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河南千年特大暴雨已致25死,124萬人受災,這場災難到底多恐怖……

沒有人能夠想到,這一次的暴雨會如此迅猛。

從暴雨,變成內澇,變成洪災。

7月20日淩晨1時08分,中国河南鄭州市氣象台第一次發佈氣象災害紅色預警。

7月20日早上9點32分,持續強降雨導致多處路面積水,部分高速路關閉,路面上陸續開始有車輛因為積水拋錨。

對於還沒有回家的人來說,惡劣天氣下,地鐵成為了他們唯一的希望。

從上午十點起,鄭州地鐵開始啟動防汛應急機製,希望能夠送更多的人安全到家,回到有食物、有乾淨的水、可以休息的地方。

……直到撐不住的時刻。

下午四點,雨勢突然變大。

從4點到5點,這一個小時內,鄭州降雨量200毫米,突破中國大陸有史以來的最高值。

相當於老天爺在這一個小時之間,往鄭州傾倒了超過一百個西湖,而這些水,最終都會朝著城市最低窪的地方湧去。

按照「百年一遇」來設計的沙袋、防水膨脹袋、防淹擋板快要頂不住了,還有電的地鐵站已經開足馬力抽水,可那也於事無補。

「我們一直在撐,一直在撐,直到下午六點,實在撐不住了。」

晚上6點,積水最終衝垮了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

一瞬間,城市地表積水突然如浪一般湧進來。

一切的搶險準備和成果,瞬間衝毀。

五號線地鐵沿線,變成了一條洶湧的地下河。

所有仍然還未停止的地鐵都停了下來,載著500多名等待歸家的人,在漆黑的隧道中,開始了漫長地等待。

7月21日淩晨3點50分,鄭州市發佈了這場洪災以來,最慘烈的一份報告。

罕見暴雨致鄭州地鐵全線停運,12人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

從20日下午六點到十一點,這座城市的地下,經歷了驚心動魄的生死5小時。

18點,水流湧進地鐵口,倒灌入地下隧道。

18點10分,鄭州地鐵下達全線停運指令,開始疏散。

但不是每一趟列車,都能夠成功將人員疏散出去。在湍急的水流面前,逆流而上走出地鐵站,成為了一個太過奢侈的選擇。

<親曆者:張先生 央視新聞採訪>

水的衝勁太大了,為了求生,身上的包能扔的都扔了,衣服能脫的都脫了,只剩下褲子。

身邊的人扒著欄杆,一起往上爬。水已經蔓延到了肩膀,稍微一個不注意,就可能直接給衝走了。

當時我們剩下的幾個人,我還有一個孩子,因為沒勁都已經差點要放棄了,只是胳膊還一直拐著旁邊的管,拐到胳膊上都是傷。

那種水流,人站進去不拉東西,立刻就沒了。

<親曆者:人物採訪>

最初離開車廂還算順利,但越往前走情況越不妙。

我們發現右手邊隧道的水流就像山洪一樣往下滾滾地咆哮而來。

水速很急,大概走了五六分鐘,突然聽到前方有人喊「往回走往回走」。

第一次疏散未成功,我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什麼,但這個時候大家都向後轉,回到車廂內。

<親曆者:中國青年報採訪>

……沒走多久,列車又再一次停靠了。從車廂往外看,已經能看到兩邊的水急速地向上湧去。

可能是因為地鐵有一套自動保護的設計,列車已經鎖死在鐵軌上面,沒有辦法移動。當時鐵軌上濺起了火花。

逐漸地,水開始灌進車廂內。大家聽著列車長的指揮,抓住欄杆,沿著地鐵軌道繼續向外走……

當時應該已經距離沙口路站很近了,我感覺可能就兩百米多一點的樣子。但後面來的水很急很猛,而地鐵下面的那個人行通道非常窄,大家根本就過不去,大部分的人走到一半就只能被迫回到車廂裡。

列車長也將車門關閉並不斷地聯繫地面,等待救援。

大多數乘客,只能被迫返回車廂,等待救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晚上七點左右,開始有求救的視頻和信息,出現在雜亂的信息流之中。

<親曆者:紅星新聞記者採訪>地鐵開著開著在隧道直接就停了,然後車子不斷進水,越來越嚴重。一開始地面只出現一層污水,接著水位開始上漲,從小腿到大腿再到腰間,直到脖子,隨後車上有女士暈倒。

<親曆者:李女士 大象新聞採訪>

……車廂內開始不斷進水。

起初,大家都未在意,但水位不斷上漲至座位的高度時,車廂內乘客的心情逐漸緊張起來:「我們都站在座位上,水已經淹到膝蓋上了。」

7點20分,車廂內的水位越漲越高,積水已經淹到乘客們的肩膀處,「有些個子矮的乘客,都已經淹到脖子了。」

<親曆者:網友奇跡奇緣>

前方的水全部漫過來了,等全部人員上車後車廂的水已經到腰部了,可是噩夢還沒有結束,車外面的水一直在漲,也一直在從門縫裡往裡滲著。

慢慢的水越來越多,我們能站在座位上都站在座位上,最後站在座位上水都到胸口了。

我真的害怕了,可是最恐怖的不是水而是車廂裡的空氣越來越少,好多人都出現了呼吸困難的症狀。

我聽到一個阿姨給家人交代銀行卡號,交代家裡的事情,我想我是不是也要交代一下呢?

<親曆者:人物採訪>

沒過多久,水位突然上漲,外面的洪水透過門縫湧了進來。

7點46分我發了朋友圈,那時水位是最高位置,已經淹到我的脖子處了。

<親曆者:中國青年報採訪>

可能也是我比較膽小吧,最開始看到車尾進水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哭了,不出聲,但眼淚就是不停地往下掉,周邊也有哭的、焦躁的,同車廂的人也會來安慰、安撫。

有一個姑娘,在車廂中一直維持大家的秩序,也一直在安撫我們的情緒。大家也都像是約定好了,盡量不說喪氣話。

再到後來,大多數人都選擇了保持沉默,以求保持體力。

這也許是最漫長的一段時間。

在看不到盡頭的隧道中,透過車窗,能看到地鐵外的黑暗中洶湧而過的湍急水流,遠遠高於車內的水位。

滲進來只是時間問題,而在全城都在呼救的時候,救援什麼時候能夠到達仍未可知。

氧氣在一點一點消耗,而地鐵內的乘客,開始漸漸出現了失穩、缺氧的狀況。

 

<親曆者:中國青年報採訪>

晚上九點左右,當時窗外的水已經差不多一人多高了。水繼續漫上來,人群後半截,水流基本已經漫到了脖子,最前面的部分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

這個時候車廂開始出現缺氧的狀況。身邊陸續有人出現缺氧、低血糖的症狀,有人發抖、大喘氣、幹嘔。當時車廂內還有孩子、孕婦、老人,大都因為久泡水中體力不支,出現各種身體狀況。

<親曆者:李女士 大象新聞採訪>

車廂內的氧氣也越來越稀薄,乘客們的情緒焦躁不安,紛紛用手機拍攝現場視頻向外界求援。

<親曆者:何夕 南方周末採訪>

由於嚴重缺氧,「大多數人都嘔吐,頭疼,還有暈倒到水裡,窒息,裡面非常慘」。

 

在逐漸稀薄的空氣中靜默等待,保持體力……

直到最終,救援隊的到來。

 

<親曆者:網友呃-呃的朋友>

8點50分,感覺頭暈、身體溫度低,外面好像更冷。

但是外面已經開始救援了,車廂裡的人還算沒有特別恐慌。

<親曆者:紅星新聞採訪>

救援人員已經抵達現場,窗戶也被砸開了,缺氧環境和水位狀況都得到緩解。

水位已經下降,但有乘客已經出現了失溫征兆,有些乘客已經暈倒,暈倒的人則先救出去。

暈倒的人先出車廂,但是還在隧道裡,隧道還有很長。現在我們的人還非常多,不停的有人在暈倒,我堅持了,再堅持一下。

<親曆者:網友奇跡奇緣>

前方的水全部漫過來了,等全部人員上車後車廂的水已經到腰部了,可是噩夢還沒有結束,車外面的水一直在漲,也一直在從門縫裡往裡滲著。

慢慢的水越來越多,我們能站在座位上都站在座位上,最後站在座位上水都到胸口了。

我真的害怕了,可是最恐怖的不是水而是車廂裡的空氣越來越少,好多人都出現了呼吸困難的症狀。

我聽到一個阿姨給家人交代銀行卡號,交代家裡的事情,我想我是不是也要交代一下呢?

 

<親曆者:中國青年報採訪>

也大約是那個時候,救援人員出現在車廂外面。他們最先通過鑿開的那處玻璃窗,將破窗器遞到車廂內。車廂內裡面大家也在接力將破窗器向後傳遞。

隨後,救援人員把前面的車長車廂打開了,大家陸續從前面的車廂疏散出去。

最先救出去的應該是兩三名孕婦,因為長時間泡在冷水裡,她們都是虛弱到缺氧的模樣。

之後救出去的是孩子,再之後是女生,我算是女生當中出去比較早的。雖說當時外面的水流相較之前已經平穩了許多,但是依舊很急,尤其是在由車廂到人行走道這一段距離,水流非常急。

救援人員主要是在車廂和扶手處開展救援,他們在車廂外將我拉上來,下面車廂裡有乘客自發地站在出口處托我一把。全靠他們的一托一拉,我才能逆著水流出來。

<親曆者:人物採訪>

救援人員是從駕駛室開了一個門讓乘客向外撤離。

門太窄了,沒辦法很多人同時出去,第一車廂的男士,特別是駕駛室旁坐的那幾位男士,都是英雄,他們向整個車廂內喊「老人孩子先走!」「老人孩子先走!」得喊了上百遍。

所有的人都讓開一條通道,讓後面的老人孩子先過來,一些身體不太好的婦女,還有一些孕婦,大家都沒有慌,靜默著,一步一步向外去。

五個小時,五百餘人。

感謝那些奮不顧身的消防隊員,感謝在危難關頭仍然讓弱者優先的人們。

大多數人回到了家,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從那條水流湍急的隧道裡走了出來……

畢竟這場雨,實在是太大了。

沒有經歷過天災的幸運者們總是小看大自然的威力,在傾倒而下的暴雨面前,人類引以為傲的科技,並不能改變太多。

單小時降水量超過200毫米,24小時內降雨量達到了622.7毫米。

——平日裡,我們的最大量級「特大暴雨」標準,是24小時內降水量250毫米。

幾天前,德國暴雨導致1300人失蹤的洪災。

14至15日,德國75年來最大暴雨、史上最大洪災。

這場洪災被默克爾稱為「不足以用暴雨和洪水來描述,而是一場真正的災難」、被德國氣象局發言人稱為:「說百年不遇都輕了,這或許是一千年難遇的洪水。」

而這場洪災受災最嚴重的地區,24小時內降水量為158毫米。

當然,各個城市因為地處不同,對於防汛的標準都不一樣。

比如台風影響地區、沿河流域對於洪水內澇就會處理更好,少雨幹旱地區也許降水量100毫米就可能發生災難,都是按照概率來計算的。

沒有一個城市的建築城市規劃設計,會把標準定為能抗住「千年一遇」的大洪水的標準——那會使得工程成本高到一個不合理的水平。

而鄭州這一次?

中國大陸有史以來最高的降水量,甚至在全球觀測歷史中,這樣的暴雨從未在人口100萬以上的大城市出現。

21日淩晨,河南省水利廳宣佈:此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

這已經不再是城市規劃、排水的問題了,到這種程度暴雨,甚至連水庫都必須要開閘泄洪,防止潰壩。

根據光明日報消息,截止到今日下午3點,河南至少32座大、中型水庫水位已經超過警戒線。

連武警和部隊都已經緊急出動,加固堤壩、處置管湧塌方,盡可能降低損失。

是的,在天災面前,永遠沒有萬無一失,只有盡可能降低損失。

我們能做的,也只有在預警出現的時候,多重視起來,多做一些準備。

寧可十防九空,不可放過萬一。

鄭州氣象局在19日就發佈天氣預報警告會有200毫米的降水,發佈黃色預警,並在當天晚上19時升級到橙色,22時升級到紅色。

20日,氣象局從淩晨1點起,6次發佈氣象災害紅色預警。

但在20日當天,仍然有很多人,沒有接到公司的在家辦公通知,不得不冒著雨去上班。

 

有鄭州居民在接受採訪時說道:

「在高速路口看到很多防汛沙袋,就知道汛期來了,防汛是當地政府部門每年的常規工作。因此,在強降雨剛來的時候,並沒有太在意。」

「20日下午6點,朋友圈裡刷到了洪水灌進商場、像瀑布一樣的視頻。但當時大家還是沒意識到事態有多嚴重,都以為和往年一樣,雨下一陣就過去了。」

「直到我們看到那些地鐵被困的視頻傳出來。」

 

整個內陸地區都沒有見過這種場面,大多數人這輩子見過最大的暴雨峰值也就是100毫米,對於這種降雨完全沒有概念。

看到預警,準備的是雨傘雨衣,而不是面對洪災。

「就像是有人預告說晚上來打你,沒想到來的是滅霸……」

」穿好了防彈衣,結果發現對面丟了導彈過來。」

可假如,如果全市從上到下在收到紅色預警的時候,都能夠動員起來積極做好應有的準備……也許很多傷亡,就可以不必出現。

天災並不是每次都可控可預測,而當預警出現,我們只能盡全力減少損失。

所有人都要對預警重視、響應、執行起來——也許會小題大做,可萬一不是呢?

你並不知道要面對的是什麼。

全球變暖,因此大氣能夠保持的水汽增多,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暴雨。

建設起來應急機製,確定在出現預警時從上到下該如何執行。

再出現這種情況,不必再用人命換來寶貴的教訓,或許十分必要。

今天下午,河南省召開防汛應急新聞發佈會。

據不完全統計,16日以來,此輪強降雨造成全省1240737人受災,突破極值的暴雨已致25人死亡7人失聯。

124萬同胞受災,求助信息,也在社交網站上刷屏……

昨天晚上,很多人都想起了2020年的那個年初。

但似乎,也有一些事情,變得更好了一些。

晚上7點半,求助信息陸續出現後,立刻出現了民間誌願組織,有格式的收集受災群眾信息,聯繫救援隊。

數個小時內,官方求助二維碼出現。

統一收集受災群眾求助,轉交給相關部門安排救援。

今天淩晨3點55分,某地圖軟件緊急上線了暴雨信息互助通道。

可以直接通過地圖查詢最近的救援隊電話、避難所信息、發佈求助信息給附近的人。

 

那些奮不顧身衝進湍急水流裡救人的無名英雄,還有在暴雨中臨時加入救援隊全城奔走的誌願者;

那些被困了數個小時之後依然堅持讓老人與小孩先離開地鐵的人們,還有走出車廂立刻跪地開始對失溫者進行施救的醫生和護士;

那些連夜趕往堤壩的解放軍,還有立刻向河南出發的各地援助。

 

天災面前,眾誌成城。

團結、互助……以及信任。

 

希望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平安。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