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下驚天大案的日本毒婦家又出離奇事件!外孫吐血身亡,女兒女婿跳海自殺,這難道是悔罪?

在現代醫學領域和心理學領域內,一直有一個未被解開的謎題,那就是世界上真的有人具有先天反社會人格嗎?他們是否從生理上就注定更加缺乏同情心、更加冷血殘酷嗎?

對於這個疑問,很多專家也在不斷深入研究,希望能從科學的角度找到答案。

早在1876年時,意大利犯罪學家龍勃羅梭就曾提出過一個「天生犯罪人」的理論。他認為從基因學理論上分析,有一類罪犯無論是生理、心理或體質方面天生就與常人不同。這些刻在DNA裡的基因,讓他們身上具有一部分冷血特征,這也容易導致他們今後犯罪的概率更高。

然而,對於龍勃羅梭提出的這種天生殺人狂研究,各方面專家卻也沒有停下探索的腳步。像是美國知名犯罪學研究專家,法倫教授在探索這一領域時,還偶然發現自己的家族史就是一部持續400多年的血腥暴力史。

他的祖父因為殺死自己的母親,創下了北美殖民地第一起弑母案。此後每隔100年,他的家族就會出現幾個冷血殺手,其中還包括被影視劇改編多次的莉齊 · 博登滅門案。

法倫教授的家族親身經歷,雖然也沒能讓「天生殺人狂」這一理論被外界認可。但最近幾十年裡,一些冷血殺人狂家族的案件事實,也從側面讓大眾對這個說法更多了幾分信任。

最近,曾經犯下數人死亡,幾十人集體中毒的「毒咖喱殺人案」的林真須美,向當地法院提出了重審要求。其實自從2009年終審被判處死刑後,林真須美一直拒不認罪,並聲稱自己是被冤枉的。作為日本戰後的第11名女性死刑犯,自始至終認為殺人犯另有他人的林真須美,在日本最高法院庭審現場還曾喊出了」如果判處我有罪,那整個日本就是都是有罪的」。

就在林真須美為自己的清白據以力爭時,前不久發生的一起驚悚案件又和她的名字綁在了一起。已經多年未和林真須美聯繫過的女兒一家三口,先後被發現死在家中和自殺。更讓人覺得不寒而慄的是,這一家三口的死因遠比外界相信的恐怖和離奇。

說起林真須美的名字,知道日本刑偵大案的小夥伴一定不會陌生。生活在和歌山的林真須美,80年代時曾經是一名保險銷售員,而她的丈夫林健治則開辦了一家驅蟲公司。

1988年,林健治因為急性砷中毒發作被送進了醫院,幸好搶救及時幸免遇難。因為購買了巨額意外保險,兩人獲得了2億日元的保險賠償金。

保險公司當時雖然覺得林健治的中毒過程有些蹊蹺,但驅蟲公司經常接觸有毒物也算合理,這起涉及騙保的事件就這麼不了了之的處理了。

此後幾年裡,林真須美兩夫妻以同樣的手法對自家公司員工、流浪漢等人員下手,並先後騙得數億日元保險金。

從一個普通工薪階層,搖身一變成為坐擁數億資產的當地富婆,林真須美的人緣和脾氣也開始走下坡路。有錢又傲慢的林真須美,在當地居民的眼中非常的不可一世。主婦們也經常私底下也對她目下無塵的態度,議論紛紛。不過在林真須美看來,周圍人只是因為羨慕嫉妒才對自己有所看法的。

1998年7月25日,和歌山市園部地區舉行夏祭活動。林真須美和幾個主婦,被安排輪流單獨照看烹煮中的咖喱飯。

在林真須美做飯時,她的女兒想要嚐一嚐咖喱的味道,但被她嚴厲的阻止了。而其他主婦的孩子,和其他吃了咖喱飯的鄰居卻出現了集體中毒的狀況。67名中毒患者在送往醫院後,有中4人不治身亡,其餘幾十人也出現了昏迷、休克和腦死亡等不同程度的損傷。

在對現場所有涉案人員的家庭,進行物證搜索時,警方在林真須美的家裡,提取到了大量有毒物的殘留痕跡。林真須美兩夫妻曾經的下毒騙保案,也終於水落石出。被認定是下毒慣犯的林真須美和林健治,被以騙保和涉嫌集體投毒為由逮捕。此後,被判定為騙保從犯的林健治被判6年有期徒刑,並於2005年6月出獄。

而林真須美則一直絕不認罪,關於案件中投毒的動機,因為缺乏有力證據也無法徹底認定她的罪名。因此關於由於林真須美的案件,也成為了日本歷史上的一樁懸而未決的大案。

在上個月初時,和歌山警方接到了一名母親A的報警電話,對方聲稱自己16歲的長女在家中突然昏倒在地,呼吸已經出現停止現象,口中還吐出了大量黑色液體。

趕到現場後,警方發現這名16歲的少女,全身多處骨折因內臟出血而不治身亡。當時家中除了她和A之外,還有A的第二任丈夫B和小女兒。

就在警方打算著手對其他三名家人進行審訊時,卻發他們已經悄悄從醫院逃走了。隨後有人報警稱在醫院附近的馬路上,看到了服毒昏迷而倒地不起的B。

幾個小時後,又有人發現關西機場附近的海面漂浮著兩具屍體。經過調取監控發現,從醫院逃走後不久,已經打算自殺的A就拉著小女兒的手,一起從關西機場的聯絡橋上跳下。

為什麼好端端的一家四口,會在幾小時之內以各種離奇的方式離世?帶著這個疑問,警方對少女的死因進行了調查。經過法醫的縝密梳理,少女在去世前曾經遭受過長時間的虐待和毆打。而她的死因也是因為受傷引發的外傷性休克。

在對一家人的身份背景進行進一步調查時,警方驚奇的發現A竟然就是林真須美的長女。在父母被逮捕判刑後,A就和三個弟妹一起被送進了孤兒院。

長大成人後,急於擺脫殺人犯子女罵名的大女兒,隱姓埋名離開了和歌山嫁到了外地。但因為性格不合,婚後不久又選擇了離婚。在經歷了一段失敗的婚姻後,A帶著女兒改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並生下了小女兒。在繼父家,當時只有4歲的女兒被看做拖油瓶,不僅生活中經常缺吃少喝還經常因為一點小事被A和丈夫虐待毆打。

A和繼父生下小女兒後,對長女的虐待更是愈演愈烈。女孩去世後,法醫在她的身上發現諸陳舊性傷痕,和其他同齡人相比,她的身高也明顯有一定差距。因A的家中經常傳出家暴的聲音,附近鄰經常早在2013年時,曾向當地兒童救助機構舉報過。為此,兒相所和福利機構特別對女孩進行了為期一年的幫扶。之後因為A和丈夫簽訂了保證書,救助機構也就停止了對女孩的管理。可讓人沒想到的是,對長女的虐待卻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一直繼續著。

事發之前,經歷了整整八年虐待的少女最終撒手而去,在她的短短一生裡,超過半數對家的記憶都是毆打和虐待。最後一次行凶後,擔心事情敗露無顏面對的大眾的A子和丈夫懷著畏罪自殺的想法,拉上小女兒一起赴死。

母女兩代人,因為投毒和虐待致死而走上了不歸路,這樣的結局除了讓人覺得震驚之餘,也會對他們是否有「天生殺人狂」基因這件事產生懷疑。不過,無論這個科學論據有朝一日能否被證實,都不能否認林真須美當年的犯下命案時,也對自己的女兒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根據當年媒體的報道,林真須美被判投毒罪名成立後,她的四個孩子在當地一直被看做是不祥之人。除了被孤立霸淩之外,在孤兒院裡的幾年裡也被診斷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病症。這些心理問題,也都對他們的性格產生了很多不良影響。母親帶給他們的影響,遠比外人想象的嚴重。

除了更名改姓嫁人的三個女兒外,林真須美的大兒子還居住在當地照顧著後遺症需要每周洗腎的父親。據他回憶,A當年在福利院裡被其他孩子追著罵,一日三餐裡經常發現有人投入乾燥劑。她的第一段婚姻的破裂,也是因為男方在婚後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

最後也希望社會各界能夠對服刑人員的子女多一點關注。對他們多一點善意和寬容,也許就是阻止另一場悲劇發生最好的辦法。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