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法官為性侵犯減刑,因為‘性侵時間只有11分鐘’??瑞士民眾怒了!

話說。

當地時間8月8日,約500名抗議者聚集在了瑞士巴塞市法院門口,發起了長達11分鐘的靜默示威。

這些抗議者大多數是女性,她們一起舉起了雙手,抓緊拳頭,交叉疊在一起,舉在半空中,無聲地抗議著。

之所以會出現這抗議示威一幕,是因為日前該法院一名法官對一名強姦犯進行了減刑,而減刑的理由居然是——

「只強姦了11分鐘,沒有對受害者造成永久性的身體傷害,而且事發前受害者穿著挑逗性衣服在玩火,也要負一半責任」。

這樣赤裸裸的荒唐論判決居然發生在發達國家瑞士,而且這還是由一名女法官嘴巴裡說出的減刑理由,這簡直令人震驚。

據外媒報道,這起強姦案發生在去年2月份。

一天晚上,33歲的受害者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完獨自回家,在回家路上,她遇到了一個叫Joao P的32歲葡萄牙男人和他17歲的朋友。

由於受害者和Joao原本是認識的,所以Joao便提議和他朋友一起把她護送回家。

然而到了家門口,這兩個男人卻沒打算就這樣離開。原來好心陪受害者回家只是他們陰謀的一部分。

受害者明確向他們表示,她要準備睡覺了,所以兩人都不許進入她的家。

沒想到就在門口處,其中一人從後面抓住了她,而另一名則抓住她的頭髮強姦了她。

隨後這兩人便匆忙地逃離現場,只剩下受害者衣衫不整地躺在家門口不停地呼喊求救。

他們還潛逃到了法國,又從法國逃回了葡萄牙。不過最後,這個叫Joao P的男人還是向瑞士警察自首了,並獲得了51個月的判刑。

但Joao對這個判決感到不滿,決定要上訴。

而他的上訴理由簡直惡心至極。

他居然信誓旦旦稱自己是無辜的,聲稱他在強姦她之前幾個小時,看到受害者和另一個男人在酒吧一起上廁所,並穿著挑逗性的衣服。

他甚至還說受害者在他的朋友圈子裡是個出了名的愛喝醉的女人,而且還經常與陌生男子發生性關係,但經常睡醒後就後悔。

所以他認為受害者在這起案件中也有責任,因為她「穿著挑逗性衣服」,」看起來就像一個不介意發生性行為的女生」。

這一口一句受害者有罪論,顯然他根本沒有認為是自己有犯錯,所有的過錯都在受害者身上。

而更讓人震驚的是,女法官居然接受了這個上訴理由,還同意受害者也應該承擔責任。

女法官Liselotte Henz表示,在瑞士刑法的背景下,犯人只有「中等過錯」,所以決定要給他減刑。

根據瑞士媒體報道,法官作出的減刑決定考慮了幾個因素,其中就包括持續11分鐘的性侵過程「相對較短」,而且受害者也沒有永久性的身體傷害。 

法官還表示,受害者在被強姦前一直在「玩火」,稱是因為受害者以她挑逗性的衣服和她」性感」的態度給男人發出了信號。

於是強姦犯從原本獲刑四年零三個月的監禁,減免到了36個月的監禁,18個月後可獲得假釋。

而因為他已經被拘留了18個月,所以說強姦犯將於下周獲釋出獄。

另一名犯罪男子是未成年人,因此將在少年法庭被判刑。

看到強姦犯在法庭上如此荒誕的狡辯後,他還很快就能出獄,這個結果簡直令人窒息,無法讓人理解。

而女法官居然和強姦犯「達成共識」,一致認為受害者衣著有問題,是她在玩火,這讓受害者聽了,她該如何承受得了這樣的傷害。

受害者的律師表示:「這令人失望和無法理解。不管受害者的生活方式是怎麼樣的,她說了不就是不。我會先等待書面判決,然後繼續尋找上訴的機會。」

受害者也表示對女法官的言論感到十分震驚,她的律師表示:「我的客戶深感震驚,不敢相信。

她完全無法理解在一個法庭、一個法官,甚至一個女人,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因此受害者非常擔心未來女性的處境。她表示:

「如果你作為一個女人,你只是因為穿了一條較短的裙子或稍微寬一點的領口,你就有可能會激發別人的性欲,並最終需要為自己被性侵而負責人。

那麼很多受害者都不敢去報案了,或者在報案之前再三思考,因為她們害怕自己會受到指責。」

和受害者一樣無法理解,甚至憤怒的還有數百名上街抗議的女性。

在周日她們聚集到了法院前面,有的人舉著示威標語,上面寫著:「11分鐘太長了!」、「沒有所謂的時間較短的強姦」。

抗議者還抱怨這樣的法律制度,只會向公眾發出錯誤的信號。

除了市民抗議之外,很多政客和名人也紛紛為受害者發聲,怒訴法官居然以受害者有罪論來判罪,這簡直是給所有女性一記狠狠的耳光。

瑞士人民黨副主席席琳·阿莫德魯茲(Celine Amaudruz)發聲稱:「當一個女人說不時,你居然還能指責她有模棱兩可的態度,這是不可理解的。

這一判決是對受害者乃至所有女性的一記耳光,因為這意味著如果發生性侵犯,她們要承擔一定的責任。這一判決讓我們倒退了一個世紀。」

瑞士歌舞表演藝術家加布裡埃爾·維特 (Gabriel Vetter) 也評論道:「也許很多強姦受害者甚至都不敢去報警,因為即使在2021年的法庭,仍在爭論受害者是否有罪。」

來自右翼瑞士人民黨的Jérômie Repond在twitter憤怒發問:我們到底是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社會?

「一名強姦犯在巴塞僅被監禁了1年半,因為受害者向他發送了「信號」。在德國,男子在實施了殘酷的輪姦後最初不會被拘留,因為」對公眾沒有危險」。我們到底是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社會?!」

她的一位同事Pascal Messerli也表示,相比起受害者一生都必須活在被強姦的陰影中,18個月的刑期簡直太短了。

強姦時間的長短根本無法用來衡量受害者遭到的創傷,而且無論受害者的穿著和生活方式,通通都不能成為她們被性侵的借口。

如果受害者是否有罪都仍需要放在法庭上去討論,甚至還可以成為強姦犯減刑的理由,這樣的社會未免也太可悲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