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淪陷!1月內98%人處於高風險區,兩種變異毒株同爆發

最近一個月,美國新冠疫情迅速惡化。

7月5日,還只有19%的人住在高風險地區;但到了8月9日,已經有98%的美國人處於紅色高風險地區。

僅有0.2%的美國人口,居住在新冠病毒傳播率為「低」的地區。

CNN指出:在過去五周中,高風險地區以驚人的速度增加。

 

按照美國疾控中心CDC的判斷標準:如果該地區一周內每10萬居民報告超過100例新增,或者新冠檢測陽性率超過10%才會被算作高風險地區。

但就算是這樣的標準,也能看到美國從最開始的零星紅色,變成幾乎全部都被紅色覆蓋。

根據《紐約時報》最新數據,美國昨日新增確診138595例,新增死亡1022例。

下圖是從2020年3月開始的美國疫情數據統計圖。

可以看出,這一波疫情非常不妙,眼看著,就要朝著疫情最高峰,一天確診20萬的時候衝上去。

這波來勢洶洶的疫情,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沒有預料到。

因為美國作為全世界疫苗最充裕的國家之一,疫苗已經有了一定的普及率,也有很多人都期待著,有了疫苗就可以徹底放開,再也不用擔心新冠。

只是,事實卻讓期待自由的美國人失望了。

7月2日,福奇還在堅持稱:我們的疫苗效果很好,足以對抗變異病毒,打了疫苗的人無需佩戴口罩。

到了7月底,CDC就不得不重新建議:鑒於變異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已經接種疫苗的人應恢復在室內戴口罩。

事實上,這波問題不出在疫苗。

美國的疫苗的的確確對德爾塔變異毒株有一定的防護作用,雖然不能保證打了疫苗就百分百不感染,但總的來說,效果還是可以的。

問題在於,美國前期的一系列騷操作,導致民眾對於疫苗並不急迫,也導致了疫苗進度遲緩。

按照拜登的計劃,美國應該在7月4日前有兩個目標,第一個是讓70%成年人接種1劑新冠疫苗,第二個是讓1.65億美國人完整接種疫苗。

他們按照這個目標,囤積了大量疫苗。

然而實際上,他們一直到8月2日才完成了第一個目標,第二個至今仍未完成。

美國政府將延期的原因歸結為年輕人:「年輕人認為新冠病毒影響小,接種意願不強。」

根據CDC統計,美國18~39歲人群接種疫苗意願最低,只有一半的人表達已經接種或願意接種。

不願意接種的年輕受訪者表示:他們要麼是擔心疫苗的副作用,計劃等待一段時間看看疫苗是否安全,要麼根本不相信有必要接種疫苗。

但甩鍋給年輕人這個事情,本身就離譜。

一個普遍形成的觀點,是因為社會大環境認知的灌輸。

長久以來,美國的反疫苗運動一直轟轟烈烈,大肆宣傳疫苗是騙局、對人體有害,在新冠之前就鬧出過麻疹因為疫苗接種率不夠而死灰複燃的慘劇。

除此之外,在疫情前期,尤其是特朗普領導的時候,為了反對中國,他們大肆宣揚「新冠只是大號流感,只對老年人有影響」的觀點,也讓無數年輕人認定了這個問題不嚴重。

再加上很多人都相信了最開始的「群體免疫」說,認為一旦感染過,就一輩子不會再感染。

於是,在多方面原因疊加下,美國的疫苗接種率已經到達了一個閾值。

雖然疫苗供給量仍然充足,但疫苗接種速率已經顯著放緩。

CDC數據顯示,過去一周,每日接種疫苗人數約為27.8萬,較4月接種高峰時期相比,跌幅達84%。

70%的人接種了疫苗,但剩下沒打的人,成為了這次疫情傳播的主力,讓疫情不斷反復。

美國38歲的足球經理Anthony Johnson因為之前曾經染疫,就沒有及時接種疫苗。然而在7月,他再次感染了新冠肺炎。

這一次,他高燒42度,出現了嚴重的呼吸問題,經歷了腎衰竭、血氧含量過低、肺血栓等問題,幾乎要死過去。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11日發佈的全球疫情周報,德爾塔病毒的病毒承載量高出1000倍,也有更高的重複感染風險。

就連之前感染過,也不能夠讓人體獲得免疫力,疫苗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但因為美國自有國情,很多人都拒絕承認這一點,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接種,也導致了這一波高峰的出現。

一名密西西比州的護士,在這一波疫情抬頭後,終於痛苦地選擇了辭職。

她接受採訪時表示:

「作為護士,我的職責就是拯救患者生命。可直到現在,新冠肺炎住院病患激增,但疫苗接種率仍然這麼低……」

「我感覺我們的這場戰鬥無望取得勝利,這是一場必敗的戰役。」

美國現在的狀態,可能影響的不僅僅是他們自己。

70%的人接種了第一劑疫苗,同時病毒仍然在未接種人群中大肆傳播——這樣的模式,反而更容易助長出免疫逃逸的變異毒株。

如果病毒在某一次複製中,無意中出現了能夠逃逸的變異株,很容易就會成為優勢毒株,傳播開來。

雪上加霜的是,現在值得注意的毒株,還不僅僅是德爾塔毒株一個。

秘魯在2020年8月發現了變異毒株」拉姆達」,而到現在,已經有超過90%的感染病例與拉姆達相關。

這個毒株的刺突蛋白存在數種基因突變,傳染性達到原始毒株的兩倍。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為止,秘魯的新冠死亡率全球最高。

拉姆達毒株,也已經在美國蔓延開來。

截止到8月7日,美國已經有1060例由拉姆達引起的新冠肺炎病例。

而如果德爾塔毒株和拉姆達毒株在美國本土同時大範圍流行……就可能導致更糟糕的結果。

根據專家說法,如果一個人同時感染了兩種不同的新冠病毒變異株,兩種毒株進入同一個細胞,那麼兩者的遺傳物質就可能發生交換重組,產生第三種新毒株。

頻繁和大量的混合毒株感染,將為新變異毒株的孕育提供溫床。

這將是全人類都將面對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拉姆達毒株已經出現在了至少41個國家和地區。

根據日媒報道,日本在7月23日就已經查出了拉姆達病毒,最先攜帶拉姆達毒株入境的感染者是一名奧運相關人員。

而一直到8月6日被媒體報道前,日本都沒有公佈這條消息。

今天,日本東京都13日報告新增了5773例新冠確診,再次刷新了單日報告新增病例數的歷史紀錄。

與此同時,住院患者人數達到3668人,重症患者達到218人,均為疫情開始以來的最大數值。

而專家表示,東京都內居家療養患者超過兩萬人,感染人數的增加狀況,已經失去了控制。

和新冠的戰爭,是全人類的戰爭。

人類用口罩、封鎖、疫苗打造防線,而病毒靠著一次次變異升級武器,最終,人類命運是共同體。

如果放任病毒擴散、放任反疫苗運動橫行,最終只會使科學家們千辛萬苦構造的疫苗防線失去作用……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