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射箭女選手拿金牌卻遭韓國男人網暴:留短髮還不化妝,分明女權婊一個,滾!!

今天韓國隊在賽場上傳來好消息,年僅20歲的女子射箭小將安山在和俄羅斯女選手的「一箭定勝負」環節以超凡的心理素質射出10環好成績,拿到女單決賽金牌,逆轉先前不利的戰局。

在幾天前,安山就已經和韓國射箭男隊女隊成員分別組隊戰勝荷蘭隊和俄羅斯隊,登上過兩次金牌領獎台。

也就是說,這名首次參加奧運的女孩一下子就為韓國隊拿下三枚金牌,創下韓國記錄。

過去韓國只有冬奧會上的短道速滑項目出現過拿到3塊金牌的「金牌收割機」,夏季奧運會上韓國隊最多也只出現過一次性拿到2塊金牌的選手。

關鍵是,安山才第一次參加奧運,還是個剛成年不久的00後,未來十年全球女子射箭項目的勁敵,也是自此誕生了…

這「國家英雄」般的成就,照理說應該直接享受元首級待遇了。

總統文在寅第一時間發來對這名小將的慰問,「安山擁有鋼鐵般的意誌,我為她感到驕傲。」

但是,今天隨著安山「三連冠」天大喜訊一同播出的新聞,卻是韓國KBS電視台製作的」天才少女」安山在這一周以來遭受的韓國男性網暴事件。

哈?贏了金牌,贏了這麼多金牌還要遭網暴?

而網暴奧運冠軍的緣由,則更是離奇。

安山遭攻擊的直接原因是她的髮型…

看過這個女孩決賽直播的人應該對她一頭利落的短髮也很是印象深刻——安山的箭技可真是比男孩子還乾淨,眼神也颯到不行,不知道扳倒多少迷妹迷媽的心了!

但韓國有男網友第一眼就對這髮型提出了巨大意見:居然剪這麼短個頭髮,一看就是個女權主義者!

這個先入為主的無謂猜測從安山開賽後第一次出現就沒消停過。

這兩年韓國的女性權利運動無比活躍,很多支持女性權利的女孩都故意剪短頭髮,不化妝來應對韓國社會普遍對女性潛移默化的要長髮、好看、溫柔的要求。

此前,國民射擊選手樸熙文也因剪短髮遭韓國男網友群起而攻之,代表韓國出戰的安山,這次就成了這群反女權「男鬥士」們的箭靶。

部分韓國男性網民簡直無法接受安山的短髮,甚至發起人身攻擊。

此前安山曾大方在社媒上回答一個挑釁者詢問的為何剪短髮的問題,「因為這樣舒適又方便啊。」

但這麼簡潔明了好脾氣的回答根本沒讓這些男人對安山短髮的「心理障礙」有任何好轉。

而伴隨安山在團體賽中的奪冠,這群韓國男人不僅沒消停,反而準備做出更大文章了——

他們跑去人肉安山,發誓要從安山的過往經歷中挖出點女權線索,把「安山-短髮-女權」的標簽給釘死了!

而果然「有誌者事竟成」,這群男人居然「真的」找到了」鐵證」。

「安山念的是女子大學,腦子裡絕對裝的是女權!」

同時,有人翻出安山過去在社媒上發表的言論,也找出安山女權的證據。

「她居然使用」5兆5億」(오조오억)和」Oong Ang Oong」(웅앵웅)這些女權詞語,絕對是100%隱藏女權啊!」

「5兆5億」原本意思是指數量上的很多,但自從被女權社區用得多了之後就被很多韓國男人認為是侮辱男性精子數量多卻空無用處的女權詞彙。

而後一個象聲詞來自於韓國一個公然反對女權的歌手的歌曲。

有了這些「鐵證」後,這批韓國男網友徹底擁有底氣。

他們不僅在網上留言四處攻擊安山女權,甚至還打電話給大韓民國射箭協會要求他們「收回安山的金牌」,並要求安山必須公開道歉?!

這奇跡一般的腦回路,已經讓這幾天沉浸在奧運健兒為國爭光正常思路的我們無法正常思考了。

而這些男權網噴的發言,簡直已經把安山貶低到做人都不配了。

「浪費我們的稅金,養出了這樣的人」

但好在,雖然這群「男權運動員」特別」自信」特別瘋,但大部分韓國人還是理智的。

政治界和演藝圈、社會各界都為安山發聲。

具惠善和KBS前女主播今京蘭都在社交媒體上以「短髮怎麼了?」力挺安山,批駁這些噴子。

韓國民主黨最高委員會高級專員也怒評,用短髮和女子學校兩個因素判定女權簡直超出認知,「這是國家的恥辱,我感到非常羞愧和憤怒。」

韓國女議員張惠妍在twitter上表示:

「即使你憑借自己的能力贏得了奧運會金牌,只要我們社會中的性別歧視持續存在,你就會受到侮辱,並僅僅因為你留著短髮就被要求剝奪獎牌,韓國射箭現在是世界上最好的,但我們的國家尊嚴卻因為性別歧視而被踩在地上。」

安山的「短髮危機」中,射箭協會見狀也是製作了」保護我們的安山選手」求救海報,呼籲大眾轉發為正在緊張備戰個人第一金的安山鼓勁。

一位心理學家也在twitter上發起「女性短髮運動」標簽,呼籲廣大女性同胞用自己的的短髮照力挺國手。

短短兩天內,多達數千條留言都熱烈回應了這個請求,無數韓國女網友用自己的短髮照為安山打氣。

安山所在的國家射箭協會留言板頁面也是湧入大量要求嚴懲這些惡意中傷者的帖子,鼓勵安山絕不道歉。

而在這一切輿論漩渦中央,因為短髮和讀女子學校就背負如此罵名的安山最終頂住內憂外患,成功在今日個人決賽上奪金。

如今,部分極端男性的態度好像有所緩解。

但韓國論壇仍有堅決抵制安山的聲音,「絕對不能讓她回國參加綜藝做客!」

用逆天實力都無法扭轉這批男人骨子裡的自卑,一點苗頭不對就出來封殺女權?

這可能,是真的集體性沒救了。

前兩個月韓國男性就曾經因為一個爭議話題上過熱搜,當時韓國男人也是被女性團體揶揄的一個簡單手勢圖標氣炸肺,全國範圍24小時不間斷對該手勢進行絕地狙擊。

無論是女團捏個面包。

還是便利店廣告捏個香腸,都能引起這些韓國男人的抗議。因為在他們認知種,他們覺得這個手勢是對韓國男性生殖器的調侃和羞辱。

更氣人的是,在這雄赳赳氣昂昂的全國「糾察」運動中,大部分商家真的應了這些人的無理要求,將廣告發回重來,無形助長了這群野蠻男的氣焰,自認為自己取得」階段性勝利」。

而這次,他們居然隨心所欲將槍口對準韓國「第一人」安山。

「女權主義是一種侮辱麼?即使一名女性在短裙裡面穿著短褲,她們也會被評價為蕩婦,我樂意做一名女權主義者。無論你多有才華和能力,反女權的人還是會像這樣,因為就連本該代表人民的國會議員,都不認為女性是合法公民啊!」

連奧運三金選手都躲不過這無謂的人身攻擊。

韓國的女性到底有多少無法逃離的外貌形象要求?

韓國社會又有多少本能上就把女性標簽物質化的男人?

真的是讓人細思恐極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