了瑪利亞家的四名親信,導致瑪利亞發動了黑手黨歷史中最血腥的復仇戰爭。

這場衝突導致幫派120人死亡,不誇張的說,本世紀初的那不勒斯幾乎每天都有人橫屍街頭。

也正是因為這場復仇,讓警方注意到了瑪利亞的存在,並將她列為「意大利通緝犯TOP30」。

然而,登上通緝令的瑪利亞並沒有就此隱身,這場血拚反倒讓瑪利亞走下去的心更加堅定,在得知反黑手黨檢察官Luigi Bobbio像狗皮膏藥一樣一直糾纏自己家族時,瑪利亞幹脆直接派人炸掉了他的辦公大樓以作警告,警方因此拘留了參與爆炸案的70多人,但沒有一個將她供出。

直到幾個月後,在2001年6月,警方終於在那不勒斯的郊區發現她並將其逮捕。

不得不說藝術來源於生活,即便被捕入獄,瑪利亞還能在獄中配合兄弟來操控家族生意,期間法官對她進行提審,這個女人也還能抽身冷靜為自己辯解:

「我就是個家庭主婦,平常也幹點修鞋匠的活兒,我討厭毒品,如果看到年輕人吸毒,我會很失望的。」

邏輯縝密,口才了得,最重要的是瑪利亞知道自己過往做得滴水不漏,沒有留下致命證據,面對強大的審訊只要咬死「家庭主婦」人設,最多也就被判幾年牢。

事實正如她設想,2009年12月,瑪利亞被批準獲釋,不光如此,經過8年的遠程操控,自己也掌握了卡莫拉的全部控制權。

經過多年沉澱,出獄後的瑪利亞帶領幫派進行了更廣泛的涉獵,繼傳統的毒品、勒索、賣淫後,又把觸手伸向了時尚產業,通過控制普利亞和坎帕尼亞周邊地區的工廠,建造了一個蓬勃發展的盜版帝國。

在意大利,時裝工廠的運作方式是先生產再競標,即品牌會先為好幾家工廠提供面料和設計圖,通過對比每家生產的價格、質量和速度等,最終決定要哪家的貨。

這樣一來,那些沒有中標的工廠,為了降低損失,都會選擇把流標的貨換個商標,通過卡莫拉黑手黨控制的銷售網處理掉,真正做到「廠家直銷」。

對消費者而言,實在太劃算,自己只用花一點點錢,就能買到奢侈品的服裝,簡直就是福利。

除了掌控制造業,卡莫拉還盯上了潮牌商標,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就是Supreme。

他們在意大利創立了名為「Supreme Italia」的品牌,商品不用說,正版出甚麼它就做甚麼,從Logo、衣服、帽子再到周邊,一比一精準複刻。

荒唐的是,這種明目張膽地侵權還是有法律保護的,因為Supreme並沒有在意大利注冊商標,換句話說,卡莫拉創造的Supreme Italia就是一件「合法的假貨」。

經過數年發展,卡莫拉黑手黨的勢力已經滲入到各行各業,不僅在那不勒斯,甚至外國都有屬於他們的分支。

根據一位接觸到卡莫拉核心圈的記者了解:」法官很想指控她雇凶殺人,但根據現有證據,最多只能證明她存在敲詐勒索。」

看來,面對黑手黨數百年來盤根錯節的根基,檢察官和瑪利亞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