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殺6亞裔,竟不算仇恨犯罪?亞特蘭大按摩院命案凶手認罪,暫逃過死刑

今年3月,震驚全美的亞特蘭大槍擊案,槍手羅伯特·艾倫·朗Robert Aaron Long (以下稱Long)接連闖進3家水療按摩店,瘋狂開槍射擊,當場連續槍殺了8人,其中6名為亞裔女性。

圖片來自dailymail 版權屬於原作者

前兩天,部分案件舉行認罪聽證會,凶手認罪保命, 然而,法庭外對這場聽證會,充斥著質疑聲: 殺8人,為何逃過死刑? 8名死者6人為亞裔女性,為何沒被起訴種族仇恨犯罪? 美國的法律究竟保護誰?

首曝光,按摩院槍擊案前後36小時

亞特蘭大槍擊案,8人死亡,案件由2個地方法院分別審理。 7月27日,Young’s Asian Massage按摩店4人遇害命案在Cherokee法院舉行認罪聽證會。 Long對23項指控認罪,其中包括4項惡意謀殺罪,被判處 4 次無假釋的無期徒刑,外加 35 年。

圖片來自cnn 版權屬於原作者,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Long聲稱,殺人動機源於性癮。

Cherokee地區檢察官Shannon Wallace描述,Long在瘋狂殺人的前幾天,因為拒絕治療性癮,被父母趕出家裡。他搬到了一個朋友那裡。

此前,他一直在一家景觀公司工作,但在3月16日(事發當天),由於當時正在下雨,公司通知他不需要回去上班。

那天上午,他花了一上午的時間觀看色情片。他的朋友能聽到聲音,質問他,兩人吵起來。

Long說,離開朋友家門時 “感到尷尬和羞愧”,打算自殺。因為他認為性生活是以結婚為前提, 為男女之間一夫一妻關係而設的。但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他買了一把9毫米口徑的手槍和一瓶酒。起初他計劃去楊氏亞洲按摩,然後自殺。但當他在停車場坐了一個小時,喝得越來越多時,他的計劃發生了變化,他想通過私刑懲罰那些從事色情行業的人。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Long自稱過去曾多次去過楊氏亞洲按摩。

那天,他走進水療中心,在一個小房間接受了「服務」後,去了躺洗手間。出來後,Long就開始朝人開槍。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隨後他駕車前往亞特蘭大市中心,在另外兩家水療中心對四名南韓裔女性進行致命射擊,造成74歲的Soon Chung Park,69歲的Suncha Kim,63歲的Yong Ae Yue和51歲的Hyun Jung Grant身亡。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檢察官Shannon Wallace說,Cherokee發生槍擊事件後,警長髮佈嫌犯Long的照片,他的父母看到後聯繫了警長辦公室。他們一直在用一個名為 “尋找我的孩子 “的追蹤應用程序跟蹤Long的行蹤,當Long向南逃竄時,警方通過APP找到了他。

最後,Long在亞特蘭大以南約 150 英裡被捕,他告訴警察,槍擊事件不是出於「種族動機」,他不認識任何受害者。 他只是認為水療中心的存在對於他來說,是一種「誘惑」,他想要消除。

圖片來自cnn 版權屬於原作者,

連殺6亞裔,不算仇恨犯罪?

爭議一:是否算種族仇恨犯罪, 聽證會上,其中一個爭議,是Long殺人是否算仇恨犯罪? 網友直接表示,嫌犯認為亞洲女性讓他沉迷於性癮,本身就是一種種族歧視。

但也有網友表示,死亡的8人中,還有2人是白人。所以,說是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有點過於武斷。

認罪聽證會上,Cherokee地區檢察官Shannon Wallace沒有對Long提出種族仇恨犯罪的指控。 Wallace解釋,警方調查了認識Long的亞裔人士以及他的其他熟人,他們中沒有一個人,認為他曾表現出反亞裔的偏見。

筆者注:哥倫比亞大學指出,是否算仇恨犯罪,必須有足夠的客觀事實,證明犯罪者的行為全部或部分是出於偏見。比如以下這些關鍵細節:

犯罪者和受害者屬於不同的種族、宗教、殘疾、性取向、民族、國籍、性別或性別認同。例如,受害者是非洲裔美國人,而犯罪者是白人。犯罪者做出與偏見有關的口頭評論、書面聲明或手勢,表明犯罪者的偏見。

例如,犯罪者對受害者喊出了種族綽號。在犯罪現場留下與偏見有關的圖畫、標記、符號或塗鴉。

例如,在猶太教堂的門上畫有納粹標誌,在清真寺的牆上有反伊斯蘭教的聲明,或者在LGBTQ中心的門上有反同性戀的塗鴉。某些表示偏見的物體、物品或東西被使用。

例如,犯罪者在一名非裔美國學生的宿舍門上貼了一張燃燒的十字架的照片。有幾起事件是在同一時間或大約同一地點發生的,而且受害者都是同一種族、宗教、殘疾、性取向、種族、國籍、性別或性別認同。事件發生在與種族、宗教、殘疾、性取向、或性別認同有關的節日或具有特殊意義的日期,

例如,馬丁-路德-金日、哈沙那或變性人紀念日。犯罪者以前曾參與過類似的仇恨犯罪,或者是仇恨團體成員。有跡象表明,有仇恨團體參與其中。

自古以來,受害者群體和犯罪者群體之間存在對立和敵意。 “對女性的偏見呢?” Cherokee縣高級法院的Ellen McElyea法官問道。 檢察官Wallace表示,如果這個案件進入審判階段,她的辦公室將根據性別偏見,追究加重處罰,要求判處死刑。

爭議2:無期徒刑or死刑

7月27日聽證會後,Long被判無期徒刑,不過這只代表他暫時逃過死刑。 因為另外4名受害者的案件,將在8月23日Fulton法院提審。 Long其中一位律師Zachary H. Smith在量刑聽證會後發佈聲明說,辯護團隊希望Fulton地區檢察官Fani T. Willis能夠效仿Cherokee地區檢察官Shannon Wallace做法,同意認罪協議。 雖然Willis檢察官說,她對認罪協議持開放態度。但她說認為Fulton縣的四起致命槍擊案,Long應該被判死刑。 由於Long槍殺的八名受害者中,有六名是亞裔女性;Willis檢察官還要求加重對Long的懲罰,因為他的犯罪是基於對受害者的 “種族、國籍、性別 “造成的。 紐約時報指出,追加種族仇恨犯罪也許對遇害者沒有實際影響,但具有象征意義,特別是近幾個月來,亞裔美國人頻頻因為種族遭到暴力襲擊,這是震懾。 Cherokee地區檢察官Shannon Wallace沒有對對Fulton縣的案件進行評論。 但她說,受害者家屬讚成對Long采取終身監禁而不假釋的做法,而不是進行曠日持久的死刑,他們更希望 “這名被告在監獄中度過他生命中剩下的每一天,面對噩夢般的回憶”。 逝去的人再也回不來,在庭上,槍擊事件的唯一幸存者Elcias Hernandez Ortiz 站了出來,他情緒激動,在過去幾個月,他度日如年。

圖片來自ajc 版權屬於原作者,

他說,Long讓孩子失去了父母,讓母親失去了女兒,留下一個個空洞的家庭。 「凶手不值得自由。」 Hernandez Ortiz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北美省錢快報」(ID:dealm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