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南非暴亂現場:從最富庶到最混亂,“非洲明珠”何以淪落到今天?

南非,是如何從富庶走向衰敗混亂的?

 

當地時間7月14日,南非警察部發表公告顯示,因前總統祖馬被捕引發的騷亂導致的大規模騷亂,已經造成72人死亡,1234人被捕入獄。

● 南非洗劫商店的嫌犯被逮捕

持續的騷亂,還讓南非政府不得不增派2000多人的軍隊,來協助警察維持治安。此次暴亂的起因,是7月7日前總統祖馬因「藐視法庭罪」被判入獄監禁15個月。 現任總統拉馬福薩原本是祖馬的「好搭檔」,可也是他在2018年帶頭逼宮,迫使祖馬下台。

● 南非前總統祖馬

近來年,在南非諸多媒體渲染下,祖馬已經成為南非政府腐敗的代名詞。腐敗是事實,可也是這位前總統組建了「非國大」(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的地下抗爭組織。不僅積極反抗白人政府的統治,還瓦解了南非科薩人和祖魯人的歷史積怨,保障了新南非的統一和安定。甚至在他的推動下,一直肆虐南非的愛滋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正因如此,祖馬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十分眾多。

● 祖馬的支持者在大街上進行抗議活動

這次就是他的支持者借祖馬入獄的機會,相繼在南非誇祖魯·納塔爾省、豪登省等多地發起抗議活動。 但是這些抗議活動,迅速演變成南非歷史上最大規模騷亂,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事件。 包括首都約翰內斯堡、德班和彼得馬裡茨堡市恍如戰場。城市道路被阻隔,所有車輛被掀翻,到處是縱火和搶劫的人,所有商鋪被洗劫一空後砸成廢墟。

● 暴亂分子燃燒輪胎,阻隔交通

騷亂期間,南非很多地方出現了瘋狂的劫掠者,人數十分龐大。 黑壓壓的人群全是趁亂來洗劫的人群。

衝進企業、店鋪搶劫的人也沒有遭遇任何抵抗,反正就是見甚麼拿甚麼,毫無顧忌。

● 被暴徒們洗劫一空的超市

被洗劫一空的店鋪現場一片狼藉,店主只能無助地祈望這些搶劫者手下留情,不要傷害自己。

● 暴亂現場。

面對這些瘋狂的暴徒,勢單力薄的警察也只能裝看不見,生怕自己也被搶了。

● 居然有人開著叉車來打劫

參與搶劫的民眾倒是很歡快,徒手搬東西已經不過癮,甚至還有人開來叉車直接搬運大家夥。搶走貨品也就算了,許多搶劫者居然為了毀滅證據縱火將店鋪付之一炬,讓店主遭受難以想象的損失。

持續多日的騷亂讓多達200餘家商鋪慘遭洗劫,經濟損失超過20億蘭特,整個南非完全陷入混亂之中。

嚴重的局勢,迫使南非現任總統拉馬福薩不得不站出來發佈緊急講話,一面試圖安撫瘋狂的劫掠者,一面呼籲各家店鋪做好自保,關門歇業。

● 拉馬福薩。

騷亂的起因,看似是因前總統祖馬支持者搞的抗議所引發,但實質還是南非多年來因政治分歧,失業率高居不下加上新冠疫情蔓延所積累的長期矛盾。

根據最新統計,南非的失業率高達32%,幾乎相當於全國人口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工作。

● 南非失業率已經高達32%

即便有工作的人,拿到的工資折合港幣1000元左右,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如今,南非人均GDP已從8000美元降至不到6000美元,人們對大量的財富分配不公和越發艱難的生活早就怒火中燒,抗議活動連綿不絕。

● 南非數千民眾遊行抗議分配不公

要知道,南非曾經可是非洲最發達的國家,躋身「金磚五國」之列,是非洲實力最強的國家。

● 南非工業和礦產分布圖

這一切是因為南非擁有極其豐富的資源,是世界第四大礦產國,其黃金、金剛石的儲量和產量均居世界第一位,被譽為「黃金之國」。不僅如此,和其他貧瘠的非洲國家相比,南非的道路建設總長度約3.4萬公里,其中1.8萬是電氣化鐵路,交通運輸業十分發達。

● 南非的鐵路運輸一半以上實現電氣化

而且南非海洋運輸業也十分發達,擁有總噸位75萬噸級的商船團隊,德班還是非洲最大和最繁忙的貨運港口。由於貿易發達,南非百萬富翁的數量曾是非洲大陸其他國家的2倍。 那麼,南非從富庶走到混亂的局面,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

南非地處非洲最南端,被印度洋和大西洋所環抱,氣候宜人,是個礦產和物產十分豐富的國度,被譽為「彩虹之國」。

伴隨著大航海運動歐洲白人、亞洲黃種人等各種族人群匯聚於此地,與本地的非洲黑人形成了今天南非的主要人口結構。 現在,南非總人口為5600萬,其中白人數量為446萬。

 

● 南非地處非洲最南端,世界各地外來移民構成了今天南非人口

這麼美妙的國家自然也吸引來了白人殖民者的覬覦,在經歷了荷蘭人和英國人的入侵後,南非最終在1910年成為英國的海外殖民地國家。 白人統治者也帶來了大量移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就開始有意識推行種族隔離制度,一度受到國際強烈譴責。

● 種族隔離制度下,南非的海灘只能白人享受,嚴禁黑人進入

1961年,南非在推出「英聯邦」(1994年重新加入)後,成立了南非共和國。可執政的白人當局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推行了數百項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政策。 按照法令,南非的黑人必須隨身攜帶身份證、通行證,沒有或者不全都會遭到逮捕。

● 位於約翰內斯堡的索韋托,曾是南非黑人種族隔離制度下最貧困的地方

黑人沒有享受教育的權利,只能給白人打工,做最苦最累的工作;黑人不允許和白人通婚,一旦發現就直接入獄。 坐公交車,哪怕白人身邊有空的座位,黑人也不允許坐下,只能縮在車尾。 面對如此不公的待遇,南非的黑人也開始了長期的鬥爭,最有名的當屬被關押數十年的民主鬥士曼德拉。

● 黑人民權領袖曼德拉在進行集會演講

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南非的內部也悄然發生了一系列巨變,曼德拉被釋放後成為南非黑人中最有聲望的領袖。 1994年,隨著曼德拉組建新政府,持續多年的種族隔離制度被廢除,白人終於將大權拱手讓給了黑人。 曼德拉領導下的「非國大」成為南非最重要的執政黨,采取了一系列旨在解放黑人權益的運動。

● 2012年,南非「非國大」慶祝建黨百年

自古風水輪流轉。「非國大」執政後,基本把當年黑人和白人的權益反轉,比如通過讓黑人控股和贖買政策,讓黑人獲得了全國30%的土地。就這樣,南非政府還覺得對白人太仁慈,效仿鄰國津巴布韋,直接強行從白人手裡收繳土地。

● 南非黑人因為強征土地和白人發生衝突

正因如此,在20年間,有超過50萬的南非白人在黑人政府上台後離開,且多為受過教育的高收入人群。大量有錢有知識的白人離去,也給南非經濟帶來難以彌補的損失。

遺憾的是,南非在黑人政府執政後,整體經濟基本上屬於「過山車」的狀態。

十年間,南非人均GDP又從8000美元跌到現在的6000美元。 很多人以上帝視角,認為是因為曼德拉的聖人情懷,張開臂膀引來了大量非洲「窮哥們」,所以導致了南非就業困難,經濟衰退。

實際上,曼德拉執政以前,南非經濟在白人政府治理下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麼好。 1980年,南非的人均GDP是2700美元,直到1994年曼德拉上台後也才達到3500美元。 誰知,由於南非新政府在經濟策略上缺乏經驗和失誤,導致人均GDP隨後一路狂跌到了2500美元,讓人不忍直視。

● 數據來源:南非統計局

後來,南非開始積極引進外資,希望以廉價的勞動力市場重振南非經濟。外資進入後,南非的經濟果然處於上升態勢,2011年的人均GDP直接飆升到了8100美元。 只是南非政府沒開心多久,就發現自己過度依賴外資,本國的經濟卻沒甚麼增長。

短期內,南非的經濟迅速繁榮了一陣,可遭遇了全球經濟危機後才發現自己是飲鴆止渴。 隨著外資進入後,南非大量的礦產資源被外國財團控制,本國政府根本沒有話語權。 在資本運作下,相當多的社會財富又湧入到腐敗的政客和權貴手中。 與此同時,由於寬鬆的邊境政策,一夜之間湧入的非洲其他國家黑人兄弟,也確實擠佔了不少本國人的就業機會。

● 快樂地加入南非國籍的非洲黑兄弟

人口持續增加,社會就業機會萎縮,南非老百姓的生活質量不升反降。

更麻煩的是,南非政府在過去20多年為快速滿足勞動力市場需求搞的所謂「專才」教育模式。 簡單說,學校只教授單一專業技能,缺甚麼教甚麼,其他擴展性的知識碰都不碰。 「專才」教育的好處是技術速成,上手就能幹活;可一旦工作崗位發生變化,就甚麼也不會了。

● 「專才」教育的好處是技術速成,很適合低端勞動力市場的需求

政府也並非不知道其弊病,可架不住「專才模式」特別適合天性懶散的黑人兄弟,多了也學不會。 這種教育下,南非黑人綜合能力比較差,專業技能單一,幹不過那些甚麼都會、甚麼都能幹的外來務工人員。 按理說,既然就業崗位不足,那國家采取的措施應該是擴大製造業等等勞動密集型產業。 任何產業擴大了,就業崗位也就有了,這是最簡單的市場經濟規律。 可執政的「非國大」不是,考慮到同胞遭受了多年不公待遇,他們實施的是提高工資收入和失業補貼來維持社會經濟。

黑人兄弟是高興了,可這種違背經濟規律的做法將南非經濟再次拖入泥潭。 何況,過慣了幸福日子的南非黑人又有著強烈的排外情緒,和曼德拉的「聖人」格局沒法比,骨子裡覺得是外來務工人員搶佔了自己飯碗,基本上每隔幾年就來一回「排外運動」。

● 南非的「排外」風潮幾乎沒幾年就會出現一波

黑人的政治地位逐漸提升,工資還一年比一年高,不加工資就消極怠工或者罷工。 請黑人的錢比請一個白人還要高許多,也讓很多投資企業吃不消。 外來務工人員被趕走,黑人工資飛速提升,嚇壞的海外投資者惹不起只能躲得起,趕緊跑路。如此一來,南非的經濟更加不景氣,就業崗位驟減,失業率飆升,基本陷入死循環。 只會單項技能的南非黑人日子也不好過。 經濟發展背景下,哪裡有一成不變的技術崗位。 可任何崗位變化就直接意味著失業,失業的又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閒著無聊的他們逮著機會就會成為社會中最不安定的因素。

● 南非的年輕人是每次騷亂主要的活躍力量

在這次騷亂裡,年輕人始終是整個隊伍裡最活躍也最具破壞力的群體。 眼下,新冠病毒蔓延導致的經濟衰退,更是加劇了南非人民的絕望。 南非雖說經濟在非洲大陸屬於較強的國家,可在控制疫情上並沒有出色的表現。 截至7月12日,南非新冠疫苗第一針接種率只有6.5%,全程接種率只有2.3%,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令人擔憂的是,許多新增的新冠感染病例,有一半就來自騷亂最嚴重的豪登省。

● 截至7月15日,南非新增16435例,共有65972人因新冠肺炎去世

騷亂迫使許多南非疫苗接種中心不得不關閉,讓本就進展緩慢的疫苗接種過程雪上加霜。南非因為第三波疫情已經陷入四級封禁,食品、藥品、汽油都十分緊張,現在的騷亂更使得人心惶惶,既擔心局勢進一步惡化,物資短缺,也擔心疫情會更加嚴重。 作為早年的」金磚五國」,南非的經濟已是其中墊底的一家。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南非黑人政府成立以來,一直面臨著風雨飄搖的局面,雖有心改善,卻因沒能把制度和政策設計好,迫於歷史積壓的問題實在積重難返。 非洲大陸這顆璀璨的明珠能否再次閃亮登場,或許還要時間的檢驗。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世界華人周刊」(ID:wcweekly)