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處女才能當兵。56年來,這項規定害慘了無數印尼女性

成為一名女兵的必要條件是什麼?強健的身體,堅韌的精神,敏捷的反應,熱忱的忠心。但在印度尼西亞,很多年來,當女兵還有一個必要條件:必須是處女。

印尼軍隊認為沒有性經驗的女性當兵更加可靠,軍隊風氣更好。為了檢測她們是否是處女,軍隊會在招兵考核中進行「雙指童貞測試」,也就是讓醫生把手指伸入女性的陰道裡,檢查處女膜是否完整。這個測試,可以說是又痛又不科學又侮辱人格,被世界衛生組織、人權觀察組織多次抗議。

好消息是,近日,印尼陸軍參謀長安迪卡·佩爾卡薩(Andika Perkasa)宣佈,招募女兵的體檢流程將和男兵一致,也就是說,會剔除掉「童貞測試」。

他在這周二告訴記者,此類測試不會再在軍隊中出現:「觀察處女膜是否破裂或部分破損是過往體檢的一部分……現在起,不會再有了。」印尼軍隊的「童貞測試」有著悠久歷史,從1965年起開始流行,在陸軍、海軍、空軍和警察隊伍中廣泛使用。「處女身份」和「女性道德」兩個概念牢牢掛鉤,想要進入體面的政府部門工作,就必須接受」童貞測試」。雖然處女膜和她們的工作能力沒有任何關係。

人權觀察組織記錄過幾起測試,可以一窺當地女性受到的折磨。一名24歲的印尼女子說:「我們20名申請人被告知要去望加錫的警察醫院做檢查。在那裡,我們所有人站成一排,被要求在三分鐘內脫掉內衣。醫務人員先是檢查了我們的眼睛、鼻子、牙齒、脊椎,然後把我們帶入一個沒有窗的小房間,兩兩做雙指測試。光是在大廳裡已經夠可怕了,我們20個人彼此不認識,還得當場脫光衣服。等進入童貞檢測後,更是心煩意亂,他們插入了兩根手指,很痛很痛。我的一個朋友甚至昏倒了,因為真的太痛了。」

另一名2014年參加體檢的印尼女性說:「我在國家警察學校的大樓裡做健康體檢,大約20個女孩進入大廳,被要求脫光衣服,包括胸罩和內褲。感覺很丟人。只有來月經的女生可以一直穿著內褲。我們組是當天最後一個,醫務人員可能已經筋疲力盡了,有氣無力地要求我們坐在一張大桌上,是分娩孕婦用的那種。我們的雙腿張得很開很開,好像我們真的要生孩子。一名女醫生給我們做了雙指測試。

我不想記住這些糟糕的經歷,感覺真丟人。為什麼要在陌生人面前脫衣服?有的申請人因為壓力太大,體檢時昏倒了。」雖然申請人抱怨聲很多,但軍方和警方從來沒有停止。這種對處女身份的追求,甚至將童貞測試擴大到女高中生和士兵未婚妻上。2013年,澳洲媒體《世紀報》報道印尼南蘇門答臘省的教育部規定,全省高中女生必須確保自己是處女,並將檢查她們的處女膜,如果不通過畢業有困難。

2018年,印尼國民軍健康中心副主任安德裡亞尼(Andriani)說,如果男兵們要結婚,他們的未婚妻必須接受處女膜檢查,因為她們必須是「完美無缺」的。「想要當軍人的妻子,這些女性必須是完美無缺的。從上到下,完好無損。」安德裡亞尼說,」處女膜也必須是完整的,因為它意味著健康,身心的健康。」

(安德裡亞尼上校)

有的女性,本來心理很健康,經歷過測試不太健康了。一個化名叫佩爾緹薇(Pertiwi)的女子告訴印尼媒體線圈新聞網,她和士兵男友準備婚禮時原本很快樂,突然被告知要做尿檢、血檢和童貞檢。她坐在分娩椅上,已經夠緊張了,沒想到進來的是個男醫生,是他給佩爾緹薇做雙指測試。「他先是把手指伸進去,然後再打開,接著到處刮蹭,感覺就像有一隻青蛙在亂動。那種感覺真是太痛了,真的太痛……」

佩爾緹薇和男友是沒有性行為的,但經歷過檢測後,她懷疑自己可能算不上處女,檢測已經讓她失貞了。一場體檢讓她留下很大的心理陰影。多年來,印尼醫生們和世界衛生組織說過很多次,童貞檢測不光歧視女性,而且檢測本身沒有用,因為無法從處女膜的狀態知道女性是否有過性經歷。處女膜,學名叫陰道瓣,它不是一張完好無損的膜,而是一層有洞的粘膜組織,位於陰道口。正常的處女膜都是有洞的,形狀大小不一,有彎月形、環形、傘形、雙孔形、篩形、穿孔形。經血就是通過這些洞流出來的。

當然也有完好無損的處女膜,數量極少,叫做「閉鎖」。這種狀態是需要治療的,醫生會在上面開孔,不然經血無法正常流出,腹部會疼痛。處女膜不光有洞,而且很容易因為各種原因破裂,比如劇烈運動、摔傷、自慰、婦科檢查和啪啪。很多愛運動的女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處女膜早破了。澳洲媒體ABC在2018年報道,一個名叫紮吉亞(Zakia)的女生是武術運動員,想轉職當女警。

(童貞測試檢測報告)

紮吉亞沒有過性經驗,她有信心自己能通過警方的童貞測試,可誰知,她測了很多遍,結果都是她有過性經驗。她堅稱自己是處女,但被警方拿著檢測單恐嚇,最後迫於壓力只好說自己有過性經歷。安德裡亞尼說,軍隊的體檢會檢測出不同原因造成的破裂,會還處女申請者一個清白。但萬隆市婦產科專家羅比·維卡克索諾(Robbi Wicaksono)告訴線圈新聞網,這根本無法做到。

(維卡克索諾醫生)

「醫學界沒有童貞這個詞,也不知道如何認識它,也不清楚它的定義。它不存在。如果人們認為處女膜的完整性能說明她是處女,從科學上講,這是錯誤的。」」處女膜的完整性隨時可以改變,而且能因任何活動而改變,與是否有啪啪無關。當醫生檢查處女膜時,他只能描述處女膜的狀態,之前發生過什麼是不可能知道的。」醫學博士普特裡·薩拉斯沃蒂(Putri Saraswati)說,軍方和警方的醫學觀念極其老掉牙,而且童貞測試雖然在體檢裡,但和健康毫無關係,本質就是歧視。

(薩拉斯沃蒂醫生)

「這種測試總是發生在確認某個女性是否有資格得到某個職位、工作和教育上。我不明白為什麼要以童貞來評判女性是否可以得到資源。這種測試和工作需求毫無關係。」「而且,男性沒有童貞測試,為什麼要求女性?」自2014年起,國際組織就在不斷抗議印尼的童貞檢測,在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說這種測試」侵犯了女孩和婦女的人權」。

隨著處女膜知識的不斷普及,軍方高層也漸漸意識到測試的無效性,終於在今年停止。除了陸軍外,印尼的海軍、空軍也在這周聲明,軍隊體檢不包含童貞測試,男女兵的檢測都一樣。陸軍參謀長佩爾卡薩在上個月說,男女兵的軍隊選拔過程必須平等。除了女兵不用再接受童貞檢測外,男兵的未婚妻們也不用再檢測,因為實在沒有必要。

新聞出來後,駐雅加達的人權觀察小組發了賀報,稱讚軍方的明智決定,終於結束了多年不科學和歧視性的測試。以後,印尼女性進入軍隊和警察隊伍,就不會再受到折磨和侮辱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