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妮終於擁有人生第一台iPad開心到不行?網友:快把她爸抓起來!

最近一年多,「解救布蘭妮」的活動取得了不小的進展,布蘭妮本人勇敢地站出來,公開表示想要擺脫父親的監管,並正式向法院提交申請,解除其父親的監護權。

同時,她的一系列遭遇也陸續曝光——她被「控制狂」父親管理十三年,被故意下藥,被強迫做自己不願意做的工作,被禁止結婚生子,強制安置宮內節育器等等,這些離譜的情況,讓網友們既憤怒又心疼。

(布蘭妮的父親)

而昨天,布蘭妮在她的Instagram裡發了一段視頻,再次讓人們覺得不可思議,因為39歲的布蘭妮,終於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台iPad……布蘭妮在這篇帖子裡寫道:「我的生活因為一台iPad而不同。我之前一直沒有!」,

視頻中,布蘭妮梳著髮髻,化著煙熏妝,身穿一件白色上衣,整個人的神情和語氣都顯得非常興奮。「各位,好消息。我今天得到了我的第一台iPad,我太激動了。」,「這是史無前例的一天。」,「我一直有個小手機,但現在我手裡拿著一台iPad,我覺得就在我們說話這功夫,我的人生正在改變,我簡直太高興了。」,

已經2021年了,布蘭妮已經39歲了,作為一個淨資產約6000萬美元的「富婆」,作為曾於2002年和2012年兩度被福布斯評選為「年度最高收入」的女藝人,布蘭妮竟然才剛擁有人生中第一台iPad,之前只有一部「小手機」。而且很明顯,她以前不是因為不喜歡才不買的,那是什麼原因「阻止」布蘭妮擁有iPad,阻止她花自己掙來的錢,貌似已經不言而喻了。

富有的大明星昨天剛用上iPad,這種反差讓網友們都驚呆了,也為她終於獲得的一點點自由而感到高興。他們連iPad都不讓你擁有嗎?

喔哦…一位身家千萬的流行樂歌星,不能花自己的錢買iPad。很高興你自由了,布蘭妮……你應該得到你為之努力的幸福。

現代公主被關進城堡多年後被釋放。她因為一點區區小事就能這麼高興。

事實讓我害怕,你簡直像個囚犯。老天爺啊…#解放布蘭妮,

我太高興了,她終於可以自己做主買東西了,她開始能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了,想買甚麼就買甚麼吧,布蘭妮你值得。

就像你所說的,你的生活正在發生變化…太替你高興了。

沒有什麼比看見你高興更讓我們高興的事兒了,哭了。

沒錯,布蘭妮終於過上了她應得的生活。

她看起來挺好的,我完全不明白她為甚麼要被監護,她是個正常人。

逮捕傑米·斯皮爾斯(布蘭妮的父親)。

不管怎樣,我都不敢相信你一直沒有iPad,而你的家人花著你的錢,住豪宅、開奔馳。

這種自愛和自我關懷讓你如此美麗,布蘭妮!繼續發光、成長吧!

布蘭妮說一個小小的iPad改變了她的人生,其實真正改變她人生的,正是她自己的努力和抗爭。最近兩三個月,她不斷明確地向外界傳遞信號——她的生活曾被控制,過得很慘,但她很正常,不需要父親的監控。比如今年6月,布蘭妮宣稱要對親爹采取法律行動,並首次親自上庭講述過去13年來,被爸爸監控的「奴隸」般的生活,也就是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些內容。

再比如7月18日,布蘭妮在Ins上發了個長帖,她一邊懟了那些對她跳舞視頻發惡評的網友,一邊明確表示對監控的抵觸。布蘭妮在帖子中寫道:「對於那些批評我跳舞視頻的人…你看,我不會很快在舞台上進行表演,我爸會掌控我穿甚麼、說甚麼、做甚麼、想甚麼!」,「過去13年,我一直是這麼過的……我更願意在我的客廳分享視頻,而不是在拉斯維加斯的舞台上……」,「我不喜歡我妹妹在頒獎禮上表演時用我的歌做混音!」,「所謂支持我的這個系統深深地傷害了我!這種監控扼殺了我的夢想……」,「我不喜歡紀錄片裡提到過去羞辱時刻的方式……」,

7月26日,布蘭妮新雇傭的律師Mathew Rosengart替她向法院提交了一份請願書,要求把布蘭妮的父親James Spears從監護人中剔除,這樣做可能會讓父親失去對布蘭妮的財務控制權,請願中還要求將從事法務會計工作的注冊會計師Jason Rubin任命為財務監護人。

新律師Rosengart先生是一位前聯邦檢察官,6月布蘭妮首次上庭時,他曾給布蘭妮作證,後來就成了她的律師。他幫布蘭妮提交的這份請願書,完整版長達120頁,揭露從2008年開始父親對布蘭妮的霸道掌控。媒體曝光了請願書的一部分細節,但已經足夠說明問題,讓網友了解布蘭妮這13年來過的是什麼日子。請願書中,布蘭妮母親Lynne Spears和監護人Jodi Montgomery都發佈了聲明,對布蘭妮的說法表示支持。下面這幾條內容中,很多都得到了他們的認證——

1、布蘭妮之前上庭時親口講,治療師給她把吃了五年的正常藥物換成鋰劑,一種非常強烈的藥物,連續服用五個月會導致精神失常,請願書中說,是布蘭妮的父親讓治療師給女兒服用這種藥的;而且此後不久,布蘭妮就被強制送進康復中心,她本人不願意去,也是父親慫恿醫生逼她去的。以上兩點,布蘭妮親媽都在聲明中進行了認證,認同上述說法,「布蘭妮從她爸那裡得到的信息非常明確。」,「她沒有發言權,沒有掌控權和自主權,她必須按照他的指示去做,否則就會被視為‘不合作’,接著在違背她意願的情況下接受進一步治療。」,

2、父親拉攏布蘭妮身邊最親近的人,比如家裡的雇員、醫療助理,讓他們充當眼線,對布蘭妮的一舉一動進行監視。「他們會把布蘭妮在家的每個行動和生活的每個細節告訴給他爸爸,」布蘭妮母親說,「這種審查讓人心累又恐怖,就像被關押一樣。」,3、布蘭妮跟父親之間關係不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讓關係跌到谷底的是2019年的一件事,布蘭妮父親破門而入,「劇烈搖晃」他13歲的外孫、布蘭妮的兒子Sean Spears,這個舉動徹底摧毀了布蘭妮父女的關係。布蘭妮的母親表示:「這時候布蘭妮對她爸爸的感情已經下降到‘只剩恐懼和仇恨’。」,

4、父親一直從布蘭妮的歌唱事業中分錢,但除了每個月1.6萬美元的生活津貼和2000美元的「工作專款」外,布蘭妮對自己賺的錢沒有控制權,都被父親把持著。據報道,布蘭妮在拉斯維加斯駐唱時,光門票就淨賺1.377億美元,而布蘭妮分到的收益裡,父親抽走了1.5%,估算為210萬美元;請願書中還說,父親從布蘭妮2011年「Femme Fatale」巡演的總收益中,抽走了2.95%分成,估算為50萬美元。父親拿走布蘭妮的工作收入,卻不讓她按自己的想法,花自己賺的錢,所以布蘭妮才一直沒有iPad。她律師Rosengart先生表示,布蘭妮父親根本無權拿走這些錢,「雖然業務經理、經紀人或其他工作人員從藝人收益中分錢很常見,但她父親不是工作人員。」,「他是監護人,作為監護人,他的角色是保護者,而不是從被監護人身上受益。」,

5、自2011年以來,布蘭妮發行四張專輯,演出450場,創造了數億美元的收益,但請願書中說,對自己的工作合同,布蘭妮沒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律師Rosengart先生寫道:「布蘭妮無法掌控她的合同,以及這些合同會讓她做什麼事、履行什麼承諾。」,「更糟糕的是,以上這些都沒有考慮她(這位有才華的、作為家裡頂梁柱的大明星)是否願意表演。」,

6、之前布蘭妮已經明確表示,要對親爹采取法律行動,並說她希望對他濫用監護權進行調查,最新的請願書中,律師Rosengart先生也強調並支持了這一點,並表示可能會對他進行單獨起訴。「關於布蘭妮父親Spears先生涉嫌不當行為的情況比比皆是,包括利益衝突、濫用監護權,以及布蘭妮從2008年開始能掌控的財產越來越少。」,律師引用了福布斯的一篇文章,文中稱布蘭妮的淨資產跟其他流行歌星同行比起來「低得驚人」,律師把這歸咎於布蘭妮的父親。「很可能有一天,我們會向法院起訴,除了剝奪女兒的尊嚴、自主權和某些基本自由之外,他還涉嫌不當行為和瀆職,需要讓他賠付額外費用、損害賠償金或進行其他法律行動。」,

經歷了13年」奴隸」般的生活,現在的布蘭妮一邊走法律程序,一邊重建自己的生活,一切都慢慢步上正軌,但願她今後的生活能越來越自主,越來越自由……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