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臉面丟盡!安德魯王子性侵未成年被正式起訴,王室曾包庇

當地時間8月9日,弗吉尼亞·尤弗裡根據《兒童受害者法》在紐約起訴安德魯王子,指控20年前安德魯對她進行性虐待,當時她還未滿18歲。

而安德魯彼時已經40歲了。

訴訟文件中除了性虐待之外,還指控安德魯犯有毆打和蓄意造成精神傷害的罪行,要求補償性和懲罰性賠償。

文件稱,安德魯知道她的年齡,也「知道她是性交易受害者」,但還是在未經她同意的情況下進行了性行為。

並且公佈了大量可怕的細節,其中包括未成年女孩和年輕女性是如何被性罪犯愛潑斯坦販運、性虐。

安德魯王子乘坐愛潑斯坦私人飛機的飛行記錄,與愛潑斯坦性交易的國際範圍有著驚人重疊。

以及安德魯在倫敦、紐約豪宅中侵害當時還未成年的弗吉尼亞以及其他受害者的過程…

全世界都被這一起訴訟震動,因為被指控的是這世上最為顯赫的人之一——英國女王的次子安德魯王子。

相比之下,弗吉尼亞只是個沒有家世更沒有權勢的普通女性,她最被人們知道的身份,就是美國性罪犯愛潑斯坦案的受害者之一。

2015年,弗吉尼亞首次公開指控安德魯性侵她,當時她在訴訟中稱自己是愛潑斯坦的「性奴」,愛潑斯坦強迫她和他有權有勢的朋友發生性關係,其中包括政界人士、商界領袖和學者,其中之一就是英國女王的次子。

因為當時指控的重點是愛潑斯坦,所以安德魯並沒有成為直接的目標。

直到現在。

這是安德魯第一次作為訴訟的對象被正式起訴,並且他是唯一的被告!

雖然安德魯早在愛潑斯坦醜聞爆發時,就已經成了扶不上牆的爛泥,直接在王室活動裡神隱,但這一次他直接被起訴,不亞於王室的臉被撕下來扔到地上踩了。

王室曾是他的護身符、保護傘,讓他為所欲為,但現在,在全世界的審視下,王室還能保他幾時呢?

在超過15頁的訴訟文件中,弗吉尼亞的律師稱,弗吉尼亞未滿18歲時,曾在吉斯蘭·麥克斯韋爾(愛潑斯坦的女友、也是性販運組織中的最高級別「老鴇」)倫敦的家中、愛潑斯坦紐約的豪宅以及愛潑斯坦在美屬維爾京群島的私人島嶼(臭名昭著的蘿莉島)等地點,遭到女王次子的性侵。

眾所周知,安德魯王子和戀童癖富豪愛潑斯坦私交甚篤,愛潑斯坦的前女友——社交名流吉斯蘭·麥克斯韋爾也是王子的好朋友。

所以,訴訟文件裡除了安德魯的名字之外,也頻繁提到了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的名字。

安德魯自1999年結識愛潑斯坦後,就成了愛潑斯坦在世界各地家中的常客。

愛潑斯坦性販運案在2019年時大白於天下,他結識各路權貴,很明顯就是為自己增加砝碼,擁有更強的聲譽和名望。

諸如安德魯王子、特朗普、比爾蓋茨等都曾是他的座上賓。

左一為特朗普,左三為安德魯,紅圈內為愛潑斯坦。

那他能為權貴提供什麼呢?販運女性進行性交易。

根據弗吉尼亞六年前的聲明,她說自己17歲時,安德魯應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的邀請,對她實施了性侵。

2019年8月份,愛潑斯坦在等待對他性販運的指控庭審期間,獄中自殺。

但安德魯只要不死,性醜聞的陰影就會一直籠罩著他,即使白金漢宮和他都在第一時間激烈否認了弗吉尼亞所說的一切。

愛潑斯坦自殺的三個月後,BBC放出了對安德魯王子的訪談,在採訪中,他否認了曾三次和弗吉尼亞發生性關係的說法。

「我可以絕對肯定地告訴你,這從來沒有發生過。我不記得見過這位女士(弗吉尼亞),一點都不記得。」

安德魯嘴是真挺硬的,他明明和弗吉尼亞在麥克斯韋爾倫敦的家裡合過影,他的手還摟著女孩的腰。

據弗吉尼亞說,照片還是愛潑斯坦拍的。

拍完照之後,弗吉尼亞就「遵照指示」和安德魯發生了性關係。

但安德魯表現得好像這些完全不存在,甚至在照片曝光引發軒然大波之後,仍然說「無法證明那張照片是否是假的。」

儘管安德魯還在掙扎,但在愛潑斯坦案之後,他的公眾印象已經臭得無法挽回,他暫停了王室公職,辭去了所有贊助機構的職務,慈善信托基金的所有活動也停止,一步一步地從王室活躍分子成了透明人。

安德魯匿了,但這並不表示性醜聞的一切過去了,事實證明,愛潑斯坦死了,避免了性販運庭審,但安德魯的性侵指控才剛剛開始。

安德魯辭去王室職責後,曾公開承諾會與美國當局合作調查愛潑斯坦的罪行。

但之後被美國當局公開打臉,說他壓根兒什麼幫助都沒給過,根本「零合作」。

法庭文件顯示,在安德魯王子「拒絕」合作請求後,弗吉尼亞提出了由陪審團審理的民事訴訟。

於是就有了8月9日這一場震驚世界的訴訟。

之所以是民事,是因為弗吉尼亞依據的是紐約州的《兒童受害者法案》,這個法案是專門為18歲以上的性犯罪幸存者設立,讓他們可以不用管原本不充分的訴訟時效法規,多年後還有機會在法庭上尋求對施暴者的民事賠償。

訴訟文件中依然提到了很多關於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性販運的部分,但2019年案件曝光後,大家對於其中的內容或多或少都有了解,所以這次只著重看一下安德魯的部分。

「除了被愛潑斯坦虐待,原告(弗吉尼亞)還被迫在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的指示下,與被告安德魯王子發生性關係。」

「2006年,安德魯王子邀請愛潑斯坦參加他女兒的18歲生日派對,儘管愛潑斯坦在一個月前被指控招妓未成年人。」

「安德魯王子曾在原告未滿18歲時對她進行過數次虐待。」

「有一次,安德魯王子在倫敦麥克斯韋爾的家中對原告實施了性侵。在這一過程中,愛潑斯坦、麥克斯韋爾和安德魯強迫原告與安德魯王子發生性關係,原告當時還只是個孩子。」

「還有一次,安德魯王子在愛潑斯坦紐約的豪宅裡性侵了原告。在這次會面中,麥克斯韋爾強迫原告和另一個受害者坐在安德魯王子的腿上,在此過程中安德魯王子摸了她,原告當時還是未成年人。在訪問紐約期間,安德魯王子強迫原告違背她的意願,進行性行為。」

「另一次,安德魯王子在愛潑斯坦位於美屬維爾京群島的私人島嶼對原告實施了性侵。」

「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原告都受到愛潑斯坦、麥克斯韋爾和/或安德魯王子明示暗示的威脅,害怕因不服從而導致自己或他人死亡或身體受傷,以及其他後果,因為他們有著強大的關係、財富和權威。」

「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安德魯王子都采取行動意圖迫使原告服從。」

「安德魯王子是在愛潑斯坦和麥克斯韋爾的邀請下,與原告發生了上述的每一次性行為,他知道她是被迫與自己發生性行為的性交易受害者。」

「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原告都沒有同意與安德魯王子發生性行為。」

「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安德魯王子都基於和愛潑斯坦、麥克斯韋爾的交流,知道了原告的年齡。」

「在上述每一次事件中,安德魯王子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欲,而性侵原告。」

超過15頁的訴訟文件裡,詳細說明了愛潑斯坦罪惡性販運的過程,以及安德魯王子在其中對受害者的所作所為。

這是他第一次成為訴訟的對象,由於原告弗吉尼亞是在美國紐約提起的訴訟,而安德魯是英國王子,很多人都想知道,安德魯在被起訴之後會怎麼樣?

他會被引渡到美國嗎?

安德魯不像他媽,有外交豁免權,如果美國方面要求引渡,那英國政府可就很難堪了。

不過美國方面似乎也不會這麼不給面子,去年6月,時任美國司法部長的比爾巴爾表示,他並不尋求引渡。

「我不認為這是把他交出來的問題,我覺得問題是得讓他提供一些證據。」

不過引渡問題可能不是最要緊的,因為弗吉尼亞提出的指控是民事訴訟,而不是檢察官提出的刑事訴訟。

但這並不意味安德魯身在英國就可以逃過了。

參考愛潑斯坦女友麥克斯韋爾的經歷,2015年,弗吉尼亞對麥克斯韋爾提出誹謗訴訟,案件最終以和解告終。

但在去年,麥克斯韋爾在此案中「極其私人」的證詞被公開,私人到什麼程度呢?裡面甚至包含了她性生活的私密細節。

如果這一次被起訴之後,安德魯王子選擇抗辯並被強制作證,那曾經的麥克斯韋爾很可能就是未來的安德魯。

他在庭上說的所有證詞最終都可能會被公開。

但如果他不去面對這個官司,那他可能會在缺席的情況下被判有罪,不用說這都會是一場公關災難。

左為安德魯,右為麥克斯韋爾。

所以不管是面對還是不面對,這對安德魯來說都可能是毀滅性的打擊。

作為女王曾經最喜歡的孩子,安德魯一度得到王室力挺,2015年弗吉尼亞第一次說出她曾被迫和安德魯王子發生性關係時,王室兩度公開否認指控。

但隨著安德魯在愛潑斯坦性醜聞中越陷越深,女王乃至王室也無法包庇,而只能選擇「雪藏」,讓安德魯隱身。

不知道安德魯以及英國王室下一步會怎麼應對,自弗吉尼亞起訴之後,安德魯一方還沒有做任何回應。

誰能想到,權勢滔天的王子能被逼到這種地步,但事實卻是,為了走到這一步,弗吉尼亞已經用了20年的時間。

就像她在訴訟文件裡說的那樣,」無論是總統還是王子,任何人都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無論多麼無力或脆弱,任何人都不能被剝奪法律的保護。

20年前,安德魯王子的財富、權力、地位和人脈,使他能夠虐待一個驚恐、脆弱的孩子,沒有人保護她。對他追究責任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