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局灌酒,辦公室脫褲騷擾!大公司的“兄弟會文化”也太惡心了…

新人要參加尷尬的破冰遊戲,大聲告訴老成員「他們夢想中的3P是什麼樣的」;經常拉女性參加聚會強行灌酒;擁有強大的資源和關係網,一旦被他們侵犯很難維權….

這是美國大學中兄弟會常會出現的情況。傲慢自大、內部競爭過度激烈,肆無忌憚地進行侵略性的行為是兄弟會文化的核心。

除此之外,所有的兄弟會還有個更令人生厭的特征——虐待和歧視女性。

一個兄弟會的強姦文化口號。

可悲的是,兄弟會早已超越了美國大學校園,形成了一種不良文化,近年來很多大公司都因為其有毒的兄弟會文化被員工告上法庭,成為了頭版頭條。

在脫衣舞吧開會,投訴即被雪藏

在大學中兄弟會掌握著龐大的社交和工作資源,進入兄弟會的人將得到特權。這些擁有特權的人就會欺壓弱者,剝削身邊的女性,而同組織的人們都會相互包庇。

在兄弟會文化盛行的公司中也是一樣的道理,這些公司從上到下都對女性員工極不尊重和不重視,對女員工的的性騷擾和侵犯頻發,但當你向HR舉報這些行為時,永遠會被駁回或消極對待。

在公眾看來,這些公司有著輝煌的成績,員工有著令人羨慕的待遇,是人人都想擁有的dream job,但對於被欺淩的員工來說,去這裡只是一場夢碎般的體驗。

《紐約時報》刊登過一篇女性工程師的故事。在入職之前,她和所有人一樣認為這裡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工作體驗,有極好的員工福利和工作休閒環境。

2015年進入夢想中的公司後,這名工程師被她的主管多次性騷擾長達三個月。在向HR投訴後,他們發現女工程師的話屬實,但卻沒有對主管進行任何懲罰。她不得不繼續提心吊膽地與騷擾者單獨開會。

他們居然還建議她去進行心理治療或者休假,據說這是谷歌一貫的行事作風——讓受害者離開。

在受不了侮辱後受害者嚴重失眠,被迫在家休息了一段時間,卻被告知她的投訴舉動,休假行為導致她失去了升職機會。在這段時間裡,她雖然失望但仍然會被公司無處不在的宣傳洗腦,認為自己能在這裡工作已經很幸運,這裡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待遇。

直到因為不斷被雪藏事業停擺後,她才終於清醒過來,辭職離開了這個充滿PUA文化和兄弟會文化的地方。

與之相比,Uber則做得更過分。2017年,三十多名Uber員工在訪談中透露了這家著名公司的兄弟會文化:高層以歧視性詞語和髒話辱罵下屬,上級經常威脅要殺了業績不佳的員工,經理在公司會議上公然對女同事摸胸…

目睹這一切的員工們都會被叫去,威逼利誘簽署保密協議,讓事情的討論就此在公眾視野中消失以逃避責任。

這一切從來沒有被媒體報道過,直到前Uber網站工程師Susan Fowler撰寫出了一篇曝光公司的長文。

她進入新團隊的第一天就被主管短信騷擾,試圖說服Susan與已經有伴侶的他進行一段開放式性關係。Susan感到不適後馬上向HR報告問題,她認為大公司會對員工的投訴非常重視,但事實是HR只告訴她「那個人是初犯,並且業績突出」,所以公司只會對他進行一些批評,不想毀掉他的職業生涯。

相反Susan卻得到了懲罰,她被「建議」調崗,並且被警告「如果你不調崗導致被人報復的話後果自負,我們給了你選擇。」

這件全公司免費工服只有女員工需要自費購買。

她被迫去了別的組工作,認識了更多女工程師後她發現大家的境遇都差不多,那名主管已經被其他女同事因性騷擾投訴過多次,但HR給每一位投訴者的回覆都是——「他只是個初犯」。

最後因為受害者們的聯合投訴,這名主管終於被開除,但受害者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報復,包括降薪,降職甚至辭退。因為選擇投訴的女性員工在這些公司眼裡是麻煩和有威脅的。

不光是直接騷擾還有間接洗腦,Susan還提到,公司的男性高層經常會逼迫女員工和他們一起去脫衣舞酒吧「開會」,通過這種場合,女性員工被暗示他們與上級的關係就像做脫衣舞娘和觀眾一樣,是低級的取悅者,而不是平等的工作關係。

最終是因為社交網絡上的發酵,導致20 名員工因涉嫌多達 215 項騷擾、歧視、性騷擾和欺淩指控被解雇。Uber的聯合創始人兼CEO, 特拉維斯也因此被罷免。

有人說這是上層管理疏忽導致的,但實際上,大多數兄弟會文化猖獗的公司,欺淩和性侵正是從高層開始的,而且行為更加過分。

美國最大的媒體之一,福克斯新聞也是很有毒的公司,曾被連環爆出數起性侵女職員事件。前CEO Roger Ailes的行為罄竹難書。

Ailes 牽出了一系列濫用職權性騷擾案。

一名女記者向Ailes爭取某個採訪工作,被Ailes要求一起吃晚飯。晚餐後,Ailes對記者說「如果你想採訪大人物,就得陪大人物睡覺」,並在記者面前炫耀與他睡過的員工名字。還直白地向記者提出「你需要每隔一段時間給我做一次BJ」。

恐懼的記者還在這之後被Ailes電話騷擾反復勸說,在她被明確拒絕後,很快就得到了自己不會得到那份工作的通知。

Ailes還曾把一名來電視台拍攝的16歲女孩鎖在自己的辦公室,脫下褲子讓她為自己服務。女孩被半裸的他在辦公室裡追逐,嚇得魂飛魄散。

在實在無法得逞後,他從運轉的錄音機裡拿出一盤磁帶,警告女孩一切都錄下來了,不要把事情告訴任何人,否則就讓她變成人盡皆知的蕩婦。可見Ailes早就為性侵做好了準備,而且是個慣犯。

福克斯的連環醜聞被改編成了影視作品。

多年來,很多為福克斯工作的記者、編輯和演員都曾遭遇電視台高層的性侵和騷擾,但每當事情發生,福克斯就會花費大量的錢用來封口。

Roger Ailes雖然在2016年事情鬧大後辭職,但直到死都還在美國媒體界呼風喚雨,有著很多工作邀約。

因為正如兄弟會成員會互相包庇一樣,有著相同有毒文化的特權階層也在公司外形成了足以影響社會的不良風氣。

除了公司對施害者有罪不罰,威脅洗腦被害者外,有這樣氣質的公司還非常熱衷於飲酒聚會文化,因為這樣就可以把一切發生在女員工身上的性騷擾都歸咎於酒精的錯誤。

鼓勵給女員工灌酒性侵

WeWork在還紅火的時候,前文化總監Anaya就曾將公司告上法庭。她曾兩次被同事惡意抹胸摸屁股,並指控WeWork自上到下無處不在的兄弟會文化,尤其是愛灌酒這件事。

她在面試時就被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要求喝龍舌蘭酒。進入公司後,她發現WeWork每周會強制員工進行喝酒狂歡團建,並且經常在多日會議中鼓勵大家喝酒。

這裡面的潛台詞就是:他們不會因為喝酒導致的過錯而懲罰員工。她在一次強制的聚會中被灌酒,並遭到了男同事的撫摸,摟抱和強行舌吻。Anaya投訴後,HR果然以對方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為由息事寧人。

而另一家大家都很熟悉的遊戲公司暴雪則更加過分。本月,數名員工曝光了暴雪長期以來嚴重的兄弟會文化對女性員工的壓榨。

法庭文件稱,前魔獸世界高級創意總監 Afrasiabi經常襲擊女員工,言語性騷擾外,還會強吻強抱她們。

公司有鼓勵過度飲酒的文化,辦公室常常堆滿酒瓶,高層經常會策劃一種叫「立方體爬行」的活動,其實就是歐美人非常常見的「酒吧爬行」——從一家喝到另一家直到喝醉到爬著走。

他們常利用公司活動為借口,強迫女員工參與酒會。有些人被灌醉後吃豆腐,有些被醉醺醺的同事或上級欺淩辱罵。

暴雪最為人稱道的迪士尼包場團建中,竟然還有員工在眾目睽睽下被強吻。在公司的聚會上被摸胸,被摸下體。

當女員工投訴時,對方就會以「我們在交往」或「我正在追求她」為由,將性騷擾正常化。因為公司非常流行並鼓勵高層和女下屬戀愛,讓被侵犯的下屬很難維權。

被性騷擾並公開指責暴雪的斯嘉麗。

暴雪的女員工們甚至總結出了一些去了就一定會被性侵的地方,比如會議中心附近希爾頓酒店的酒吧,Afrasiabi甚至有一間用來性侵喝醉女員工的客房。

新的女員工報到時,所有男性都會像在對潛在調情對象一樣,排著隊向她自我介紹。女員工經常抱怨某些同事會給她們進行討厭的按摩,在開會時還會故意發出奇怪的呻吟聲。

而且辦公室內的戾氣很重,員工們經常互相辱罵,並且喜愛使用「強姦」這個詞。這導致女員工更加害怕和孤獨。魔獸世界前設計師Jennifer表示,每個來公司的女性都會面臨這些威脅,不管她們多有能力。

當員工們去HR那裡投訴時,發生了前面幾家企業同樣的結果——被無視,甚至投訴人的信息被故意暴露然後遭到非自願調動、開除、踢出項目等報復。

這樣的公司永遠不會反省自己,只會認為一切都是因為女員工太脆弱,事兒太多。

如果這樣的企業不從根本上改變管理層的結構和理念,那今天抓了這個人,明天就會有另一個人代替他施害者的位置。

由於盛行這類文化的公司絕大多數影響力非凡,所以它們導致的不光是員工受到嚴重的虐待和欺淩,更是在公司高層的默許甚至鼓勵下將這種文化變成一種行業的常態。

在大企業不斷地縱容下,違法不齒的事變成了「潛規則」,變成了合理的運作方式,終究會影響到整個社會的風氣。而我們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沒有進入這些公司,也可能成為兄弟會文化的受害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