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宗在香港轟動一時的槍殺案,最終判決出來了!

前日,一起曾在香港轟動一時的殺人案,終於有了最終裁決。

(圖源:香港01)

這宗案子發生於2018年夏天,在當時震驚全港,一舉攀上各大新聞媒體的頭版頭條。

因為這不是普通的凶殺案,而是一宗光天化日之下的槍殺案!

(圖源:香港01)

沒錯,原以為槍擊是電影或者外國新聞裡才有的情節,沒想到就在離我們不遠的2018年,就在「全球最安全地區」之一的香港,也發生過這麼驚心動魄的案件。

一起來看看,當年發生了什麼?最終判決又是什麼?

當槍聲響起時

把時間撥回到2018年6月26日。

當天下午3點,太古城鰂魚湧公園相當「熱鬧」。

大批荷槍實彈的警員聚集在此,全副武裝的香港反恐特勤隊也緊急出動,手持MP5在公園展開大規模搜捕。

(圖源:東網,李健瑜攝)

公園一帶被封鎖,附近有身穿防彈衣、戴頭盔的警員一路截查,氣氛相當緊張。

機動部隊警員在公園搜索彈頭

(圖源:東網,沈厚錚攝)

警方截查路人了解事發經過

(圖源:有線新聞電視截圖)

現場更是有5部救護車、消防車、警車在場戒備,隨時待命!

(圖源:香港經濟日報)

為甚麼?

因為就在剛剛,太古城鰂魚湧公園傳來幾聲槍響!

據目擊者稱,事發現場有兩批男女,其中一方為2男1女,另一方有2人,期間兩批人發生爭執,混亂間有人持拔出類似手槍物體,嘭!嘭!數響後隨即有人受傷,有人逃走。

從高空俯視案發現場

(圖源:香港01)

警察在案發現場一共發現了4名傷者,2男2女,現場留下了不少血漬。

一名80歲女傷者後腦及左前額中;

一名72歲男子左手臂中槍,有一個彈洞;

一名62歲男子後腦中槍;

一名60歲女子左邊身中兩槍。

現場遺下血跡及替傷者包紮的敷料

即使迅速被送往醫院搶救,但遺憾的是,後腦中槍的兩位傷者,最終不幸去世。

很快,警方在太古城截獲了一名40歲左右女子:

女疑犯

(圖源:有線畫面)

並在她身上搜出一把真槍,還有50粒子彈!

凶槍

於是,警方以涉嫌謀殺及企圖謀殺的罪名扣查了該女子。

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座禁槍城市,根據《火器及彈藥條例》,香港居民不能無牌管有槍械或彈藥,違反即屬犯罪,可處罰100,000港幣及其14年監禁。

(圖源:《火器及彈藥條例》)

所以問題來了,這個人是誰?哪來的槍?

身世曝光

這名女子姓詹,英文名叫Ada,任職保鏢,是香港一間保鏢公司的負責人之一,也是行內少見的女保鏢!

打開該公司的網站,首頁宣傳照正是Ada本人!

網站還介紹她是國際保鏢協會成員,曾舉辦實彈射擊訓練,有武術底子,曾在外國作軍事訓練,具有數年保護富豪政要的經驗,可以說是身懷絕技了……

事發前半年,Ada還在社交平台上更新過手持手槍和匕首的照片,並做出踢腿等動作,身手矯健。

2018年初,她與公司一班人去了菲律賓國際保鏢協會中心,與11名男保鏢接受訓練。

接受媒體採訪時,她還自稱是香港第一位在外國受訓的女保鏢,

不難發現,比起普通老百姓,Ada的確更有可能接觸到槍支。

經過槍械專家的辨認,犯案的槍是意大利Beretta 950 Jetfire半自動手槍,威力不算大,但具穿透力。

涉案手槍。

(圖源:東網)

至於子彈,是由塞爾維亞PrviPartizan A.D. 生產。

而菲律賓 PBDionisio & Co. INC是亞洲區的代理商,聯想到Ada在菲律賓受訓的經歷,所以這把槍很有可能是從菲律賓購入,再帶回香港。

(圖源:香港01)

光天化日之下,開槍奪人性命,這究竟是多大仇多大怨?

不查不知道,Ada跟兩名死者原來是親戚!

都是金錢惹的禍

剛剛說了,這起案子最終造成2死2傷,這四人互為親兄妹,其中2名亡者,一位是Ada的舅父,一位是她的二姨。

所以,Ada為什麼將槍口對準自己的舅父阿姨?說來說去,還是錢的問題——爭家產。

這要從Ada的母親說起。

Ada母親叫詹少卿,是詹家的大姐,也就是四位死傷者的親姐姐,於2015年因病逝世。

(圖源:香港01)

然而,Ada卻認為母親的死疑點重重,在她看來,母親不是病死,而是醫院的處理手法導致患者身亡。

換句話說,她認為母親是被謀殺的。

她曾向醫務委員會投訴,並上傳多份文件,力圖為母親的死討回公道

其中一個懷疑的理由,是因為在母親逝世後,詹氏家族突然開始執行外婆遺囑,分家產。

沒錯,Ada外婆離世後,留有一幢物業作遺產,理應由兄弟姐妹平分。

但Ada母親在世時,卻遲遲沒有進行遺產分配。

(圖源:東網)

偏偏是等到母親2015年病逝後,舅父阿姨卻突然開始執行遺囑,這就讓去世的母親喪失了分家產的機會,Ada因此一直懷恨在心。

她懷疑,有親人從中作梗。

為了討回母親的那份錢,Ada曾與舅父討論財產分配、賣樓事宜,涉款大概6、700萬港幣。

但是對於錢怎麼分,一直沒談攏,一氣之下,Ada在網上開起了「血店」曝光親戚。

(圖源:香港01)

「血店」以紅色鮮血作為網頁背景,將阿姨舅舅作為貨品開售,售價44,444港幣。

還在網站上指名道姓控訴親人侵吞財產,並將母親的死怪罪在阿姨舅父身上,

網站主頁還寫著「家人欺詐,害死親人」,行文內容也彌漫著殺戮氣息,綜合種種,有人認為Ada其實早就想不開,狠下殺心……

案發當天,Ada主動約舅父阿姨到康怡廣場的一間酒樓商討遺產分配問題,然而從上午10點談到下午1點,都沒有談出個結果。

買過單後,一家人步行到附近的鰂魚湧公園繼續談,萬萬沒想到,談話之際,Ada突然拔出了手槍……

樹上還留有彈殼。

(圖源:香港01)

經過三年的漫長審理,昨天(7月15日),陪審團在高等法院達成了一致意見,裁定所有罪名成立。

法官就謀殺罪判被告囚禁終身。

判刑後,身在欄中的被告只喃喃低語了一句話,「我可以幫我阿媽報仇,我好開心。」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港漂圈」(ID:gangpiaoq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