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變女後參加奧運女子舉重比賽?她創下首例,卻連特朗普都出來炮轟?!

下周一8月2日,是東京奧運會迎來女子87公斤級舉重比賽的日子。

屆時在賽場上,我們將見到本次奧運會最具爭議的選手之一,來自於新西蘭代表隊的勞瑞爾·哈伯德(Laurel Hubbard)。

她是整個奧運史上首位跨性別參賽者,也是東京奧運會上年紀最大的舉重運動員。

哈伯德生於1978年2月,現年43歲。

在35歲之前,她都以男性的身份生活,曾用名加文·哈伯德(Gavin Hubbard)。

哈伯德家境優渥,她的父親迪克是新西蘭知名食品品牌Hubbard Foods的創建者,還曾在2004年至2007年期間出任奧克蘭市市長。

加文與父母。

在成為女性之前,哈伯德就以男性身份參加過舉重比賽。

1994年,哈伯德在99公斤級以上的16歲新西蘭少年錦標賽中奪下冠軍。

1998年,20歲的他在男子105+公斤級比賽上成功抓舉135公斤,挺舉170公斤,總重量超過300公斤,由此創造了青少年紀錄。

但回想起那段時間,哈伯德透露稱,當時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有男子氣概才選擇舉重這項「典型的男性運動」。

「我想,如果我去嚐試做一些非常男性化的事物,或許我就能成為那樣的人,可悲的是,情況並非如此….」

哈伯德的舉重訓練在2001年戛然而止。

她表示「試圖融入一個也許並非可以容納我這樣的人的世界」壓力過大,自己很難承受。

2012年,35歲的哈伯德正式變性成為女性。

5年後的2017年,她以女性選手的身份登上國際舉重比賽的賽場,並立即取得成功。

這一年裡,她不僅在澳大利亞公開賽中贏得金牌。

還在美國加州舉行的舉重世界錦標賽上又贏得了兩枚銀牌,哈伯德也由此成為第一位登上世界錦標賽領獎台的新西蘭舉重運動員。

但自從變性後的哈伯德重回賽場,關於她的爭議就沒有停下來過。

儘管每次檢測都能證實她的睾酮水平符合參賽要求,但在很多人眼中,她的勝利實在很不公平。

斬獲舉重世錦賽金牌的美國運動員Sarah Robles就稱,在奪冠後,多名教練向她表示了祝賀,因為「沒有人希望看到哈伯德贏。」

曾同樣參加澳大利亞公開賽的薩摩亞舉重選手Iuniarra Sipaia也無奈地說:

「大家都明白,無論我們如何努力訓練,女性的力量都遠遠比不上男性。」

2018年,儘管曾遭到抵制,但哈伯德繼續征戰英聯邦運動會,她被視為奪冠的熱門選手,也有人期待她可以創下新的紀錄。

與此同時,哈伯德的隊友,上屆季軍Tracy Lambrechs為了避免與她正面交鋒,不得不另選級別出賽。

在賽場上,哈伯德一路遙遙領先。

但在挺舉過程中,她的手肘突然內翻,當場脫臼,無奈中途退賽。

這次受傷險些讓她的舉重生涯就此結束,但一年過後。

她又來到薩摩亞,在太平洋運動會上連斬兩枚金牌。

但爭議從未停止,薩摩亞國會議長和總理就對哈伯德被允許參加女子比賽項目公開表示過「震驚」。

在2020年的舉重世界杯比賽上,哈伯德再度斬獲女子87公斤以上級金牌。

之後她被選入新西蘭奧運代表隊,很快就要在奧運賽場上一展鋒芒。

而她之所以能登上這場全球最頂級的體育盛宴,是因為2015年國際奧委會修改了關於跨性別運動員的參賽準則。

根據規定,跨性別女性運動員在初賽前12個月保持血液中睾酮濃度低於每升10納摩爾,就可以獲得參賽資格。

哈伯德的參賽,獲得了新西蘭政府和該國體育機構的全力支持。

新西蘭奧委會首席執行官Kereyn Smith說到:

「哈伯德不僅是她參賽項目的最佳人選,而且符合國際奧委會的準則,新西蘭隊有著強大的‘Manaaki’(尊重)文化,對所有人都表示包容和尊重。

我們承認,體育中的性別認同是一個高度敏感和複雜的問題,需要在人權和賽場公平性之間取得平衡。」

新西蘭奧林匹克舉重協會負責人Richie Patterson也表示,哈伯德從2018年的傷病中恢復過來,展現出了足夠的「勇氣和毅力」,他們將做好後盾,支持她在東京的表現。

也有支持者發言稱,每一個運動員的身體素質都不同,他們之間本來就存在著差異,在體育界從來都沒有真正公平的競爭環境,在變性過程中原本的性別優勢已被大大降低。

但這種說法卻沒法得到科學的佐證。

根據科學家Emma Hilton和Tommy Lundberg的研究發現,如果男性已經經歷過青春期的成長,那麼即便在之後服用藥物抑製睾酮水平,他們在力量和體力方面仍能保持明顯的優勢。

而且與女性相比,男性在舉重上有著30%的優勢。

即便睾酮水平被連續抑製12個月,這些跨性別女性在去脂體重、肌肉面積和力量上的損失也只有5%左右。

35歲才變性的哈伯德,正屬於這種狀況。

這就不難怪為什麼其他參賽選手對此感到十分不公。

在上個月,比利時舉重運動員Anna Vanbellinghen就曾表示,如果哈伯德出現在奧運賽場上,那麼就像是一個「糟糕的笑話」一樣。

她說自己對於變性人群體給予全心全意的支持,但包容不應以「犧牲他人為代價」。

「任何進行過高水平舉重訓練的人都心知肚明,這種特殊情況無論是對運動本身還是運動員來講都是不公平的,一些運動員會由此錯失獎牌和參加奧運的資格,從而失去改變生活的機會。而我們對此卻無能為力。」

甚至前兩天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集會上,久未謀面的特朗普也談到了這個問題。

數落了一番拜登之後,特朗普突然把話題轉向「男性參與女性運動」上面來。

他向台下的支持者發問到:「你們覺得這事怎麼樣?想想看,這能公平嗎?」

場下頓時噓聲四起,特朗普接著說道:

「你們看到那個舉重運動員了嗎?我不想說這個,但是女人們,他一下子就碾碎了你們長久以來保持的記錄啊。」

「這家夥站起來,‘砰,砰’兩聲,9年的記錄(就被打破),他一隻手就能做到,太不公平了,也太荒謬了,但我實話告訴你們,沒有人不喜歡贏。」

說到一半,特朗普還拿詹皇舉了例子。

「有人說,如果勒布朗·詹姆斯也決定手術,會怎麼樣?他在球場上是什麼表現?

順便說一下,你們看到籃球賽糟糕的收視率了嗎?詹姆斯的球隊一被打敗,收視率就上升了。」

「人們想看到運動員,想看到競爭,但他們絕不想看到男人在女性運動裡競爭,我也不想這麼說,但很快,你們就不會再看到女子競技。」

「一旦教練和完整的團隊組建起來,那麼他們拿下冠軍簡直不費吹灰之力,競技場上也不會再有女性。

他們正在剝奪你們的權利,這是一場真正的女權運動,你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們現在只允許在奧運賽場上這麼做,奧運會也變壞了。」

在網友評論中,支持哈伯德的也寥寥無幾。

甚至連變性人群體,都不希望她能取得良好的成績:

「我變性成為男人,我非常清楚我們必須得下多大功夫去鍛煉才能達到普通男性的水準,即便是在使用睾酮的前提下,哈伯德不可能不了解這一點,不公平就是不公平!」

「我是由女人變性成男人的,雖然我對哈伯德站上奧運賽場感到非常自豪,但我不希望她獲得金牌,因為奪金會給那些可怕的恐變性人者提供素材,從而讓他們進一步攻擊女性運動中的變性女性。」

下周,哈伯德就要在各方的爭議和質疑中登場。

她的出現,無疑會在奧林匹克歷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正如新西蘭奧委會所說的那樣,這是一個高度敏感又非常複雜的問題。

這之後究竟又會怎樣改變人類在運動上的發展。

讓我們一起等等看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