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孩子家人面前跳樓!美國網紅建築2年4自殺,恐永久關閉

紐約「大鬆果」(The Vessel)雖美,卻有著它可怕的另一面! 從19年3月對外開放到現在,過去17個月間,就有4條鮮活的年輕生命,從這一俯瞰曼哈頓的16層高開放式圓形蜂窩結構建築上,縱身跳下,把本應豐富如萬花筒的人生,提前定格。

今年2月,當紅打卡地標The Vessel 的開發商就曾宣佈,鑒於「安全事故頻發」,暫時停止向公眾開放。關閉4個月後,才再度於今年5月28日重開。

(圖片來自ins, 版權屬於原作者)

然而沒想到,就在周四7月29日下午,悲劇再度上演。 當日下午1點左右,1名14歲的少年,毫無預兆地在其4名家人眼皮下,從Vessel頂部第8層躍下,落地後當場死亡,

當時遊人正多,現場一片驚慌,NYPD緊急疏散現場,救援隊火速趕到,Vessel也被封閉。

2年內4人死亡, 位於Hudson Yard內的the Vessel,是由英國著名建築設計師馬斯希瑟威克創作的NYC最引人矚目的單體建築。 這個造價2億美元,垂直高度150英尺,近8層樓高,形如蜂巢,由2465級鋼鑄樓梯交織又勾連的巨型建築,由於設計師巧妙參考印度「樓梯井」設計理念,將台階間的虛空留白交錯利用,創造出一種既外放又內收的動態空間體驗, (視頻來自AP, 版權屬於原作者), 從空中俯瞰,the Vessel宛如一朵綻放的牽牛花: 從內裡眺望,窗外的天空,好似萬花筒:

讓「大鬆果」一度成為網紅博主、外地遊客,都必須打卡的勝地。

(圖片來自ins, 版權屬於原作者),

但也正是這開放式的中空低護欄樓梯平台,給Vessel的安全管控,埋下了隱患。 2020年僅僅1年內,在Vessel內,就發生了3起跳樓自殺事件,讓這一美麗地標,帶上了無聲的沉痛。

2020年2月2日,來自新澤西州,正在康州Sacred Heart University就讀的,19歲青年Peter DeSalvo,下午5點30分,伴著黃昏的夕陽,跨過及腰的護欄,從樓梯上跳下。

這名高中時是校隊橄欖球明星的健碩男孩,就這樣結束了自己尚未開啟的人生,沒有一份遺書留下。 10個半月後,另一名24歲布魯克林女子Yocheved Gourarie,也用同樣的方式,從Hudson Yards Vessel頂端縱身一躍。

Yocheved Gourarie畢業於Linclon Center附近的紐約市立大學的Macaulay學院,並以優異成績畢業,但此前患有厭食症和精神抑鬱症,19年夏天,一度前往猶他州的一個精神康復中心接受治療。 在她輕生前一天,她便在Instagram上寫好了遺書,並將遺言定時,選擇在死後第二天,自動發佈在社交網絡上。

離Gourarie香消玉隕不到1個月,1月11日正午,相似的悲劇又再次上演。 一名21歲的德州男子,又從Vessel上一躍而下,雖然警方及急救人員趕到現場將墜地男子送往醫院搶救。最終不治身亡。

然而沒想到,7月29日下午,悲劇再度上演。 「Related Companies,作為Hudson Yards的開發商,我們對此很遺憾,5月重開後,我們已經修改了參觀準則,要求必須2人同行才能付費上樓。同時,也加派專門人手,在建築內巡邏執,但沒想到,僅僅2個月,悲劇再次上演。「 「目前,自殺案件還在調查中,‘大鬆果’也暫時封鎖,我們也在緊急討論後續方案,但也不排除將這座150英尺高的旋轉樓梯型地標,永久關閉」,  

網紅地標頻頻變為「自殺勝地」, 全美像The Vessel這樣,地標建築成「悲傷現場」的,還有不少。 舊金山的地標建築金門大橋,滄桑不語間,就見證了很多人最後的絕望,也成為世界排名第二的「自殺勝地」,

(圖片來自FB,版權屬於原作者)

從1937年通車以來,在這座通體國際橘,橫跨金門海峽的懸索橋上,就有超過1600餘人一躍而下,投入死神的懷抱,甚至,在2005年之前的5年,平均每2個星期就有1個人從大橋上跳下投海。

(圖片來自TWTS,版權屬於原作者)

自殺者從67米高的橋面跳下,自由落體入水,僅需4秒鍾,再在120小時時速的海水衝擊下,不出30s,就將在湍流中溺斃,留給摯愛親朋,一輩子的傷痛。 像2015年1月,耶魯大學一名20歲的華裔女生Luchang Wang,就在金門大橋跳橋自殺,震驚美國華人圈。

而2年之後,留美女博士唐曉琳在舊金山失聯,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線中,正是打Uber前往金門大橋迎賓中心。失蹤10天後,舊金山警方證實其已死亡。 (圖片來自GG,版權屬於原作者)

18年,在UC Irvine讀書的22歲亞裔菲律賓青年Gavin Octaviano,同樣將車扔在橋下停車場後,就失蹤至今。

(圖片來自YT,版權屬於原作者)

…… 由於從金門大橋上,跳下的人實在太多,越是報道統計,越是反向鼓舞了這樣的行為,後來大橋管理委員會,決定不再對外公佈數據,而是悄悄在2737米的大橋人行道兩旁,加裝了13部應急電話,以供自殺者尋求谘詢。 圖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並且,每隔一定距離,就在橋墩上,貼下諸如「珍愛生命」的標語。 圖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而更多的加州巡警和誌願者,也自發成立了這樣的「自殺幹預小組」(Bridgewatch Angles),期望通過他們在橋上巡邏,發現這些輕生者,並與他們聊天後,讓他們重新感到」人間值得」,從橋索外翻回。

(圖片來自FB,版權屬於原作者)

甚至,2017年舊金山的金門大橋委員會Bridge District,通過了2億4百萬美元的預算審核,打算在金門大橋的人行道20英尺以下的地方,增設一個不鏽鋼的自殺防護網,網格從橋下方向外延伸20英尺,兜住那些想自殺的人。

圖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北美省錢快報」(ID:dealm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