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第一,創下奧運遊泳最差成績。但他成了奧運史上永遠的傳奇

Eric Moussambani,一個創下奧運100米自由泳史上最差成績的選手,但21年過去了,他依然每隔幾年就會重新被人提起。

10個月前,澳洲媒體SMH再次找到了他…

在採訪中,他跟記者講述了過去這些年神奇又勵志的故事…

Eric來自赤道幾內亞,這是一個人口不足100萬的非洲小國,足球是他們國家的主要運動。遊泳比賽對他們很陌生,在他之前,他們國家甚至從來沒有人參加過奧運會的遊泳比賽,但2000年,國際奧組委為了鼓勵體育設施落後的發展中國家參加比賽,就給他們國家發了「外卡」,為他們降低了參賽門檻。

那屆奧運會在2000年9月15日在悉尼舉行。

Eric從來沒出過國,他不知道奧運會是什麼,也不知道澳洲在哪裡,那一年年初,他聽收音機,剛好聽到國家在招奧運會的遊泳選手,他一聽,感覺蠻有意思。

決定去試試,到了現場,才發現就他一個男的報名…

於是,毫無懸念的,他拿到了奧運會的入場券。

然而,入場券是拿到了,泳還不怎麼會遊啊!

不急,不是還有8個月嗎!

學就是了!

他沒有教練,也沒有泳池,找了一圈,終於找到一個可以教他遊泳的人——一個酒店的員工,酒店員工表示:OK,可以教你遊泳,酒店泳池也能借你練習,但你必須每天早上5點過來,練1個小時就得走,因為這泳池是給客人用的,這是一條20米長的泳池。

從那之後,Eric每天一大早起來去酒店練習,酒店時間到了,就去河裡,海裡接著遊,在海裡遊泳的時候,當地漁民會指導他怎麼用腿和手臂讓自己漂浮在水面上。

就這麼臨時抱佛腳訓練了8個月後。

Eric出發征戰奧運了!

整個赤道幾內亞,加上他,一共就4名運動員,Eric揣著50英鎊,和隊友一起,花了3天時間,輾轉好幾個國家,終於到了悉尼,因為個子最高,他還臨時充當了開幕式的旗手,因為沒見過這種大場面,Eric全程緊張到看地。

但最讓他緊張的,還是遊泳!

在悉尼,Eric第一次見到了50米長的泳池,這一看,他就嚇尿了,「怎麼這麼大?!比我平時遊泳的泳池大太多了!」

在這麼大的泳池遊泳,他感覺整個人都慌了。

更要命的是。

赤道幾內亞的官員搞錯了,一直跟他說給他報的是50米自由泳。

他一直也是以50米來進行訓練的…

結果到了悉尼,他們才發現,原來報的是100米自由泳…

這一下,突然增加一倍的距離!

但這時候也沒有退路了,只能抓緊比賽前的最後幾天來突擊練習,「那裡有南非和美國的遊泳選手,我就觀察他們是怎麼動腳,怎麼用技巧的,然後向他們討教。」

在泳池中,其他選手都穿著專業的遊泳裝備,而Eric穿了一條從二手商店買的短褲,一名南非的遊泳教練看到他,甚至壓根不相信他是來參加比賽的,「你在幹什麼?」

「遊泳啊。」

「你看著像要去沙灘度假。你的裝備都不達標,你穿這褲子會被取消比賽資格的。」

「那怎麼辦?」

「我送你一條泳褲和泳鏡吧。」

就這樣,臨比賽前幾天,Eric才終於第一次有了一條自己的泳褲…

然而他還是很緊張,100米的距離,他實在是遊不動,在比賽前,他試了一遍又一遍,沒有一次成功…

「我不知道怎麼換氣。」

還沒等他學會遊100米,比賽日到了…

「我很怕別人會笑我… 但我腦子裡有個聲音一直對我說:去吧!你可以的!」

比賽日那天,他們組本來有3名選手…

結果,另外兩位選手因為搶跳都被取消了比賽資格,那一組,就剩他一個人…

但他還是得遊…

此時,場館中17000名觀眾,電視機外,數十億觀眾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他身上…

他緊張得走到泳池邊。

隨著指令聲的響起,他一躍而下跳進泳池。

剛開始的50米,他遊得還算正常。

但50米之後,他開始明顯體力不支,「我感覺不到我的腿和我的手臂,一切都很重。」

他越遊越慢,動作也開始變形,只能出於本能在水中晃動著雙腳,像「烏龜」一樣艱難的往前爬行,到了最後25米,他幾乎整個身體都要沉下去,」他看起來遊不到終點了,可能隨時就要抱住泳道旁的繩索。」 當時有解說員這樣說道。

但Eric沒有放棄。

全場觀眾也開始為他加油呐喊,最後15米的時候,Eric實在是遊不動了,「是觀眾的歡呼和掌聲,讓我撐到終點」,在龜速的遊動下,Eric終於遊到了終點。

最後成績1分鐘52秒72,這是奧運會歷史上最慢的100米自由泳成績,當時的冠軍霍根·班德只用時48秒3就遊完了全程,但所有人都為Eric歡呼,當時的比賽現場視頻↓

「飛魚」索普在場邊目睹了全程。他對記者說道:」這才是真正的奧林匹克精神。」

Eric雖然遊完了全程,當他因為速度太慢,還是沒有進入下一輪,比賽後,他回到更衣室,直接就躺到了地上,「那時,我還是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我回到奧運村,從早上11點,睡到了下午4點,等我醒來,我發現電視上有我的照片,我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事。」

「然後我去了奧運村的餐廳,這時候很多人過來要我的簽名,要跟我合照,我這是才意識到自己火了。」

後來,他比賽時用的護目鏡以超過4千美元的價格在二手網站上成交, Speedo送了他一套鯊魚皮泳衣。他在悉尼也受到了貴賓級禮遇——去海灘衝浪,參觀悉尼港灣大橋,一家商店老板還送給他一雙網球鞋。

那次奧運之行,讓Eric火遍了全球,但比賽結束後,他就慢慢消失在公眾視野,其實,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他一直沒有放棄遊泳,回去之後,Eric得到了專業的遊泳教練指導,2006年,在一場德國的遊泳邀請賽中,他的100米自由泳成績已經提高到了52.18,比他在悉尼奧運會快了60多秒,如果放在1968年,他這個成績已經可以奪得100米自由泳金牌了,現在,Eric有4個孩子,他在石油公司上班,同時也是國家隊的教練,每周,他會花30個小時去訓練奧運會選手遊泳,因為他的故事,赤道幾內亞後來在全國修了兩個奧運標準的泳池,一個在首都馬拉博,另一個在巴塔,Eric說,有了泳池,以後參加奧運會,赤道幾內亞的選手就不會再像他一樣感到害怕了。

他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自己的弟子拿下一塊奧運獎牌,雖然很難,但他沒有放棄,正如奧運會發起人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所言:「奧運會最重要的不是贏,而是參與。人生中最本質的東西,不是凱旋,而是奮力拚搏。」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