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警察抓到罪犯,卻讓他跑了!結果警察隨便綁架了個流浪漢來頂包??

最近,南非開普敦Maitland警局的兩名警察Snyman和Bentso被指控公然犯罪,正出庭接受審判,說起來也怪,兩個月前的一天,他倆白天剛剛勇擒歹徒,立下大功,卻在一夜過後,搖身變成了綁架、欺詐、妨礙司法公正的罪犯…

還得從5月29日那天說起,這一天白天,Maitland警局的一對搭檔,34歲的警員Bentso和44歲的警官Snyman合力逮捕了一名入室盜竊的小偷慣犯,兩人押著犯人回警局錄口供,完成案件的相關程序,到了警局後兩人發現,因為逮人的時候下手太重,小偷身上傷勢很重,流血不止。

於是,在做完基本的備案登記之後,兩人決定先送小偷去醫院看病,治好了傷再完成案件的後續程序。

到了醫院,Bentso負責看守在看病的小偷,Snyman繼續回警局繼續上班,按說到這會兒,情況一切正常,Bentso和Snyman的心情也是不錯的。

然而到了晚上,意外突然發生了…

Bentso一個不留神,沒盯緊小偷,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病床上空無一人,小偷已經溜之大吉了,這時候,搭檔Snyman剛好來到醫院,撞見心急如焚的Bentso,兩人當即又急又氣。

剛抓的犯人就跑了,不但功勞沒有了,還可能因為疏忽放跑罪犯而接受問責,心急之下,Snyman話不多說,拉上Bentso就開車出去追,打算把小偷再抓回來。

兩人開著車在醫院附近轉了幾圈之後,始終沒有發現那名小偷的蹤影,帶犯人出來看病不小心讓人溜了,難道明天要空手回去,接受警局的懲罰?

兩人越想越怕,思來想去,其中一人琢磨出了一個歪點子:

不如咱上街逮一個長得像那個小偷的,先蒙混過關再說?

另一個想想覺得有道理,畢竟小偷只是帶回警局登了個記,同事們應該不會記得他的相貌,就這麼定了。

一拍即合,兩人開始滿大街物色合適的「替身」,他們開著車又兜了幾圈之後,居然真的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一家店鋪外面,兩人注意到,剛剛進去買東西的一個流浪漢跟之前那個小偷有幾分相似。

Bentso和Snyman下了車,在店鋪外面盯了很久:

「像嗎?」

「感覺挺像的……」

「行,就抓他!」

於是,兩人準備好手銬和手槍,看準時機衝了進去,流浪漢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就被兩名警察按住了,Bentso和Snyman還鄭重其事地對流浪漢念了一通拘捕詞:

「XXX,你因為入室盜竊被捕了!「

之後,兩人將流浪漢押上警察,帶回警局。

懵了逼的流浪漢反應了過來,開始大聲喊冤,但Bentso和Snyman裝作沒聽見。

回到警局之後,兩人把流浪漢關進牢房便不再理會了,鐵窗後面的流浪漢依然在大聲喊冤:

「我只是去雜貨店買點東西,為什麼要抓我?!」

不管怎樣,Bentso和Snyman長舒了一口氣,在他們看來,總算暫時可以交差了,於是,他們決定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事第二天再想應對辦法,畢竟直到此時,他們依然是勇擒慣犯的好警察…

然而,事情很快就穿幫了,比他們想象的還快。

因為流浪漢耳朵很背,不明就裡的他整晚都在喊冤,聲音非常大,唯恐人聽不見。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最早來上班的探員剛進警局,就聽到了流浪漢撕心裂肺的喊冤,這位探員好奇地上前盤問,得知關押的是Bentso和Snyman頭一天抓回來的小偷,聽其他同事說,這小偷明明昨天認罪了,現在卻一直在喊冤!

帶著好奇,探員翻出了Bentso和Snyman頭一天開的檔案,就案情詢問了流浪漢,才發現完全是雞同鴨講:

流浪漢對小偷之前的案子一無所知,他聲稱本人是頭一天晚上在一家雜貨店買東西,卻被兩個警察莫名其妙逮進來的,探員立馬意識到,眼前這個流浪漢是Bentso和Snyman兩人抓回來頂包的,而真正的罪犯——那個入室盜竊的小偷,很可能已經逃掉了。

探員馬上把掌握的情況通知了上級,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Maitland警局上下馬上做好了部署,等Bentso和Snyman來上班的時候,大家一擁而上,將兩人逮捕。

在工作崗位上被同事們逮捕的Bentso和Snyman知道事情已經敗露了,便當即承認了罪行,交代了抓無辜者頂包罪犯的事實。

就這樣,一夜之間,Bentso和Snyman兩人從勇擒小偷的功勳警察,變成了綁架無辜者的罪犯。

Maitland警局。

兩人隨後被移交警局的反腐敗調查科,做進一步調查,不久前,Bentso和Snyman兩人被傳喚上法庭,初審裁定他們犯有綁架,欺詐,妨礙司法公正等三項罪名,今年10月,兩人還將接受進一步的審理,很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一念之間,Bentso和Snyman從打擊犯罪的執法者,變成了知法犯法的罪犯,事實證明,實施任何犯罪行為都不要抱有僥幸心理,哪怕是手握一定權力的執法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