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倦社會,老人山洞隱居15年。然而他最近出山了:我要打疫苗

這位老先生名叫Panta Petrovic,今年70歲了,現在住在塞爾維亞南部Stara Planina山上的山洞裡,隱居了15年。

其實直到上世紀90年代,他一直在法國當國際貨輪的技術員,在外國生活了18年,之後回到家鄉塞爾維亞。

他結過幾次婚,現在獨身,後來戰爭爆發,生活越來越不好過。

Petrovic先生決定離開他在皮羅特市的家,搬到野外生活。

於是就在他現在住的這座山上,在離地面26英尺高的樹上建了一座樹屋。

再後來,他又找到了一個山洞,開始搬到那裡生活。

外人要想找到山洞,需要走過一段懸崖峭壁,因此平時根本不會有人打擾他。

山洞就是他的家。

只有簡單的生活用品。

困了就席地而臥。

Petrovic先生喜歡大自然,住進山裡之後他越來越發覺自己喜歡與世隔絕的生活,這樣讓他覺得很自由。

「我在城市裡生活並不自由。總有人幹擾你——總是會和老婆、鄰居或警察吵架的。」

「在這裡,沒人來打擾我。」

而且在隱居之前,他資助小鎮建了三座小橋,還在一座橋的橋頭建了一座鴿舍,並把多年在外國工作賺到的錢都捐給了社區。

「金錢是被詛咒的,會把人慣壞。我沒有像有錢人那樣被它腐蝕。」

(橋頭的鴿舍)

Petrovic先生平時吃粗茶淡飯,他會在森林裡采蘑菇、從小河裡釣魚吃。

有時也會去附近的城鎮,在垃圾箱裡找點兒別人扔的殘羹剩飯。

還有人聽說他的故事,給他捐贈一些吃的。

隱居生活Petrovic先生已經過了15年。

他平時不看電視、不上網,跟外界聯繫極少,世界上無論發生什麼大事,他都很難知道。

比如從全年開始在全世界爆發的新冠疫情。

他原本是不知道外面在鬧疫情的。

去年因為一個特殊的機會,他走出山洞「探險」,去附近的小鎮參觀。

這才偶然得知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很多人生病、過世,世界大亂。

回到山洞後,Petrovic先生繼續隱居,他的生活簡直是隔離生活的極致版。

除了偶爾去城鎮,他很少有機會接觸外人。

而且跟Petrovic先生接觸最多的其實不是人,是各種動物。

包括幾只山羊、一群雞、大約30只狗和貓,以及他最喜歡的一頭名叫Mara的成年豬。

原先他把動物們養在山洞附近,但後來有狼咬死了幾只,Petrovic先生決定給它們換個地方。

就在城鎮郊外搭了個窩棚,把動物們轉移到那裡。

所以平時跟他接觸最多的就是這些動物,他需要定期去投喂。

比如他在橋頭鴿舍裡養的鴿子。

即使他年事已高,但還是能靈活地爬上去,用從垃圾桶裡撿的面包喂鴿子。

還有剛撿回來的3隻小奶貓。

它們的媽媽被狼咬死,現在是Petrovic先生用針管在喂養它們。

而他最愛的一隻動物是他自己救回來的一頭豬。

8年前,他在灌木叢裡發現一隻孤零零的小豬崽,沒人媽媽在身邊,他用奶瓶把小豬養大。

在Petrovic先生的照顧下,現在小豬已經長到200公斤,平時在小河裡嬉戲打滾,吃著Petrovic先生手裡的蘋果,生活的自由自在。

「它對我來說就是一切,我愛它,它非常聽我的話。」

「錢也買不到這樣的東西,這才是真正的寵物。」

平時隱居山林,很少有機會接觸外人。

Petrovic先生感染新冠病毒的幾率其實非常非常低。

但是,他對疫情還是相當重視。

最近一聽說可以打疫苗了,就馬上去打了第一針。

對於看似有些「多此一舉」的舉動,Petrovic先生說。

「病毒可不挑人。它能傳到這兒,能傳到我的山洞。」

「我想接種三針,包括額外那針加強針。」

「我不理解一些人為甚麼要懷疑新冠疫苗。」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接種,每個人。」

Petrovic先生雖然消息不太靈,但頭腦可是」人間清醒」。

希望有了疫苗的保護,新冠可以遠離他。

讓他自己在山上,過他想過的生活……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