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王妃震撼黑歷史!為毒販產子、違法代孕,勾結戀童富豪?

 

即使是在君主製名存實亡的今天,王室依然象征著體面。

每一個嫁入王室的女人都會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民眾評判的對象,像英王室的兩位王妃。

凱特如今可以說是眾望所歸的英國王妃,但她在早期嫁入王室時也沒少挨罵。

梅根就更不用說了,但凡她出現在報道裡,英國人都能追著在評論裡罵一萬條。

王妃難做,作為平民嫁入王室,外人看著是風風光光,麻雀變鳳凰,但其中的難熬不亞於架在火上烤。

可有一位王妃卻不同,她出生在混亂貧困的環境,一度沉浸在派對、毒品和男人裡,做過女服務生,上過相親節目,搞過販毒男,甚至未婚生下他的兒子,做了單親媽媽。

這樣被媒體稱為「生活放蕩」的女人,卻成了挪威如今的王儲妃,她的丈夫是未來的國王哈康王子,她嫁入王室後生下的女兒是第二順位繼承人,即將成為挪威自15世紀以來的第一位女王。

這個傳奇王妃,就是挪威的梅特-瑪麗特Mette-Marit。

「派對女孩放蕩的過去」

1973年,梅特出生在挪威南部一個普通的家庭,雖然沒什麼錢,但在山谷海岸間長大的梅特,性格非常外向叛逆。

她在山谷裡度過許多周末和假期,還學會了航海,十幾歲時,她打排球,一直訓練到有資格擔任裁判和教練的程度。

但山野間的愜意改變不了現實的變動,她11歲時父母離婚,父親酗酒成了她年輕時叛逆的導火索。

作為一個青少年,原生家庭的不睦和生活中的無力感像一把火一樣燒在她心裡,她要把這股火氣發泄出來。

高三時,她剃光了所有頭髮。

「我經歷了一個階段,我盡可能地感受到內心的痛苦,然後在憤怒和悲傷中走出來。」

生活對於底層人來說永遠沒有順的時候,她的叛逆也沒有結束,作為一名兼職學生,因為沒有全職上學,她花了六年才完成了高中學業,最後去了一家餐廳當服務員。

90年代後期,她在家鄉參加了挪威最大的音樂節,在花園聚會上遇到了王儲哈康,但當時沒什麼後續。

之後,在她成為單親母親後,她又在另一個派對上再次遇到了王子,這一次,兩個人才命中注定般地碰撞出了火花。

但這個愛情的小火苗,一經曝光,把整個挪威社會的怒火都燒著了。

原因無他,還是梅特「放蕩的過去」實在不符合挪威人心中王妃的標準。

她不僅缺乏教育,長時間以來過著一種派對狂歡的生活,還和毒販搞在一起,給毒販生下了孩子,做了單親媽媽。

生活在這種「毒品隨處可得」的環境裡,誰會相信她沒吸過毒呢?

挪威民眾又怎麼能接受這樣一個女人嫁入王室做王妃呢?

「滿滿黑歷史」的太子妃

2000年12月1日,在交往了大約一年之後,王室公開了哈康王子和梅特訂婚的消息,一時之間輿論炸了。

2001年,挪威媒體跟瘋了似的,狂扒梅特的「黑歷史」,放大標黑顯眼地放在頭條。

對梅特的攻擊像冰雹一樣毫不留情地砸向剛剛訂婚的兩個人,梅特的派對生活方式在報紙上廣為流傳。

奧斯陸(挪威首都)皇室評論員直接把梅特描述為「比起戴安娜更像弗姬。」

這裡的弗姬指的是英國安德魯王子的前妻莎拉弗格森,昵稱弗姬,她曾被曝出驚天醜聞,在和安德魯分居期間,密會美國財政大臣,被媒體拍到的時候,她的腳趾還被含在財政大臣的嘴裡,千真萬確是抵賴不得的。

皇室評論員以弗姬來類比梅特,很明顯是在嘲諷梅特,辱沒了王室。

堅定選擇了梅特的哈康王子也被罵慘了,一些人聲稱他必須為自己的臣民樹立一個好榜樣。

現在輿論沸騰的問題之所以出現,部分原因就是王子在剛開始和梅特約會的時候堅持認為,如果他們決定結婚,他女朋友的過去沒有任何問題。

在這種罵聲不斷的情況下,據說哈康和梅特倆人都快被摧毀了,哈康王子後來承認,由於受到嚴厲批評,他曾一度考慮放棄王位。

也有人為梅特帶著的那個孩子擔憂,他兒子當時不過才三四歲,要在君主製下長大,卻無法繼承王位,處在尷尬境地,似乎也不好。

更糟糕的是,媒體透露,梅特父親的再婚對象,居然是一個比他年紀小一半的脫衣舞娘。

這下子更是雪上加霜,但也不是沒有好事,梅特的前伴侶——就是那個毒販、孩子他爸,他保證自己不會造成任何麻煩,雖然他說有「瘋狂的媒體壓力」,讓他公佈他們在一起時的親密照片。

大家可能想不到最支持梅特的人是誰,是哈康王子的父親哈拉爾國王,這位國王父親絲毫沒有俗套情節裡那種「給你五百萬、離開我兒子」的想法,反而非常支持兒子娶梅特。

從左到右分別為:王儲妃、王儲、王后和國王。

因為哈拉爾也面臨過類似的鬥爭,他當年就曾經面臨著重壓,努力說服了父親允許他娶一個平民,也就是現在的宋雅王后。

他花了9年的時間才讓當時的國王,也就是他爸同意了自己的婚事,所以將心比心,他很能理解兒子要和一個平民姑娘結婚面臨的壓力。

只是他不會像自己的父親一樣阻攔,反而會給予這一對愛人最大的善意。

婆婆宋雅王后作為嫁入王室的平民,同樣知道要承受多少壓力,所以她對兒子的愛人梅特只有幫助和共情。

左為梅特,右為宋雅王后。

父母的支持給了哈康王子和梅特安慰,卻不能阻止頻繁的頭條醜聞,所以他們選擇在婚禮前一周,開誠布公地舉辦一次新聞發佈會,梅特正式向民眾為自己的過去道歉。

她淚流滿面地在發佈會上悔過。

「我年輕時的叛逆比很多人都強烈,這讓我過著相當瘋狂的生活。」

「我想借此機會說,我譴責毒品,我不能再回到過去作出對的選擇,儘管我希望我可以。

我希望現在能盡量避免更多地談論我的過去,也希望媒體能夠尊重這一願望。」

2001年8月25日,這對夫婦在奧斯陸大教堂舉行了婚禮。

新娘沉浸在幸福裡,在長達一小時的儀式中一直喜極而泣。

為了表示團結,梅特在皇家宮殿的陽台上抱著當時4歲的兒子馬利烏斯,這是馬利烏斯的第一次重要亮相。

中間的金髮男孩是馬利烏斯。

被全世界寵愛的「拖油瓶」

真正結婚之後,挪威人對梅特態度的改變是很顯著的。

其實在大婚的時候,就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在街上歡呼了,畢竟當時挪威王室幾十年都沒搞過婚禮了,湊熱鬧是人類的本能。

自從結婚以來,大多數挪威人都對她完成了所有的官方工作而心生好感。

有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挪威人認為王儲妃是年輕人的好榜樣,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覺得她不是好榜樣。

其實深究梅特的「黑歷史」,挪威人最不能接受的其實是她曾經「毒品泛濫」的環境。

挪威記者認為,像單親媽媽、有孩子這種,並不能算對梅特的一種打擊,因為這是挪威的常態。

「人們沒有任何偏見,這就是挪威的生活方式。

大多數孩子都是非婚生的,人們有長期的戀愛關係,但沒有已婚的父母是正常的。」

很多人可能覺得,作為「拖油瓶」進入王室,梅特的大兒子一定不會被王室和民眾待見。

但事實是,哈康王子一直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國王夫婦也把梅特的兒子馬利烏斯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是王室家庭中的一員。

馬利烏斯和同母異父的妹妹弟弟關係也都很好。

馬利烏斯一直作為挪威王室的成員,參加官方的家庭式活動。

雖然法律上來說,馬利烏斯沒有繼承權,但在成長的過程中,他並沒有被王室家族排除出去,而是作為親密的家人,一直在一起。

這麼多年來,哈康王子一直是馬利烏斯的第二個父親。

從小到大,一起分享對衝浪和音樂的熱愛。

馬利烏斯上學的第一天,就是由三個家長—他媽、他親爸和哈康王子一起陪著去的。

左為親爸,右為哈康王子。

哪怕是外人,都不會質疑哈康和馬利烏斯之間的父子親情。

馬利烏斯在青少年時期,都沒有叛逆,經常會給哈康王子推薦音樂,還一起去蕾哈娜在奧斯陸的演唱會。

王室親如一家,那挪威人對馬利烏斯又是什麼態度呢?

公眾對王儲妃的大兒子就更熱情了,王儲妃在挪威各地執行公務的時候,人們總是會問她關於馬利烏斯的事,還經常給他送禮物。

其實純粹就是擔心孩子,怕這樣一個被母親帶到新家庭裡的孩子會不適應,想要確保他不會感覺自己被忽視了。

「大家都很關心她的兒子,他一定是挪威最被寵著的孩子,因為人們會很擔心,怕他會覺得自己在王室裡的地位不太對。」

找代孕、結交戀童癖被罵爆

挪威民眾對孩子的接納是很明顯的,同樣被接納的還有梅特作為王儲妃的道路,雖然是地獄開局,但她還是一點點扭轉了在民眾心中的印象。

一方面是因為民眾比較寬容,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不去在意梅特的過去,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梅特自己的努力。

她作為王儲妃積極參與公務就不說了,最重要的是她一直不斷地在提升自己。

人們強烈反對她的毒品相關過去,對於她沒有大學學歷也是很不能接受的。

據挪威大報的記者說,大多數挪威女性都希望能追求自己的事業。

「你可以有孩子,但你也應該能夠自己掙錢養家,你應該去上學。」

梅特作為王儲妃,只有高中學歷確實不太像樣,所以結婚第二年,她就去了倫敦政經學院讀書,還計劃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學習發展和外國援助工作。

之後在挪威的慈善、援助等公共事務中也表現得很不錯,挪威人對這位王儲妃的滿意度是越來越高。

但可能梅特的人生裡就是需要drama,在大婚後的這20年來,梅特也不是沒有別的負面新聞,有些甚至是與驚動世界的醜聞有關。

2012年,她曾協助一對與王室有聯繫的挪威夫婦,在印度購買代孕服務,要知道,挪威是禁止代孕的,商業代孕就是人口販賣。

這不是妥妥地剝削發展中國家婦女、知法犯法嗎?

這樣的做法自然引發了巨大爭議,同樣令人震驚的是梅特和臭名昭著戀童癖富豪愛潑斯坦的友誼。

2008年,愛潑斯坦已經因為性販運未成年兒童的罪名被定罪,並從監獄獲釋。

但在這之後的2011年到2013年,梅特還多次和這個戀童癖、性犯罪者見面了。

就連哈康王子也曾遇到過愛潑斯坦。

一個是王儲妃,一個是戀童癖富豪,這兩個人之間產生「友誼」是誰都想不到的。

英國安德魯王子因與愛潑斯坦的長期關係以及性虐待指控,當時辭去了所有公職,這起醜聞鬧得最凶時,挪威媒體曝光了梅特和愛潑斯坦之間的聯繫。

但因為兩人的聯繫並沒有造成公開傷害,梅特也只是發了一份聲明澄清,她為沒能調查清楚愛潑斯坦的過去感到遺憾。

皇家宮殿的公關表示,由於愛潑斯坦試圖利用與王儲妃的關係」對其他人施加影響」,王儲妃就停止了和愛潑斯坦的聯繫。

這樣一看,確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但本身和愛潑斯坦玩得來,就足以讓人們對她產生質疑。

不過此時的梅特也不是20年前被媒體公眾瘋狂針對、只能痛哭流涕開發佈會的單親媽媽了,她早已是挪威王室最受歡迎的成員之一,未來板上釘釘的王后,她的地位輕易無法被動搖。

這二十年來,梅特在公眾中的形象逆轉,她能幹好本職工作,還注重提升自己,各方面都做得不錯。

但濫用權力,幫熟人找代孕、和愛潑斯坦交好就令人不適了。

黑歷史滿滿的單親媽媽成為被認可的王儲妃,未來的王后,卻又在嫁入王室後幫人找代孕,一定程度上濫用權力…

仔細想想,無論是瘋狂的前半生,還是體面的後半生,都很Drama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