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暴雨吞沒西歐,數百上千人死亡失蹤。全球極端天氣太詭異了!

之前我們報道了英國倫敦出現「史詩級的暴風雨」,整座城市變成汪洋大海。這場大暴雨沒有止步英國,而是擴散至整個西歐。這幾日,包括德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瑞士、盧森堡、奧地利等歐洲國家都出現特大暴雨,短時間內降雨量高達182毫米,堤壩崩潰,城鎮被淹。

目前,有至少180人因暴雨死亡,1300人失蹤,因為多地斷電、斷信號,交通受阻,具體傷亡情況不清楚,多家媒體估計總死亡數會持續走高。比利時和德國是受災最嚴重的兩個國家。在比利時,不斷上漲的默茲河衝垮堤壩,淹沒了列日市(比利時的第三大城市)。整個城市的市民被要求撤離,但有很多人仍然停留在市區。

(決堤前河流的水位已經很高)

人們在街上遊泳,用救生筏轉移家當。

強大的暴風驟雨掀翻車輛。

甚至,鐵路的壓榨軌道也被暴雨破壞,變得像過山車一樣起伏不平。

最可怕的還是因暴雨產生的泥石流,包括佩平斯特在內的多個比利時小鎮被泥石流衝毀,房屋和街道被破壞。截至目前,比利時已經有至少27人因大暴雨死亡,其中列日市發現了5具屍體,更多死亡發生在小城鎮。

比利時派出軍隊,前往四個省份進行救援和人群疏散。比利時總統亞歷山大·德克羅(Alexander De Croo)在這周五表示,目前還有20人失蹤,他稱這場大暴雨可能是「我們國家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災難」,宣佈7月20日為國家哀悼日。在德國,情況更糟糕,糟糕得多。萊因蘭-普法爾茨州、北萊茵-威斯特伐利亞州和薩爾州是這場大暴雨的重災區。

據德國氣象部門報道,這些地區在三天之內的降雨量超過182毫米,受災最嚴重的科隆市僅7月14日一天,降雨量就達到153毫米。和過去三十年的7月平均降雨量比,7月14日的降雨量是它們的6倍。

德國氣象局發言人烏維·基爾舍(Uwe Kirsche)說,把這場大暴雨描述為百年一遇都是輕描淡寫的,他們認為,這場暴雨很可能是「過去一千年都沒見過的罕見事」。」這是千年未見的大洪水,沒有人能做好準備,大家都沒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基爾舍說。大暴雨來得如此突然,很快,德國阿爾韋勒區的多座村莊在暴雨和泥石流中消失。

目前,有156人在暴雨中死亡,超過1300人失蹤。德國政府派出大約15000名警察、士兵和急救人員參與搜救,因為大部分受災地沒有信號,到處都是斷橋殘路、被淹的房屋和露營地,行動非常困難。

村民格雷戈爾·傑裡科(Gregor Jericho)告訴媒體洪水來時的樣子。「河水的漲勢非常快,一旦它開始泛濫,水很快從山坡上流下來,兩分鐘後,我家的院子就被齊腰高的水淹沒。為了自救,我們不得不從窗戶翻出去,跑到山上。」」不到一天,街道、橋梁和一些建築物都被毀壞了,到處都是垃圾。人們坐在地上哭泣,失去了家園,失去了汽車。我們的小鎮像處在戰場上。」

一個叫Schuld的小鎮在周五淪為廢墟,大量房屋被毀,教堂和墓地被淹沒,橋也斷了。

附近,一列火車在洪水中擱淺,動彈不得。

在另一個叫Erftstadt的城鎮,泛濫的洪水湧進一個采石場,引發山體滑坡,推倒房屋並淹沒了一條高速公路。大量車輛被困在泥流中,很多沒過車頂,還有一些車被衝進深水區。警方和消防部門劃船趕來,希望救出盡可能多的人。

在所有死去的人中,德國萊因蘭-普法爾茨州的一家殘疾人養老院的遭遇是最令人痛心的。這家養老院距離阿爾河只有100米,老人們沒有及時得到撤離通知,等河水湧到養老院門口時,已經來不及了。

這座養老院很快被淹沒,行動不便的老人們踉踉蹌蹌地想要逃離,但無處可去。最後,有12名殘疾老人在養老院裡死亡,其中一人在水中呼救了好幾個小時。

這場大洪災,引發了民眾對德國洪水防禦系統的質疑。自2002年歐洲發生大洪水後,歐洲各國建立了洪水預警系統,德國當然也有。德國氣象局說,在大暴雨出現的幾天前,他們已經給各地方部門發送了洪水警報,不明白為什麼沒有及早疏散。

有的地方,比如伍伯塔爾市,周四午夜後不久,市政府就拉響警報,讓所有市民連夜上山避險。因為避災及時,伍伯塔爾市雖然遭受財產損失,但沒有人員傷亡。

可在阿爾韋勒縣,但河水接近創紀錄的三米時,縣政府才發出第一次警告,直到三個小時後,洪水超出所有記錄,才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因為警報不及時,很多人在洪水中死去,包括那12名殘疾老人。在一個叫Musch的德國村莊,村民邁克爾·斯福特(Michael Stoffels)說,自己甚至從來沒有收到過政府警報。

是他的鄰居在周三打電話提醒,河流的水位上漲速度極快,他才知道要搶救貨物。最後,他家裡被淹了3.6米深,靠著鄰居躲過一劫。水文學家漢娜·克洛克(Hannah Cloke)教授說,德國防洪系統的問題在於它支離破碎,信息不通暢,有的地方及時收到預警,有的地方沒有。

不同州的地方政府,對警報的態度也各不相同,很多地方政府就算收到警報,也認為不是大事,不需要撤離。德國大選的重要候選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說,這種放鬆的心態也出現在德國政府身上。政府當局其實早已收到暴雨警報,但是「陽光明媚的時候沒人會注意這一點」。

不過,科德爾市的市長梅達爾·羅斯(Medard Roth)認為問題不是出在警報系統上,而是這次情況特殊,水位上漲速度太快,普通的防禦措施已經無法阻止。「周三下午3點30分,我們開始建立安全措施。但是到下午6點,一切都被淹沒了,根本來不及。」

除了比利時和德外國,奧地利的薩爾茨堡被淹,瑞士首都伯爾尼的河流決堤,荷蘭默茲河沿岸的數千居民被緊急撤離。

這場大暴雨是怎麼來的呢?世界氣象組織這周五說,這場大暴雨,和北美的罕見高溫一樣,都是全球變暖的結果。

自工業時代開始,世界升溫了1.2攝氏度,全球變暖導致更多水蒸發,進而導致每年降雨量和降雪量增加。同時,更溫暖的大氣意味著它可以容納更多的水分,這也意味著降雨的強度將增加,引發暴雨和洪水。

紐卡斯爾大學的氣候變化學教授海莉·福勒(Hayley Fowler)說,全球變暖導致大氣急流放緩,從而導致風暴的移動速度變慢。這次,在德國上空,就出現一個近乎靜止的低壓天氣系統,它在小範圍內緩慢移動,使降雨量極大極猛。「未來,這種極端的降雨將變得更加頻繁。各國需要重新設計基礎設施,應對此類事件。」

曾經以為,全球變暖引發極端天氣是很多年後的事,但一次次極端氣候的發生,才明白我們似乎已經處在科幻災難小說的開頭中……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