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三姐妹聯手殺父或無罪釋放?新證據曝鬼父戀童暴行!

2019年,發生一起震動俄羅斯的凶殺案:

2018年7月27日,分別只有19歲、18歲和17歲的Khachaturyan卡察圖研家的三姐妹,聯手殺害了57歲的父親Mikhail米凱爾。

簡單回溯一下案情:

57歲的米凱爾,是莫斯科郊外某個社區裡的無業大哥,黑白通吃,和當官的以及黑幫都有交情,車上經常放著砍刀和獵槍,平時的工作就是收保護費,當話事人。

他生性殘暴,卻很懂在外人面前建立自己信仰虔誠、做事幹脆的人設。但回到家,他常年家暴19歲就嫁給他,並生育了一兒三女的妻子,並在兒子8年級時將他和老婆都趕出家門。

將老婆兒子趕走後,米凱爾威脅老婆不準回家,回來就殺她娘家人,之後將魔爪伸向接連開始來月經、發育成熟的三個女兒。

他不僅限制女兒們的人身自由、肆意毆打,不準去學校,還對她們說「媽媽跑了,你們就是她的代替品,要給我生孩子」,甚至說自己有前列腺有病,曾讓女兒們幫他「解決問題」。

(二姐)

2018年7月27日凶案發生,最開始的報道表示,米凱爾用胡椒噴霧攻擊了19歲的大女兒Krestina,因為患有哮喘,她昏了過去。

受到驚嚇的18歲的Angelina和17歲的Maria躲在房間門後,拿著從父親車後備箱偷來的砍刀和錘子,趁他打開房門不注意,進行了自衛攻擊,殺人後叫了救護車。

(凶案現場)

之後三人被捕,檢方、律師,包括大眾輿論,都圍繞著三姐妹是正當自衛還是蓄意謀殺進行了全國性的討論。而這兩年,出現了更多的細節,多方不同的言論,案情也變得更加複雜。

(大姐、二姐、三妹)

蓄意謀殺?

原來,事發當晚,米凱爾不僅用胡椒噴霧噴了有哮喘的大姐,致使她昏迷。二姐和三妹也被反鎖在屋內,被他噴了胡椒粉。萬分恐懼之時,兩人決定趁著父親已在扶手椅上睡著,先下手為強,將他殺死。

(大姐)

趁著父親睡著殺人,成了三姐妹被反復認定蓄意謀殺的爭議點之一。

(二姐)

二姐和三妹拿著父親的砍刀和錘子開始攻擊,捅了他至少35刀,二姐更是直接刺中心臟。父親驚醒進行反抗時,大姐醒了過來,爬到客廳幫助兩個妹妹,朝父親噴了胡椒噴霧,三人拿起武器,最終一起取了父親的性命。

(大姐、三妹、二姐)

接下來,她們作出了目前最具爭議的行為:三姐妹用刀自殘,佯裝先被父親攻擊所以自衛殺人,接著才報警叫了救護車。

(監控拍到殺人後在走廊不知所措的姐妹之一)

第二天被正式逮捕後,三姐妹承認殺人,但表示是在多年的性侵虐待後,不得已而為之。她們的律師Aleksei Lipster說:「我們第一天見面,大姐Krestina就說‘坐監獄也比在家好。’」

(大姐)

來看看從2018年至今的案件庭審時間線,在「蓄意謀殺」和「正當自衛」的辯論中,情況十分膠著:

2018年7月28日,警方以「有預謀的謀殺」之罪名,逮捕姐妹三人。

2018年8月,三姐妹律師為她們無罪辯護,理由是過去四年,她們遭遇了父親的嚴重性侵家暴,是自衛殺人。

2018年9月初,17歲的小妹在心理評估後被認定為精神失常,轉去精神病監獄。

2018年9月底,三姐妹保釋出獄。

2019年1月,經過搜證,檢方確認三姐妹常年被嚴重性侵家暴的事實,將「有預謀的謀殺」降級為「合理自衛」。

2019年5-6月,檢方在未給出進一步解釋的情況下,又將「合理自衛」升級為 「集體蓄意謀殺」,大姐和二姐被求刑8-20年,三妹因為殺人時未成年,將在少年法庭受審。

2019年6月,三姐妹「集體預謀謀殺」的新聞震動俄羅斯社會,超過50萬人簽名要求還她們自由。

2019年6月至今,三姐妹的案子依舊未有正式審判結果。

(大姐、二姐)

「還是處女,不可能被性侵。」

兩年以來,三姐妹的案子被分成了兩個,當時成年的大姐和二姐被合並審判,三妹因為精神失常行凶時無法判斷自己的行為,加上未成年,被單獨審判。

(三妹)

從2018年7月被捕,9月保釋,2019年1月被檢方認定因常年遭受性侵家暴所以「正當自衛」,再到2019年6月,檢方認定三姐妹的悲慘遭遇,卻又將罪名升級為「集體蓄意謀殺」,數十萬俄羅斯人為她們簽名奔走,要求無罪釋放。

與此同時,父親的親人和支持者們,接連站出來質疑三姐妹的動機。去年8月,三姐妹的姑姑(父親的妹妹)和堂哥,帶著律師上節目,公開指責三姐妹。

姑姑說三姐妹裡當時有兩個還是處女,一個已經有秘密男友,所以她們說的父親對她們的性侵根本不成立。米凱爾被殺,都是因為他想在三姐妹都成年後搬到以色列,但女兒們不願意,所以殺父取遺產,想過逍遙日子。

姑姑說:「她們在說謊,要是真的被性侵了,完全可以告訴她們的朋友‘我爸很殘暴,強姦了我們’,但她們沒有。」

事實上,從2018年案件發生開始,三姐妹的鄰居、老師、朋友已經公開表示,聽聞過三姐妹被父親性侵家暴,朋友們提供了超過十個證言,包括一個女兒曾被父親逼迫後試圖自殺。而檢方對三姐妹做完體檢後,證實她們有遭遇性侵的傷口。

(被父親毆打後留下照片的二姐和大姐)

不僅如此,三姐妹也已經放棄了父親的遺產。但父親方的親戚對這些不予理睬,三姐妹的堂哥堅持說,三姐妹殺人後,報警前自殘佯裝自衛,就是不道德的,根本不配得到自由。

跟著姑姑一起上節目的父親親屬方的律師也表示:「她們在證詞裡說,媽媽還在家的時候,父親就開始性侵了。但她們的媽媽都沒看到過性侵,何談保護?」律師的言下之意,只要媽媽看到了,就會阻止,沒看到,就是沒發生。

(父親親屬方的律師Olga Khalikova)

這裡要再提一下,前面說了,三姐妹的媽媽公開表示過,她常年被家暴,最後被丈夫威脅趕出家門,只要和女兒們聯繫丈夫就威脅殺她娘家人。

(三姐妹的母親Aurelia和大姐)

當時姑姑和堂哥出來後,評論區的網友這麼說:

而除了上節目公開指責三姐妹的姑姑和堂哥,三姐妹的婆婆,也說孫女們是故意殺害自己的兒子,還把大孫女從住房登記冊上除名。

(另一個姑姑和婆婆)

加害者、被害者、受害者、幸存者、憤怒叫屈的親屬,三年以來,三姐妹的命運牽動著許多俄羅斯人的心。罪與罰,成了檢方始終無法定奪的點。

懸而未決

因為疫情原因,三姐妹的案件一拖再拖。但就在昨天,俄羅斯俄塔社TASS報道,經過權威心理機構認定,凶殺案發生時,三姐妹已經患有被虐者綜合症,以及嚴重的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

來自俄羅斯賽布斯基社會和法醫精神病學中心的權威專家公開報告,三姐妹在父親生前多年間備受性侵家暴,父親不僅有「特殊的性癖好」,更是妥妥的戀童施暴者。

(三妹、二姐)

三姐妹的律師Maria Davtyan對媒體說:「專家發現,從2014年開始,三姐妹就已經患有被虐者綜合症和創傷後應激障礙。她們在恐怖控制中,無法逃脫和拒絕,殺人時處於絕望的心理狀態。最小的17歲的女兒Maria,當時已經是‘瘋狂不自知’的狀態。」

(三妹)

「親屬口中指責她們有‘性綜合症’的言論也不成立,專家沒有找到這些問題,三姐妹是在長期的虐待中被逼殺人。」據律師說,這樣的權威報告,將成為三姐妹在接下來庭審裡的關鍵證據。

(二姐、大姐)

根據俄羅斯國家杜馬的研究,每十個俄羅斯家庭就有一個發生過家暴,其中80%的受害者是女性以及兒童、老人,35%的受害者會因為感到羞恥、恐懼選擇不報警。

而在2017年2月,在宗教勢力支持的「維護傳統價值」的壓力下,俄羅斯議會通過了」未造成嚴重身體傷害、一年不超過一次的家暴行為去罪化」的法案。法案通過第二年,在這樣的環境裡發生的2018年三姐妹殺父案件,自然引發了廣泛爭議。

本周,評估三姐妹心理狀況的新權威報告出來後,評論區的網友們各抒己見。

討論父親身份的:

覺得所謂的權威之前沒站在三姐妹一邊的:

希望三姐妹能夠成功脫罪的:

對父親的行為不齒,支持三姐妹的:

最終的審判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