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遭性侵被判敗訴,法官:你穿紅色內褲,就是想和對方上床

近日秘魯伊卡市出現了匪夷所思的關於一件性侵案的判決,令無數秘魯女性都憤怒了——

一名遭性侵的女子竟然因為自己被性侵時穿著的內褲顏色而被判敗訴,而強姦犯則無罪釋放。

2019年1月,當時20歲的受害者S(因法律原因不公開姓名,以下統一用「S」替代)被22歲的被告Espinoza Ramos騙說要去拿一個文件,結果卻把她帶到了一個派對上。S在派對上放鬆了警惕,很快就喝醉了,甚至失去了意識。

據S的口供,第二天醒來時發現自己衣服全被脫光,她看到身邊躺著同樣赤裸的被告,才驚覺自己失去意識後被被告帶回家強姦了。

回去後她十分憤怒,並直接把被告告上了法庭,聲稱要討回公道。

這起案件直到今年10月29日才終於開始審訊。

但是在法庭上被告卻一直聲稱,S對他的指控無非是報復他的行為,是在侮辱他的人格。

而接下來法官們的判決更是令人大跌眼鏡——判決原告S敗訴,而原因是,她被性侵當晚穿的是一條紅色內褲。

審理該案的法官Ronald Anayhuaman Andia,Diana Jurado Espino和Lucy Castro Chacaltana辯稱,原告的陳述不實,聲稱這種紅色內褲只有在婦女想要發生性關係時才會穿。

「因為這種類型的女性內衣通常在特殊場合下使用,促進親密時刻的發生,這就給人留下了印象,她是準備或願意與被告發生性關係的。」

結果當天裁決,原告敗訴,被告被判無罪釋放。

就因為受害者穿著的是紅色內褲,就說她打算或願意和別人發生性關係???

就在這個令人無法接受的判決結果出來後,當地女性全部都憤怒了!

抗議者聚集在伊卡法院大樓外面,一起高唱反強姦的歌曲「A Rapist in Your Path”以抗議這個決定。

「A Rapist in Your Path”這首歌已經成為了全世界各地抗議者的聖歌。

歌曲描述的是一個充滿性暴力的世界,受害者遭到國家壓迫,警察、法官及總統都列為侵略的幫凶。

有的抗議者還把紅色內褲穿在身上,以聲援受害者以及諷刺法官的判決。

同時,對這起判決的怒火已經燃燒到了秘魯首都利馬,在那裡也有大量抗議者敦促法院駁回裁決。

一些憤怒的抗議者高舉標語,其中包括:「聽著,法官。不要用我的內衣來證明強姦是正當的。」

其他人舉著的牌子上還有做出了這次裁決的法官,並寫著「內褲只是內褲,不是性暗示」。

可能是迫於壓力,秘魯公共事務部在10月30日(也就是法院作出裁決的第二天)發表了一項聲明,聲明他們已要求將裁決作廢,並要求在另一個法院進行新的審判。

而司法控制辦公室也在周一對法官涉嫌不當行為展開了調查,並將決定是否需要進行紀律調查…

案件報道後,對於秘魯法官這個判決,網友們都震驚到了。

「好惡心啊。就算受害者全裸,他也沒有任何權利可以強姦她。她當時可是失去意識啊,怎麼可能給到他允許。總結,這就是強姦。」

「我想知道這些男人是從哪裡學到,女人內褲顏色就代表一種性暗號?在這個案件裡女生根本沒有同意啊。

如果我是受害者的話,我當天之所以穿紅色內褲可能就因為那是我衣櫃裡剩下的可以穿的一條。

而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卻得出這麼一個結論,簡直難以置信,可恥可恥。」

「哇哇哇,這是歷史倒退嗎?秘魯讓我震驚了。」

「變態法官!」

其實,因為強姦案中受害者的內衣而左右案件判決的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2018年,在愛爾蘭一名27歲的被告在一次強姦案的審判中被判無罪,原因竟然是17歲的受害者案發時當時穿的是一條蕾絲內褲。

在法庭上,被告律師甚至展示了一條蕾絲丁字褲,並說到:「你必須看看她的穿著。她穿的可是一條蕾絲丁字褲。」

在經過90分鐘的審判後,陪審團(八名男子和四名婦女)最終認為被告無罪。

這個判決結果也引發了愛爾蘭一大批婦女上街遊行抗議這一裁決,並堅決反對法庭上對受害者的有罪推論。

還有的抗議者直接把一條條蕾絲內褲放在法院門外的階梯上,還有的被掛在路邊。

當時愛爾蘭國會議員露絲·科平格還在議會上展示了一條蕾絲內褲,以提高人們對這一爭議的重視。

如果世界上要有一個人要為性侵負責,那就一定是性侵施暴者,反正絕不應該是受害者,也絕不是受害者的衣服….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