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重症患者插管前哀求幫打疫苗,醫生:太遲了…

新冠疫苗的推廣普及接種,可謂把全球民眾拯救於水火之中。

然而即便在疫苗取得了極大成效後,卻依舊是遭到了不少人的抵觸。

他們可能是聽信了陰謀論者和反疫苗運動人士的「讒言」,結果在嚴重感染後就連後悔都來不及了…

來自美國佐治亞州Sugar hill市的24歲男子Blake Bargatze,就是這其中一位——

由於擔心接種疫苗會出現副作用,他便想著要等一段時間之後再去施打。

結果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意外竟來得如此之快。

就在4月份去參加一場室內的音樂活動時,他不幸染上了新冠病毒。

後來他的病情在住了近2個月院後並無好轉,反而是急速惡化到需要進行雙肺移植手術!

所幸目前手術已經順利完成,不過仍在醫院接受後續治療當中。

而術後躺在病床上還插著呼吸機管的Blake,嘴裡似乎還說了一句「想打疫苗」…

Blake的母親Cheryl Bargatze Nuclo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非常難過地表示:

「他沒有糖尿病也沒有高血壓,就是一個24歲的孩子!

就在那個周五,他在拿到了新冠檢測結果後打電話和我說:

‘媽媽,你聽完肯定會生氣的,我患上了新冠…’

其實在去參加那場音樂會前,他就猶豫要不要先去打一針疫苗。

但他又跟很多人一樣,覺得需要再等一段時間讓疫苗研發得更為成熟後再接種,比如10年左右…」

雖說無論是打什麼疫苗都有導致出現嚴重的並發症,但其實這種幾率是小之又小。

而且和並發症風險相比之下,未施打疫苗時可能罹患疾病的風險顯然更高!

等到感染了病毒之後,再想回過頭來接種疫苗就真的為時已晚了。

Cheryl也是以自己兒子的痛心經歷來警醒大眾,千萬別等染病了再想著打疫苗。

否則只會讓家人傷心,那樣真的很不值得…

除了Blake之外,俄亥俄州的一個家庭也正在經歷著類似的情況——

來自當地Toledo縣的母親Janelle Janatowski表示,她25歲的兒子Marcus Hartford在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至今已經住院三個月了。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Marcus總共接受了三項手術,其中一次就切除了部分右肺。

而在ECMO(體外生命支持系統)機器上待了整整81天後,他終於在7月13日那天脫離了生命危險。

但即便如此,Marcu也還是得保持使用著呼吸機來幫助呼吸。

如果之後他的左肺無法承受失去部分右肺後的「工作負荷」,那他可能不得不接受雙肺移植…

其實像Blake和Marcus這樣感染後才後悔沒有接種疫苗的情況,在美國還有著很多——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數據顯示,目前在全美範圍內至少有99%的新冠死亡病例與97%的住院患者都沒有接種疫苗!

在作為全美新冠疫苗接種率最低的阿拉巴馬州中,更是到現在也僅有33.7%的人口已完整接種疫苗。

在當地第一大城伯明翰的Grandview醫學中心裡,原本收治了許多身體狀態基本健康的輕症病人。

但由於他們並沒有接種新冠疫苗,最終大部分都因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發展成重症!

就在前不久,該醫療中心的職業醫師Brytney Cobia博士專門為此在Facebook上發文表示。

這些患者在病重到需要進行呼吸器插管治療前,向主治醫生發出的最後請求幾乎都是同一件事兒——那就是為他們接種疫苗!

但此時即便是上帝來了也無力回天,因此Brytney只能無奈又惋惜地握著他們的手回絕道:

「我很抱歉,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一般Brytney在宣佈患者死亡時間後都會與病人家屬擁抱致意,並告訴他們紀念摯愛親人的最好方式就是去接種疫苗。

而此時難以接受現實的家屬們幾乎都會,然後說出這麼一番話:

「他/她根本就不知道會變成這樣,以為這是一場騙局或者政治陷阱!

還覺得自己有特定的血型或膚色就不會發生感染,甚至認為新冠疫情只不過就是場流感罷了!」

深感理解的Brytney也明白患者們已經知道自己想錯了,但畢竟這世上並沒有後悔藥賣,沒有人能回到過去。

雖說Brytney在收治沒有接種疫苗的確診患者時都盡量不做批判,但會直接詢問原因。

最終她發現,這其中絕大多數患者都未曾向自己的家庭醫生征求疫苗接種的相關谘詢!

目前在她所任職的醫院中,大部分感染患者都尚未接種疫苗。

而其中一名已接種疫苗卻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只需要一點兒氧氣供給就很快康復了…

這樣的慘痛教訓。

無疑是給還未接種疫苗的人們敲響了警鍾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